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四十一章 嘴炮无双

第四十一章 嘴炮无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些都是真的吗?”王进喃喃自语着,有些不敢相信。
  “是真的……”吕温长声叹道。
  他的父辈,就是出生在匈奴骑兵的威胁与恐吓的时代。
  小时候,他常常听到自己的父亲讲起那些曾经屈辱的历史。
  自太宗至先帝,四十余年间,匈奴骑兵几乎无年不寇。
  烽火从长城直抵甘泉宫,整个关中都处在匈奴铁骑的威胁下。
  彼时,自云中、上郡、北地直至右北平、辽东,数百万边民无时无刻不处于危险之中。
  多少桑梓为匈奴骑兵的铁蹄所蹂躏,多少手足同袍,死在了匈奴人的箭矢之下,又有多少妇孺,为匈奴人所掳?
  没有人说的清楚。
  自贾谊到晁错,几乎所有的当时名臣都在思考一个问题:如何保卫边塞,怎么保护人民?
  对策想了一万个,方法研究了三千次。
  最终,所有的疑问,都随着元光元年当今天子在朝堂上的那一句宣言而得到了解答:寇可往,吾亦可往!
  于是,大将军长平烈候卫青七出长城,斩杀捕虏匈奴五万余人。
  大司马冠军侯骠骑将军霍去病六击匈奴,斩杀捕虏十一万余人,受降匈奴自浑邪王以下七万余部众。
  两位天之骄子合力,在十余年间,共计歼灭、俘虏、摧毁和纳降二三十万之众。
  收复河套,夺取河西走廊,兵锋直指西域与漠北。
  匈奴人因此哀叹: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胭脂山,使我妇女无颜色。
  曾经的侵略者,终于尝到了侵略的苦果。
  曾经嚣张跋扈,视中国人为猪狗的夷狄,不得不诚惶诚恐,战战兢兢的屈服于中国的兵锋下。
  世人皆以为天汉年间,王师劳师远征,耗费钱粮,顿足于大宛城下,得不偿失。
  但几人知道,如无当年贰师之征,西域诸国,谁瞧得起汉人?谁会正视汉人?
  在贰师将军伐大宛以前,汉家使者、商旅,常常为西域诸国所杀。
  但现在呢?
  汉人在西域是特权阶级!
  无人敢惹,无人敢得罪。
  因为人人都知道——汉国强盛,汉人团结,汉人不可辱,辱则必有大罚!
  而这些事情,却是国人所不知,天下人所不谈的。
  谷梁学派的大儒,只是天天喊着什么:兵者凶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兵凶战危,非仁者之政……
  但他们怎么就不想一下,这场战争,打到现在,是汉室想停就停的吗?
  数十年间,匈奴人死伤以百万计。
  汉家夺取了他们祭祖的金人,在大司马的指挥下,乌恒人在龙城将匈奴历代单于的棺椁挖了出来,先鞭尸,然后挫骨扬灰。
  汉军更深入匈奴腹地,将数百个部族的牧场化作白地。
  血仇早已经结下。
  一旦汉军放松对匈奴人的限制,得到喘息之机的匈奴人,只要修养十余年,就可以卷土重来。
  到时候,长城边塞有警,士民百姓的生命财产处于危急之中。
  谷梁学派的大能们,可以靠自己的嘴巴去说服匈奴人退兵吗?
  有些时候,吕温真想去博望苑,看着那一个个高坐于高堂之上,张口天下,闭口万民的谷梁君子们,问一下他们:你们真的为天下,为万民考虑过吗?
  你们就真的像你们嘴上说的那样正义吗?
  只是,他终究不敢,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如今,耳中听着张越的申斥,再看着王进的脸色,他心里面别提多开心了。
  “骂!骂的更狠一下,骂醒这位公子!”吕温在心里给张越加油鼓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