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百七十一章 考察 1

第一百七十一章 考察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新丰县,顾名思义就是新的丰县的意思。
  
  其辖区面积、乡亭格局,都与沛郡的丰县大同小异。
  
  而枌榆社在新丰县城北部十五里。
  
  恰好与沛郡丰县县城到其枌榆社的距离相等。
  
  作为帝乡,枌榆社的面积,自然很大。
  
  几乎等同于两个标准的汉制乡级行政区域的面积。
  
  这一日,阳光依旧炙热。
  
  枌榆社外的直道上,走来一支队伍。
  
  张越骑在马上,眼里打量着这个初次见到的帝乡面貌。
  
  心里面无数数据浮现在心头。
  
  枌榆社,南北长二十余里,东西宽十余里,下辖十个亭里单位,总户口接近了三千。
  
  在这个西元前的时代,人口稀疏,关东地区某些小县的人口也未必有枌榆社这么多人。
  
  作为一个这样的大乡,人口稠密之地。
  
  自然经济也发达。
  
  道路两侧,俱是一片片连绵起伏的粟田,如今正是粟米接近成熟的季节,远远的望去,整个世界都被粟米的海洋所占领。
  
  在田间地头,随处可见,无数戴着镣铐,拿着木制、石制农具在忙碌的奴婢。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有夷狄奴婢,也有汉人奴婢。
  
  在有些田地的荫凉处,几个穿着绛衣,看上去是监工打扮的男子,懒洋洋的坐在树荫下,吃着酒水和零食。
  
  张越一行数十人,除了刘进乘车外,其余人全部都是一人双马,浩浩荡荡。
  
  自然立刻就引起了这些人的注意。
  
  不过,他们也只是稍稍起身,观察了一下,然后就继续坐下来喝酒吃肉。
  
  这枌榆社,别的不多。
  
  勋臣子弟多如狗。
  
  类似的阵仗,他们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但张越看着眼前的情况,却是微微皱眉。
  
  这是他第一次直击西元前的封建社会最底层的人民的情况。
  
  放眼望去,仅仅是眼前的这数百亩土地,怕是少说有二十多个男女奴婢,戴着镣铐,穿着破破烂烂的衣裳在田间劳作。
  
  虽然如今还未到正午,但气温已经开始升高了。
  
  毒辣的阳光,炙烤着大地,连渭河的水都有些发烫。
  
  但,这些奴婢却顶着这样的太阳,在阳光下劳作。
  
  许多人的脖子上,甚至还戴着铁圈。
  
  这是家生子的标志。
  
  在南陵县,蓄奴的情况,比较少。
  
  基本都是自耕农与佃户、地主之间构成的社会结构。
  
  然而,在这枌榆社,却是另外一个情况。
  
  仿佛回到了宗周时代的奴隶社会。
  
  劳作的主要对象,变成了奴隶。
  
  但张越也仅仅只是微微皱眉,不敢表示太多。
  
  因为蓄奴是汉室根深蒂固的传统。
  
  上到列侯诸侯,下至平民百姓,所有人都争相抓住任何机会蓄奴。
  
  历史上,王莽之所以垮台,最大的一个缘故就是——他居然想限制蓄奴!
  
  简直岂有此理!
  
  引起了举世公愤,不止地主贵族,自耕农和中产阶级,商贾们,全部都愤怒了起来。
  
  然后就把王莽干死了。
  
  回溯了无数史料,同时阅读固化了大量石渠阁文档的张越很清楚。
  
  支持蓄奴的力量,到底有多大!
  
  以至于,连刘氏也不敢碰限奴的话题。
  
  而刘家的皇帝,却可以杀豪强、贵族如杀猪狗。
  
  从这你能看出,蓄奴主义的力量,到底强到了什么地步了!
  
  这是一个遍布天下,囊括了几乎所有汉室阶级的庞大利益集团。
  
  农民、自耕农、地主、商贾、贵族、官员,只要有机会,人人都会蓄奴。
  
  后世的考古发现,也以无数确凿的证据,证明了这个事实。
  
  无论是长江两岸,还是黄河流域,不管是在遥远的酒泉张掖,还是在大雪纷飞的辽东辽西。
  
  考古学家们将无数汉简,从地下发掘出来,然后清洗、整理,最终人们发现,无论在什么地区发现的简牍,总能找到当地蓄奴的证据。
  
  尤其是官府的档案,几乎都能找到‘某乡某某有大奴x个,小奴y个,作价多少多少’的记载。
  
  尤其是在北方郡国,蓄奴之风,无比浓烈。
  
  连自耕农、城市的中产阶级,也竞相蓄奴。
  
  在汉室,想要限制蓄奴?
  
  不止会得罪整个地主贵族官僚集团,连中产阶级和自耕农、商贾也会反对。
  
  甚至,连受益的群体——奴婢们说不定也会群情激愤!
  
  因为,奴婢也是分等级的。
  
  一些权贵的家奴,其实日子过的比普通老百姓还要好。
  
  某些深得主人信任的奴婢,甚至可以在地方狐假虎威,鱼肉乡邻。
  
  你想解放他们?
  
  说不定人家一口吐沫喷你脸上!
  
  而之所以造成这个局面,既有历史传统的缘故,也有秦汉以来政治格局的因素。
  
  最主要的原因,则是蓄奴有利可图。
  
  早已经做足了功课的张越,对此一清二楚。
  
  汉人蓄奴,不仅仅是想要驱使奴婢为自己劳作。
  
  更主要的动力,来源于对财富的渴望和对家族兴盛的期许。
  
  众所周知的一个事实是——秦汉两代,提倡的是一夫狭五口而治百田的小农散户经济社会。
  
  国家千方百计的拆散和肢解任何可能的大家族。
  
  当今天子的弟弟,中山靖王刘胜一生生下了一百多个儿子,私生子不计其数。
  
  但,除了其世子刘忠嗣位,仅有其嫡系的十三子得以用推恩令封侯。
  
  其他人,统统要去自谋生路!
  
  历史上巫蛊之祸后的丞相刘屈氂,就是刘胜的儿子。
  
  连诸侯王的儿子们,天子的亲侄子们尚且如此。
  
  其他人当然不能免俗。
  
  但这就带来了一个问题——小而单一的家庭,很难应付各种徭役。
  
  而汉室的徭役,又特别多。
  
  仅仅是中央规定的,每一个始傅男丁每年都需要为国家无偿服务三天,一生要入伍两年。
  
  一年番上中央,一年在边关戍边。
  
  地方上其他大大小小的各种徭役和差事,就更多了。
  
  普通的百姓,哪来这么多精力来应付这么多繁琐的徭役征发?
  
  特别是北方郡国,地广人稀,产出不多。
  
  武将们立足于本土本乡,既要训练子侄习武,又要想方设法,照顾乡党,庇护自己的宗族,还得拉拢佃农和自耕农,为自己的子侄的子弟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