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七章 我非蝼蚁!

第七章 我非蝼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骊山,在新丰县南,秦代是骊邑,在西周之时,名为‘骊戎国’。
  
      著名的烽火戏诸侯的故事,据说就发生在骊山。
  
      从南陵前往骊山,还是有些远的。
  
      若是徒步跋涉,起码需要走两天。
  
      所以,吃过早饭,张越就背起行囊,辞别嫂嫂与赵柔娘,踏上了前往骊山的路途。
  
      走出家门,张越就感受到了从周围左近的邻居,纷纷将视线聚焦到自己身上。
  
      张家所在村子,名曰甲亭。
  
      看名字就知道了,这是长水乡第一个设置的移民村。
  
      甲亭的居民来源很复杂。
  
      有像张家这样的豪强之后,也有官吏、贵族的支系,但更多的却是游侠!
  
      老刘家的天子,生平最恨两个群体。
  
      第一,游侠,第二赘婿。
  
      游侠们,统统被认为是社会秩序的不安定因素,而予以严厉打击!
  
      那些地方有名的游侠,倘若地方官觉得,自己hold不住了,就把锅甩给中央。
  
      中央对付这些刺头,方法很简单——迁来关中。
  
      迁到关中后,这些人立刻就会被监视起来。
  
      胆敢再跳?
  
      廷尉、执金吾和三辅大臣,都会笑的合不拢嘴。
  
      当年,河内豪侠郭解在地方何等嚣张?
  
      连朝廷命官都敢杀!
  
      但是,被迁到茂陵,不过一年,就被拖到市场腰斩弃市了。
  
      大将军卫青想给他说情,反而加速了他的灭亡!
  
      至于赘婿们……
  
      比游侠还惨,游侠们哪怕被迁到陵邑,被监视起来,至少还有自由,只要听话顺从,乖乖给刘氏当狗,甚至还可以混成官宦。
  
      但……
  
      所有的赘婿,一旦被发现,只有一个下场——修地球。
  
      而甲亭的人口结构中,有大半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豪侠之后。
  
      只不过呢,这些曾经叱咤地方,一呼百应的豪侠后代,现在都已经被汉室的专政铁拳,磨平了棱角。
  
      没办法,刘氏对付游侠,特别有经验。
  
      元朔年间,国家开发朔方、九原,一口气丢过去数万刺头。
  
      世界顿时清静了。
  
      恐惧戍边的游侠之后们,一下子就老老实实。
  
      到现在,整个甲亭的居民,基本都已经被转化为忠厚老实、勤恳顺从的顺民。
  
      但也有例外。
  
      这个世界,总有些人是不怕死的。
  
      “张家二郎……”
  
      张越没走多远,就听到有人在身后喊着。
  
      他回过头,就看到了那人,张越笑着拱手道:“原来是李大郎……不知大郎有何贵干?”
  
      那人大约三十来岁,生得极为粗壮,四肢孔武有力,乃是长水乡之中有名的游侠头子。
  
      据说,他还有个大佬,极为有名。
  
      在整个关中都属于顶级游侠,连公卿都要以礼相待。
  
      但,这年头,所谓游侠,根本就没有任何武侠小说之中的侠义之风。
  
      韩非子说: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
  
      形容的再正确不过!
  
      自有汉以来,关中大地曾经此起彼伏,出现了无数名震一时的豪侠。
  
      他们中的佼佼者,甚至有官拜两千石,可以影响国政的。
  
      然而,他们的存在,却是关中百姓的最大噩梦。
  
      因为,几乎所有游侠,背后都站着一个或者几个大人物。
  
      说白了,这些人,只是公卿和贵族的黑手套,专门干脏事的。
  
      就像当年,朱家是跟着夏侯婴、陈平等大佬混的。
  
      季心背后是袁盎。
  
      就连卫青这样的老实人,都需要招揽郭解当打手。
  
      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
  
      张越知道,此人恐怕来者不善。
  
      “二郎,听说你去了一趟长杨宫?”李大郎笑嘻嘻的问道。
  
      “嗯……”张越笑着回答:“大郎有何见教?”
  
      “嘿嘿……”李大郎憨笑了两声,凑近张越,低声说道:“俺听闻二郎于长杨宫之外,怒斥权贵,不畏暴力,甚是佩服……”
  
      “嗯?”张越看着他,瞳孔猛然放大。
  
      怒斥权贵?不畏暴力?
  
      呵呵……
  
      “大郎究竟想说什么?”张越轻声问道:“莫要拿那些哄骗三岁孩子的话出来欺骗于我……”
  
      “二郎多疑了……”李大郎嘿然道:“好叫二郎知道……旬日以来,有昏官走狗,意图构陷二郎,与钦犯朱安世有勾连……”
  
      张越听到这里,手已经按在了腰间的剑柄上。
  
      朱安世?
  
      那可是当今天子的头号通缉罪犯。
  
      此人外号阳陵大侠,曾横行于关中,有一呼百应之能,显赫之时,出入公卿之府,列为上宾。
  
      可谓是继郭解后,关中大地上最有名的游侠头目。
  
      但,在刘氏天子眼中,游侠越出名,就越该死!
  
      除非这个游侠是自己的狗!如高帝之时的游侠头子朱家。
  
      很显然,朱安世没有吸取自己的前辈的教训,显赫风光后,越发张扬,行事肆无忌惮,终于惹恼了当今,被列入钦犯名单,命令三辅大臣以及丞相、太常、执金吾全力缉捕。
  
      这朱安世也是神通广大,面临着汉室暴力机构的追捕,竟然一下子就人间蒸发,消失于茫茫人海中。
  
      很显然,此人就藏在某个奉命抓捕他的大臣家里。
  
      这不奇怪。
  
      当年,季布被高帝通缉,于是藏到了朱家家里。
  
      托朱家的关系,与时任太仆夏侯婴到高帝面前说情。
  
      后来,季布的弟弟季心,杀人犯罪,为太宗追捕,季心于是藏在了袁盎的马车夹层之内,逃亡关东。
  
      至于郭解为今上所拿,就有大将军卫青出面说情。
  
      历史很清楚的告诉张越,很可能这位当今的钦犯,就藏在某位当今的心腹大臣宅邸。
  
      而朱安世的同党、同伙,却从此成为了地方官们巧取豪夺、敲诈勒索的王牌。
  
      打着抓捕钦犯同党、同伙的名义,关中大地,数月以来冤案四起。
  
      官僚们靠着钦犯朱安世,吃的满嘴流油,大腹便便。
  
      居然有人曾经打过在自己身上栽一个‘钦犯同党’的罪名?
  
      张越手心紧握,已然全是汗水。
  
      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到这个西元前的世界的黑暗与混乱。
  
      更是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是何等的卑微与渺小!
  
      别人要对付他,都不需要亲自出手,一二胥吏,既可让他家破人亡!
  
      进入大牢,六木之下,他还能有什么作为?
  
      喊冤?
  
      笑话!
  
      自杨可以来,天下冤枉之人,如过江之鲫,似大河之沙。
  
      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张越重新看向李大郎。
  
      作为一个曾经在国企之中沉浮了数年的老油条,张越当然知道,此人绝不是随随便便,无缘无故的跑来告诉他这个消息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