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八十五章 策文

第八十五章 策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张越站在蓬莱阁的门口,按照着‘王进’带来的礼官教授的姿态,低眉垂目,敬立于蓬莱阁前。
  大约过了两刻钟左右的时间,郭穰从里面走出来,站到门口,高声说道:“陛下有旨,宣待诏秀才张毅入觐!”
  “臣毅谨奉诏!”张越连忙恭身一拜,然后在两个宦官的引领下,跟着郭穰亦步亦趋的走进蓬莱阁之中。
  阁楼内安静的很。
  只有脚上的木屐,踩踏在地板上的声音在殿堂之中回荡。
  穿过数道门廊后,眼前忽然豁然开朗,一个金碧辉煌的殿堂,已经映入眼帘。
  一位头戴冠琉,身披衮服的老人,端坐于殿堂上首的屏风之后。
  七八位公卿,列坐于殿堂两侧。
  张越连忙按照记忆里的礼节,趋步向前,恭身敬拜,道:“臣南陵待诏秀才毅恭问陛下圣安,愿吾皇万寿无疆……”
  说着就顿首匍匐而拜。
  “朕躬安……”屏风后,传来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秀才请平身!”
  “臣敬谢陛下!”张越连忙再拜,然后起身,恭立于殿中。
  “秀才今日来朝朕,可有献策?”屏风后的天子柔声问着,语气平缓而低沉,但熟悉他的人,却无不惊讶万分。
  因为……
  自元光以来,很少有待诏秀才,能让这位天子询问其策文的。
  便是当年的平津献候公孙弘,初次对奏时,也是简单的问了几句话,就打发他回去了。
  至于策文?
  好吧,平津献候第一次对奏的策文,在兰台摆了一年多,才被尚书们敬献君前。
  张越不慌不忙,从怀中取出已经撰写好的一封奏疏,呈递在手中,拜道:“臣毅幸以愚朽之才而蒙陛下不弃,用为秀才,以作拾遗之臣,幸甚至哉!便绝命陨首,身膏草野,不足以报陛下万一,伏唯陛下圣德宽仁,垂周文之听,作汤武之功,微臣斗胆,昧死以献策文一篇,书曰:虽尔身在外,乃心无不在王室!臣虽卑鄙,犹愿效之!”
  这番话一出,屏风后的天子立刻就高兴了起来,低声对左右道:“张子重果有乃祖之遗风!”
  这些日,他曾看过过去留候的奏疏和手稿,基本上都这么一个格式。
  左右闻言,纷纷低头,勉强挤出些笑容,逢迎道:“陛下慧眼识英才啊,奴婢们自叹不如……”
  至于给这个可能的竞争对手上眼药?
  他们还没有蠢到这个地步!
  谁不知道,这位主子,喜欢某人的时候,任何栽赃陷害和诬陷打击,都是浮云吗?
  “苏文啊,去给朕将秀才的奏疏拿来……”天子笑着对自己的亲信宦官吩咐着。
  “诺!”苏文赶紧拜道,然后屁颠屁颠的一路小跑,走到张越面前,恭身接过那奏疏,轻声的对张越说了一句话:“秀才公,奴婢苏文,往后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给奴婢……”
  那语调,就跟小妾见了丈夫一样,低眉顺目,恭敬的就差没有跪下来跪舔了。
  张越闻言,连忙低声回道:“不敢!明公抬举了!”
  对方闻言,没有接话,笑着接过奏疏,就走回屏风后。
  苏文现在已经闻到了一些危险的味道。
  首先就是,丞相公孙贺父子,虽然被天子臭骂了一顿。
  但是,在上午光禄大夫公孙遗面圣以后,天子却忽然遣使带御医去太仆府给公孙敬声用药了。
  可能旁人对此会没有什么感触,但作为天子的亲信宦官,苏文却知道,这是这位陛下已经将视线从公孙氏身上转移的讯号!
  换言之,江充可能要暴露了。
  一旦江充的事情暴露了,那牵连起来,影响可就很大了。
  一个不小心,他也会被拉下水。
  所以,他得提前做些准备。
  但在苏文没有注意的时候,张越忽地嘴角溢出一丝冷笑。
  “苏文?江充的那个盟友吗?”他在心里想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