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百五十一章 针锋相对 2

第一百五十一章 针锋相对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刘据看着眼前,跪在自己面前的郑全,又看了看自己的儿子。
  
      他深深的叹了口气。
  
      其实他听到这里,基本上心里对于对错也有了判断了。
  
      毋庸置疑,这个事情是郑全做错了。
  
      郁夷百姓遭灾,应该马上救援!
  
      只是……这样的话,他说不出口。
  
      因为……
  
      从元封元年开始,这博望苑,这东宫内外,就是文人的天下。
  
      君子们谈论道德,主张以德育民。
  
      他作为储君,也无比赞同,多次发声,甚至在监国期间,尝试按照了幕僚和宾客、文人们的主张来施政。
  
      释放了大量囚犯——不经甄别的释放。
  
      于是,天下称颂,人人都说储君贤德。
  
      刘据自己更是飘飘欲仙,欲罢不能。
  
      哪怕事后天子归京,大为斥责,他也死不悔改。
  
      久而久之,这博望苑内外,东宫上下,尽是道德之言。
  
      谁若是不附和,谁就是小人,就是妄图以酷吏、暴政来施虐天下的法家酷吏。
  
      以至于,就连他这个储君,也受到影响。
  
      有些事情明知道不对,却也只能附和、屈从。
  
      刘据记忆里,就有一次,他曾在雍县视察,遇到一个官吏,做事认真、勤勉,对于地方事务熟练于心。
  
      刘据非常喜欢那人,欲要提拔他当雍县的县尉。
  
      结果,他身边所有的人都反对。
  
      他的老师瑕丘江公,甚至跪在他脚下,苦苦哀求,泪流满面的上奏:“秦以刀笔吏而任官吏,吏皆争相亟疾苛察相高,然其敝徒文具耳,无恻隐之实。以故不闻其过,陵迟而至於二世,天下土崩。今家上若用此刀笔吏,则今后诸吏皆随风靡靡,君子道德之士则不得进……”
  
      最后,刘据没有办法,只能放弃提拔那个官吏的行为。
  
      自那以后,清谈道德之风,更加浓烈。
  
      谁要敢说,不用道德,就要治世,那必定是要被群起而围攻。
  
      就连他这个储君,也不敢轻易触碰。
  
      因为这是忌讳。
  
      头天说了,用不到第二天,当天晚上就会有无数人哭着喊着,跪在他面前,以头触地,誓死劝谏。
  
      所以,刘据很清楚。
  
      他若现在就放任郑全离开,到了晚上,整个博望苑的宾客、文人和臣子都会来劝谏,甚至是死谏。
  
      谁不来,谁就是坐实小人,赞同‘机变械饰’的佞臣。
  
      将要被口诛笔伐,会被群起而功之。
  
      就像当年,那些公羊学子还在博望苑时,只要有一人说了‘天子征伐四夷,乃是行春秋大义’,那么第二天他就会被无数人围攻。
  
      甚至有人还会大声疾呼‘匈奴人的命也是命!’。
  
      但,儿子与张侍中,却也是一副不肯退让的样子。
  
      尤其是那位张侍中,若是一怒之下,上书天子,这事情就坏了。
  
      “唉……”没办法,刘据只能是叹了口气,道:“郑家令先请起吧……”
  
      又对刘进和张越道:“进儿、张侍中恐怕是误会了郑家令了吧……”
  
      误会?
  
      wtf?
  
      张越看着刘据,有些不忍直视的摇了摇头。
  
      莫名的,张越忽然想起了《春秋》记载的一句名言:寡人生于深宫,长于妇人之手,既不知喜,也不知悲……
  
      这位储君,大约就是这样的人了。
  
      他从生下来开始,就是含着金钥匙的。
  
      在他之前,当今无子,以至于武安侯田蚡曾经私底下告诉淮南王刘安:方今上无太子,大王亲高皇帝孙,行仁义,天下莫不闻。即宫车一日晏驾,非大王当谁立者!
  
      所以,当元朔元年,刘据出生时,当今天子喜不自胜,难耐内心的喜悦。
  
      甚至直接命令东方朔和枚乘为刚刚降生的刘据作赋,敬献高媒之神句芒,祈求神明的庇佑与照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