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五十章 收小弟

第五十章 收小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朝阳初升,红日万丈。
  迎着晨曦,张越漫步在甲亭村外的山脚下,沿着长水河的河岸前行。
  他很喜欢,并且享受这样的晨间漫步。
  一则是锻炼身体,历史证明了一个真理——无论在什么时候,活的足够久的人,总是有优势的。
  只要你能熬死你的那些对手。
  你就基本能赢得胜利。
  就如汉室发生过的故事。
  固安候申屠嘉熬死了大部分的高帝功臣,于是,这个当年不过是高帝功臣之中的小鬼,一个区区队率,登上了大汉帝国人臣的巅峰,拜为丞相。
  二则是因为,这南陵的风光景色,非常壮丽!
  南陵县位于著名的灞上原之中,后世名之曰:白鹿原。
  著名的小说《白鹿原》就是写的解放前此地农民的故事。
  在后世因为水土流失和风化侵蚀等关系,灞上原的景色,不再壮丽。
  但在如今,此地堪称天下有数的风景区。
  浐河与灞水千百万年来不断的侵蚀着这片台原的土地,在大地上留下无数纵横交错的沟壑。
  有些沟壑延绵数十里,宽达数尺。
  是天然的渠道和最好的灌溉系统。
  是故,南陵县和霸陵县的农业自古非常发达。
  几乎不用担心什么水涝干旱。
  而灞水和浐河的侵蚀,却从未停止。
  另一方面,秦岭山脉的造山运动,向南挤压,使得台原在事实上是在逐年升高的。
  这个速度虽然很慢,慢到人们无法感受。
  然而,数万年来累积起来,依然非常可观。
  于是,在张越眼中,长水河事实上是在低于地表十几米的底层流动。
  滚滚流水,一路向北。
  在有些地段会形成一条小瀑布。
  奔流的河水,咆哮着冲入下游,浪花四溅,蔚为壮观。
  望着眼前纵横交错的沟壑,再听着耳中轰鸣的浪花声。
  张越颇有种置身于赤壁,身临周郎破曹之际的感受。
  西元前的世界,空气清新,碧空如洗。
  晨曦的阳光落在身上,舒服的晨风吹在身上,这种感觉,是张越在后世从未有过的。
  远望山峦,隐约有人影在竹林之中活动。
  片刻后,几个年轻士子,拖着两根砍伐下来的竹子,气喘吁吁的走下山间。
  见了张越,这几人显然有些手忙脚乱,慌张不安。
  “张生早……”几个年轻人都有些自卑的低下头。
  “诸君早!”张越却是微笑着上前,与他们见礼:“诸君可是伐竹为简?”
  “然!”一个看上去大约三十岁左右的士子拜道:“吾等家贫,拿不出买简的钱,就只好出此下策……”
  话语之中,略带着羞愧。
  在汉室,贫穷确实是一种原罪。
  穷,不仅仅意味着生活艰辛,更意味着地位低下,甚至连人格都会低人一等。
  这不是开玩笑,而是事实!
  想当年名臣朱买臣,微寒之际,被老婆一脚踹出了家门……于是留下了著名的成语:覆水难收。
  主父偃没有发迹前,到处颠沛流离,连亲友都看他不起,这让他大受刺激,得势之后便叫嚣:吾日暮,故倒行逆施。
  生不能五鼎食,死亦五鼎烹!
  张越已经观察这几人好几天了。
  事实上,他一直在观察来甲亭的士子。
  看看谁可以造就,谁又可以拉拢,谁可以做小弟?
  最终,这几个人进入了他的视线。
  他们的背景也底细,张越也打探清楚了。
  眼前的这个士子叫陈越,他身后那个与他相貌相似的年轻人叫陈航,两人都是湖县人,乃是堂兄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