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恩怨分明

第一百六十一章 恩怨分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众人簇拥下,张越带着嫂嫂与柔娘,恭敬的前往了甲亭外的宗祀,隆重的祭拜了列祖列宗,将天子御赐的宝剑,郑重的献给祖先,放置于祖先们的神主牌之上。
  
      这很关键。
  
      当年,太宗的宠臣卫绾,曾经靠这一招从先帝手下,捡回了性命。
  
      又前往了亡兄和亡父的坟茔祭拜,然后又回到甲亭,举行了隆重的酒宴。
  
      几乎整个甲亭的猪、羊、鸡、鸭、鹅都被热情的百姓自己主动贡献出来。
  
      流水席一摆就是四百多席,光是厨师就请来了十几人!
  
      甲亭的里正,亲自坐镇指挥着全村老少,参与帮厨。
  
      而长水乡的游侠头子李大郎,也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冒了出来,带着十几个小弟主动来帮忙。
  
      众人见了,也没有异议。
  
      事实上,游侠虽然素来不受官府待见,甚至不受百姓喜欢。
  
      但士绅阶级却很喜欢他们。
  
      毕竟,这个世界上,人不可能永远做好事。
  
      既然名为士绅,总归是会吃人的。
  
      但士绅又要脸面,又要维持名声。
  
      很多脏事,士绅是不能做的。
  
      这个时候,游侠儿的出现就完美的解救了广大士绅的需求。
  
      从此,士绅可以唱白脸,而将红脸留给游侠们去唱。
  
      事情搞砸了,那是家奴纵法,人品高洁的x公全不知情。
  
      丢一个替死鬼和那个为首的游侠出来,事情就可以了解了。
  
      这也是为何关中游侠势力,从来不衰的缘故。
  
      有需求就有市场。
  
      朝廷杀掉一批,关中豪强旋即又扶起一批。
  
      此起彼伏,络绎不绝,杀之不尽,除之不绝。
  
      张越虽然也看到了李大郎,但没有多想。
  
      因为此刻,他正忙着将从长安带回来的礼物,搬回家里呢!
  
      一箱又一箱,装满了绫罗绸缎与黄金珠玉等器物的木箱,被田氏兄弟和李氏昆仲们兴高采烈的搬进张家的宅院里。
  
      很快,就在院子中间堆成一个小山。
  
      仅仅是黄金,就多达两百金。
  
      绫罗绸缎数百匹,绢布二十多箱!
  
      看的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
  
      而张越自己买的那点东西,自然成为了所有物资里最不起眼的。
  
      但他还是拿了出来,先将那几匹丝绸,拿起来交给嫂嫂和柔娘,笑道:“这是我在长安为嫂嫂与柔娘买的布料……”又将那两盒胭脂塞到嫂嫂手里:“这是小弟给嫂嫂买的胭脂,听说是酒泉郡的皋兰山所出,最是好用,愿嫂嫂青春常驻!”
  
      柔娘接到了小叔叔的礼物,高兴的都蹦了起来。
  
      “小叔叔给柔娘买了新布料,能做好几件新衣裳呢……”她捧着那几匹丝绸,美滋滋的笑了起来。
  
      至于,这院子里那堆积如山的华贵绸缎与昂贵蜀锦,在她眼中怎么都比不上这小叔叔给自己买的礼物。
  
      嫂嫂拿了胭脂,却是嗔怪的望了一眼张越,道:“叔叔太破费了,妾身往日里用的胭脂就已经很好了,何必买这么贵的东西……”
  
      但脸上却高兴的如同少女一般,有着红晕浮现。
  
      事实证明无论什么时代的女性,对于化妆品特别是奢侈类化妆品的抵御力都弱的可以。
  
      拿着胭脂盒,嫂嫂看着院子里那些堆积如山的礼品,有些担忧的道:“今日叔叔回家省亲,叔叔的同僚们就如此重礼,往后他们家有喜事,叔叔又当何以为报?”
  
      以德报德,以直报怨。
  
      一直是汉人的特性。
  
      当年,平原君朱建老母去世,辟阳侯申食其往税两百金。
  
      朱建于是以性命相报,竭尽全力,辅佐申食其。
  
      更在诸吕败亡后,为申食其献策,使之能够保全性命于乱军之中。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
  
      朱建虽然智计百出,但奈何抵不过强权。
  
      太宗皇帝前元三年,辟阳侯申食其在长安的候宅之中被淮南厉王刘长一锤锤杀,理由是——申食其当年身为吕后亲信,我母亲为吕后所害,申食其却没有帮忙,赵隐王刘如意和赵幽王刘友死前,申食其身为国家大臣,也没有尽力相救。
  
      所以该死!
  
      杀了申食其后,刘长又派人去缉捕作为其亲信的朱建,朱建闻而自杀。
  
      如今,张越虽然不需要朱建那样,拿了别人的礼物,就要以性命相报。
  
      但,这所谓的人情关系与同僚之情,也是建立在有来有往的基础上的。
  
      嫂嫂虽然不懂什么大道理,但她很清楚。
  
      别人送的东西,总归是要连本带利的还回去的。
  
      张越听了,哈哈一笑,道:“这些事情嫂嫂就不需要担心了,一切都有我!”
  
      他从怀里取出那张暴胜之所送的田契,交给嫂嫂,道:“这是另一位同僚所赠的庄园田契,应该就在长水乡之中,嫂嫂改日带人去接收了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