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章 穿越

第一章 穿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浑浑噩噩之间,张越感觉到自己的思维重新活跃了起来,指间也传来了一丝丝冰凉的触感。
  
      “我还活着吗?”张越在心里暗想。
  
      脑子里记忆的最后画面,是一辆疾驰而来重卡。
  
      满载着渣土的卡车,毫不费力的将他撞飞,脑袋磕到了桥墩下面的水泥地。
  
      在理论上来说,应该是活不成的。
  
      哪怕侥幸捡回性命,恐怕下半生也得在痛苦和煎熬之中渡过。
  
      既让自己痛苦,也让亲人痛苦。
  
      只是……
  
      稍稍感觉了一下,张越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没有什么大碍。
  
      可能有些虚脱乏力。
  
      类似前些年年轻的时候,经常与朋友喝酒喝到吐,趴在洗手间里不省人事的感觉。
  
      他尝试了一下,想要睁开眼睛,看看眼前的世界。
  
      然而拼尽所有力气,最终也只是徒劳罢了。
  
      然后,他便又沉沉睡去。
  
      在似梦似醒之间,张越闻到了一股带着异味的油烟味,好像是某种动物油脂燃烧后产生的烟雾。
  
      味道虽然有些淡,但张越的鼻子却出奇的灵敏。
  
      耳朵也听到了声音。
  
      “阿姊,我方才见到叔叔的手指动了一下……”一个少女惊呼着,声音柔嫩,带着些稚气,却给人一种软萌软萌的感觉。
  
      随后一只温暖柔软的手摸上了张越的额头。
  
      “列祖列宗保佑,子重总算退烧了……”一个略显疲惫嘶哑的女声带着些喜色说道:“这样我便放心了!”
  
      …………
  
      这两人的话语,落在张越耳中,有些古怪,仿佛是一种张越未曾听闻过的方言,语调婉转,抑扬顿挫,与粤语很是相像,至少在发音上是如此。
  
      但更奇怪的是,张越完全能够听懂,并且理解。
  
      “雅语?”莫名的一个词语涌上心头。
  
      这就有些……
  
      倘若张越曾经读过的书没有错的话,那么,雅语应该早就失传了!
  
      这是一种曾经流传在中国大地千年的古老通用语。
  
      至少在孔子时代,雅语就已经是官方指定的通用语了。
  
      论语就记载:子所雅言,诗书执礼皆雅言。
  
      意思就是孔子啊平时有时候会说雅语,但诵读诗书以及与人见面行礼,一定会讲雅语。
  
      春秋战国之时,列国外交皆是以雅语为通用语。
  
      如此,方让散落于九州各地的诸侯使者们,能够愉快的交流。
  
      不然,一个齐国人如何与一个秦国人勾肩搭背呢?
  
      诸子百家的巨头们,又是如何周游天下,出入列国王宫,陈说自己的主张的呢?
  
      其后千年,雅语一直就是古代中国唯一指定官方通用语。
  
      雅语的衰落与失传时代,张越不是很清楚,但可以肯定,至少在唐朝以前,雅语一直就是中国乃至于整个东北亚的通用语。
  
      换句话说……
  
      “我……穿越了?”张越内心生出疑问。
  
      作为八零后,张越对于穿越自不陌生,记得当年,尚是读书之时,第一次接触到了穿越小说。
  
      如《寻秦记》、《中华再起》等书,顿时惊为天人,为之深深着迷。
  
      有时候甚至会幻想自己若有朝一日,也能穿越至古代,去那历史长河的过去,与苏轼把酒当歌,在长板坡前与赵云并肩作战,或者周旋朝堂之上,纵横于宫阙之间。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说不出来的畅快。
  
      后来随着年岁渐长,步入社会,被社会渐渐磨平棱角,终于成为了一个人们眼中稳重、成熟、有前途、会来事的年轻人。
  
      并考了公务员,坐了办公室。
  
      每日与各种琐事打交道,在文案之中俯首。
  
      也就剩下一些琐碎时间来看书娱乐了。
  
      娶妻生子后,连这么点娱乐时间,也没有了。
  
      各种问题接踵而来,压的他喘不过气。
  
      有时候,他甚至会觉得自己的人生无聊透顶,空虚乏味,
  
      如今竟然穿越了?!
  
      张越内心原本死寂的心,重又开始砰砰砰的跳动。
  
      然而,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脑子一疼,整个人仿佛被电击了一般。
  
      数不清的陌生记忆,如同波涛一般,在他的脑海之中翻滚。
  
      一幅幅陌生的场景,不断的闪现。
  
      “张越那是谁?”
  
      “张毅又是何人哉?”
  
      剧烈的冲击,甚至让他的意识都模糊了起来。
  
      一会儿,他是现代都市之中,每日朝九晚五,混吃等死的国企一员;一会儿他又是生活在遥远的历史长河之中,距离现代足足有两千一百余年的西汉王朝一个名为张毅的年轻人。
  
      梦里不知身是客。
  
      宛如庄周梦蝶,到了最后,张越自己也分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张越还是张毅。
  
      两个不同时代的人的记忆与思想彻底混杂在了一起。
  
      就仿佛有超维生物,在他的大脑思想之中做了一个手术。
  
      好似后世的人们摆弄自己的电脑硬盘,生生在他的思维记忆之中嵌入了另外一人的全部记忆和思想。
  
      简单而粗暴。
  
      直到良久之后,他才明悟过来:“我是张越……”
  
      “吾亦是张毅……”
  
      细细阅读着意识之中,那些凭空多出来的记忆。
  
      他仿佛看了一场老电影,将这个与他素为相识,从未听闻的生活在两千一百余年前的西汉青年的生活浏览了一遍。
  
      从咿呀学语,直到渐渐长大。
  
      他的喜怒哀乐,他的理想抱负,还有他的所学所知所想,事无巨细,都呈现在张越眼前。
  
      将这些信息整理完毕,张越便沉沉的叹息了一声:“想不到啊想不到……我竟有穿越的一天!”
  
      作为一个现代人,生活在网络信息大爆炸时代的普罗大众。
  
      谁没有幻想过自己穿越重生呢?
  
      无论是再活一世,扼住命运的咽喉,改写自己的人生,还是回到过去,三妻四妾,锦衣玉食,这都是男人的幻想,也是很多人心底的渴望。
  
      然而,当穿越的事实真的发生了。
  
      张越却又有些彷徨不安,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了。
  
      因为,他知道自己是谁?自己所处的时间线,以及自己将要面对的麻烦和问题。
  
      如今,正是延和元年夏四月。
  
      延和这个年号有些陌生,甚至就是曾经沉迷于网络小说,号称读书破万本的张越一时间也搞不清楚这是何朝何代?那位帝王的年号?
  
      然而,在脑海之中的记忆告诉他。
  
      其实,所谓延和,当做征和。
  
      当今天子在改元之时,可能不小心,写歪了两笔,于是征和变成了延和。
  
      而天子怎么可能有错?
  
      错的只能是这个世界!
  
      于是,天下便自动接受了‘延和’就是征和的设定。
  
      反正,朝野上下的官吏名士,谁要敢‘帮’天子改正这个错误,将征和两个字写到奏疏、公文乃至于书信之上。
  
      那就……呵呵……
  
      尔竟敢质疑天子?
  
      当年,大农颜异,可是就被廷尉张汤,用了一个腹诽的罪名给弄死了。
  
      所谓腹诽,与秦侩杀岳爷爷的莫须有乃是一般无二。
  
      讲的便是,尔等**走狗,务必得顺服至高无上的皇权的真理!
  
      于是延和,便成了当朝天子的第十个年号。
  
      前九个分别是建元、元光、元狩、元鼎、元封、太初、天汉、太始。
  
      是故,张越所处的时间线已经清晰明了了。
  
      汉世宗孝武皇帝,史书上毁誉参半的汉武大帝统治晚年。
  
      当然,现在,这位汉武大帝,还没有去世,是故,这所谓的世宗孝武皇帝,依然不存在。
  
      人们对他的称呼只有一个——天子!
  
      谁要是敢跑到市井之中大声嚷嚷什么‘世宗孝武皇帝陛下’或者跑到这位汉武大帝面前直呼‘武帝陛下’,百分之一万,肯定会被拖到市集之中腰斩弃市。
  
      然后,如狼似虎的廷尉官吏,一定会细心的将此人的全族都送去与之相会。
  
      胆敢诅咒君父?
  
      这可比谋反还要严重!
  
      ………………………………………………
  
      将这个事情弄明白,张越就叹息了一声,有些遗憾,若能早个二三十年就好了!
  
      那时,卫青霍去病双子闪耀,整个历史长河都被这两位军神的光芒所笼罩!
  
      若有幸能生于那时,便是去卫青霍去病麾下,做一个站岗的卫兵,张越也觉得值了!
  
      可惜……
  
      如今,这两位天之骄子,不世出的名将,已然先后辞世。
  
      史书上威名赫赫的汉武大帝,也已经垂垂老矣。
  
      他统治这个老大帝国,有四十余年了,算算时间,他可能还将继续统治这个国家十年甚至更久。
  
      这是无比恐怖的事情!
  
      唐明皇在位四十来年,结果是生生的搞垮了强盛的大唐。
  
      康麻子奴役中国六十余年,结果是彻底摧毁了古典中国文化的精髓以及孜孜不倦的探索精神。
  
      自秦以来就发明创造层出不穷,创造了无数奇迹和辉煌的中国,居然在鸦片战争的时候,只能用明朝铸造的爷爷炮来还击侵略者的坚船大炮。
  
      事实证明,皇帝当的越久越残暴!
  
      而记忆中的历史也证明了这个公式。
  
      武帝晚年,国家政坛和宫廷风云之诡异、凶险,史上罕见!
  
      “既然穿越到这个时代……我还是夹着尾巴,小心做人吧……”张越在心中暗道,若是以为自己是龙傲天,大刺刺的跳出去,掺和到那波云诡异的斗争之中……
  
      那恐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这样一想,他便整理起自己脑子里的那些记忆。
  
      他穿越附体的这个躯壳的原主,姓张名毅字子重。
  
      老张家是先帝前元年间从代国被迁到关中的地方豪强。
  
      当初,老张家在地方上,据说显赫的很。
  
      家有良田千顷,奴仆以千计。
  
      就是代王也要以礼相待。
  
      然而,对于汉室来说,这样的地方豪强,就是头号打击和限制对象!
  
      按照娄敬当年给刘邦献的国策规定,地方豪强就是韭菜,要按时收割。
  
      所以,高帝一朝定都长安,立刻就下令:尽迁齐诸田、楚国昭、屈、景、怀五氏及韩魏赵列国旧贵族旧豪强于长陵。
  
      就这一招,立刻就斩断了六国旧贵族及旧豪强对于地方的控制。
  
      此谓之强本弱末也!
  
      此后百年,汉室天子代代接力,以陵邑制度为幌子,将天下豪强贵族两千石不断的迁徙到关中各陵邑区。
  
      由此形成了陵邑人口聚集区。
  
      老张家就是这个国策之下无数牺牲者中的一员。
  
      于是,张越的豪强梦,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而张氏曾经的富贵和显赫,早已经成了昨日黄花。
  
      如今的张家,不过是这南陵县治下的长水乡的一个小地主而已。
  
      家中不过有着三五顷的水浇地和七八顷山陵。
  
      在这长水乡之中,或许算的上一个人物,但在这偌大的关中,却不过是太常卿计薄上的一个户名而已,无足挂齿,不值一提。
  
      这却正好与张越的想法契合。
  
      值此多事之秋,能不起眼就是最好!
  
      一个关中小地主,既不可能饿死,也不会被卷入政治之中。
  
      然而……很快,张越就笑不起来了。
  
      因为他发现,事实上,他已然身在局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