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两百一十五节 招商引资 2

第两百一十五节 招商引资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钱的事情,王令吏不用担心……”张越微笑着说道。
  
      对于张越来说,只要能让少府卿同意让考工室在新丰开设一个新的工坊。
  
      还怕没有钱?
  
      呵呵!
  
      当然,西元前的人,也确实不知道,什么叫做产业链。
  
      但张越知道啊!
  
      考工室,是汉室仅次于东西织令的最大工坊集群。
  
      他们生产和制造以及供应着几乎所有汉军的武器装备和军用品。
  
      只要能让考工室去新丰开个工坊,相关的商贾就会立刻闻风而动,在新丰投资。
  
      从而形成一个产业链。
  
      更别提,张越现在脑子里,可存着许多的‘好东西’。
  
      足够让这个分工坊,迅速成长起来,甚至成为比长安城的考工室规模还要大的超级工坊。
  
      “若是侍中能有办法解决资金的问题……”王哲听了,喜不自胜,道:“下官及考工室上下,自然皆愿从侍中之命!”
  
      一个全新的工坊,那就意味着,可以生产更多物资,得到更多编制,拥有更多经费。
  
      而对于少府卿各署而言,编制越多,经费越多,话语权才能更大。
  
      像考工室和东园令凭什么能在少府卿内部独当一面,甚至可以在某些时候连少府卿的命令也不怎么鸟?靠的就是自己本身庞大的机构和数以万万计的经费。
  
      人多钱多,自然就权力大。
  
      这也是古往今来,所有官僚机构至死不渝的追求。
  
      更大的机构,更多的编制,更多的经费,更多的权力。
  
      于是,这个事情就这么决定了。
  
      只要张越能够帮忙搞定工坊的搬迁和人员安置经费,考工室方面,没有任何问题。
  
      甚至,连搬迁的理由,也是现成的。
  
      支援长孙建设新丰!
  
      送走王哲后,张越就关起来门,在官署里捣鼓了半天,最终在新丰县县城的北部,画了一个圈。
  
      ……………………………………
  
      第二天,张越刚刚出宫,来到官署准备办公。
  
      就有着下人来报:“张侍中,茂陵大贾袁公求见……”
  
      这人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茂陵人袁广国,在整个关中,都是威名赫赫。
  
      因为他有钱,而且富可敌国!
  
      袁园的奢华与浩大,甚至可与皇室宫苑相媲美。
  
      在汉家,有钱就有一切。
  
      别看儒法两家的巨头,成天喊着‘商贾贱业,黄金珠玉,寒不能衣,饥不能食。’
  
      然而私底下,绝大多数人在面对类似袁广国这样的巨贾之时,都会情不自禁的弯下腰去拱手敬拜。
  
      没别的原因,因为对方有钱。
  
      在当今天下,訾产百万,就可称为素封。
  
      在民间地位可与列侯相比。
  
      类似袁广国这样的天下首富,在寻常人心里的地位,已经不比三公九卿低了。
  
      就像如今长安城里闹得沸沸扬扬的废奴运动,就是因为袁广国带头释放奴婢,促使了贵族豪强们不得不跟进。
  
      张越听着,只是微微一笑,道:“去请袁公入内一叙吧……”
  
      片刻之后,一位大腹便便,身着锦衣的中年男子,就出现在张越面前。
  
      他的样貌依稀与袁常有些相像,几乎就是一个放大版的袁常。
  
      不过,相比袁常的不着调,他就沉稳许多了。
  
      “茂陵野人袁广国,敬拜侍中张公讳毅阁下……”他微微向着张越拱手,身后一个仆人模样的男子就捧着一个礼盒上前,跪在张越面前,将礼盒呈上。
  
      “区区薄礼,还望侍中公笑纳……”袁广国笑眯眯的说着。
  
      那仆人也将礼盒打开,露出了藏在其中的被绸缎包裹着的一柄宝剑。
  
      真正的宝剑!
  
      以黄金装饰剑鞘,镶着种种宝石。
  
      张越只是扫了一眼,就知道,此物价值恐怕在数百金之上。
  
      “袁公太客气了……”张越看着这柄宝剑,笑着道:“在下可不敢受……”
  
      “张侍中请万勿推辞……”袁广国笑着道:“这是犬子的束脩……”
  
      “犬子顽劣,往后恐怕还需张公多多费心教训……”
  
      张越这才点头,收了下来。
  
      主宾各自落座,张越命人端来茶水。
  
      “此番冒昧来见张公,除感谢张公不吝以教犬子以外,更是想请张侍中不吝拔冗,到寒舍一叙……”袁广国喝了口茶水后,就笑着对张越发出了邀请。
  
      对于袁广国这样的富商来说,他自然也很清楚,要想维系自身财富和地位,就一定要和汉室高层的大人物保持好亲密关系。
  
      这也是中国商人们的生存之道。
  
      那些跟上层关系不好的商人,在富到一定程度后,统统灰灰了。
  
      在中国,资本与权力,从来就是一对孪生子。
  
      这一点,无数前辈都已经用铁一般的事实,向所有后来者做了证明。
  
      对于袁广国而言,他自然需要无数的证据,来向其他人证明,他在高层有靠山,才能将觊觎他财富的人,拦在安全线以外。
  
      张越听着,微笑着道:“等过几个月有空本官一定登门叨扰……”
  
      “如今……本官却是有几个事情,想请袁公帮忙……”
  
      “侍中公请说……”袁广国也不意外,立刻就道。
  
      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在来之前,他就已经做好了大出血的准备了。
  
      甚至,对于这种大出血,他是甘之如饴的。
  
      在很早很早以前,袁广国就知道了,财富一定要和权力绑在一起,才能赚的更多,也才能安全。
  
      “本官将要上任新丰,然新丰县的财政困难,本官就想着,向关中的义商们借贷一笔资金,作为新丰未来施政的资本……”张越微笑着道:“还望袁公为本官引荐关中义商,以筹措资金……”
  
      “至于回报方面,请袁公放心,此事已经得到了圣天子批准!”
  
      “天子特许,本官可以用新丰公田七千亩作为质押,以贷三千万之资金……”
  
      “其利息以百七之年息,每年支付一定本息,分三十年偿还……”
  
      袁广国一听,眼睛就亮了。
  
      这哪里是让他出血,分明是给他送钱来了!
  
      汉室的国家官府借贷,素来信誉极高。
  
      虽然,当年有白鹿皮币的崩溃,让汉室的信誉有所失分,但地方官府的借贷,却从未失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