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两百一十七节 张蚩尤

第两百一十七节 张蚩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夏六月辛卯(初二)。
  
      尚冠里大道,京兆尹官邸。
  
      京兆尹于己衍和京兆丞方永,托着疲惫而恐惧的身子,挣扎着回到了官衙。
  
      然后,两人都是对望一眼,长长的出了口气,有种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的感触。
  
      此番,被天子诏去甘泉,他们两个先是被晾在云阳宫三四天。
  
      期间,连个宦官都没有来见他们。
  
      在被晾了这几天后,在一个早晨,他们忽然被召见。
  
      然后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和训斥。
  
      天子甚至责备他们两人‘上不能佐朕以修德,下不能佐民以安生’,这几乎是汉臣所面对的最严厉的指控之一了。
  
      “这新丰县的事情,以后你我还是少管为妙……”于己衍拍着惊魂未定的胸膛,对方永说道:“也告诉下面的人,从即日起,绕着新丰走,凡有官吏因擅自介入新丰之事者,京兆尹概不过问!”
  
      方永听了,郑重的点点头。
  
      惹不起,咱躲得起。
  
      新丰的事情,就让那位张侍中和长孙去折腾好了。
  
      无论成败,京兆尹都已经决定当瞎子了。
  
      没办法,像类似这样的惊吓和训斥,两人都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当今天子也不会再给他们第二次机会了。
  
      下次,若再因为新丰的事情被叫去天子面前,恐怕,就不是骂一顿这么简单了。
  
      说不定,一入宫阙就要被禁军给解下冠帽印绶,丢进诏狱里反省了。
  
      “明公……”
  
      两人刚刚走近官邸内,整个京兆尹上下的司曹佐吏,就都迎了出来。
  
      “启禀两位明公,在数日前,侍中领新丰令张子重率其所辟官佐,来我等官邸……”留守的京兆尹主薄恭身汇报着。
  
      “不要再说了!”于己衍抬起手制止了他的继续报告:“从今天开始,京兆尹上下,不得再有任何人私下或者公开议论新丰之事!违者,以妄议社稷论处!”
  
      “然也!”方永也郑重的道:“君等若是想议论,也可以,明岁大朝议,诸君去陛下面前,亲自禀报吧!”
  
      此番甘泉宫之行,已经让于己衍和方永都认识到了一个真理——天子是站在那张子重那边的。
  
      诸官吏听了,纷纷对视了一眼,互相之间,都能感受到恐惧和战栗。
  
      无数人在心里暗暗思索着:“这位张侍中,究竟给天子灌了什么迷魂药?”
  
      但有一点,大家都明白了。
  
      人家那天来京兆尹衙门,确实是带着善意来的。
  
      只是大家误会了,以为人家是来挑衅的。
  
      …………………………………………
  
      张越这时候,正带着贡禹等人,站在夕阴街的京辅都尉官邸前。
  
      京辅都尉,其治所其实是在华阴县。
  
      但,为了方便办公,所以,在长安城之中,也设了一个官邸。
  
      不过,这个官邸很小,只是为了方便向长安汇报治下事务的办事处。
  
      若非张安世提醒,京辅都尉如今正在这夕阴街上,张越恐怕就会傻乎乎的跑去华阴了。
  
      所谓京辅都尉,其实就是中辅都尉。
  
      乃汉室关中军三辅之一。
  
      说起来,西汉王朝的关中地方设置,有别于东汉,更有别于之后所有王朝的京畿地区的制度。
  
      其民政与军政是隔离开的。
  
      民政,由京兆尹、左冯翊、右扶风加上太常治下的陵邑县构成。
  
      而军政,特别是地方民兵事务、郡兵事务以及相关负责缉捕盗贼,整肃治安,打击不法的军事机构。
  
      则由京辅都尉、左辅都尉、右辅都尉,三都尉组成。
  
      因其治所,分别是位于华阴的京辅都尉、位于长陵的左辅都尉、位于郿县的右辅都尉。
  
      这三个都尉所,总责控制关中各县的郡兵、民兵以及地方驻军。
  
      这是一支力量庞大,规模空前的力量。
  
      仅仅是京辅都尉衙门,就控制着,自长安以北、长陵以南,广大的渭南平原地区以及弘农地区的三十余县,至少十余万的郡兵、民兵力量。
  
      若遇到外敌入侵或者内乱,仅仅是京辅都尉本身,就可以在一个月内组织和动员出一支全副武装的不少于三万的军队。
  
      若给它半年时间,它可以动员和组织起十万大军。
  
      若这个时间跨度达到一年,再有充分物资供应。
  
      十五万全副武装的军队,也能拉出来给你看。
  
      三辅都尉,就是汉室关中最强的组织之一,其与北军的野战部队,共同组成了汉室中央预备部队的核心。
  
      这是刘氏在吴楚七国之乱,为了应对关东地区可能出现的大规模叛乱而做出来的战略调整。
  
      在当今天子登基后,随着推恩令的实施,关东诸侯王势力再不可能威胁到中央。
  
      于是,三辅都尉机构,就变成了对外扩张时的急先锋。
  
      历次北军出征匈奴,都是由三辅都尉,负责补充兵源。
  
      北军六校尉,常常在出征时,不过两三千人,但走到萧关的时候,就变成了一支数万人的大军。
  
      张越来此的目的,是要拜会京辅都尉如候李善。
  
      这位如候的爵位,并非是列侯,而是次一级的关内侯。
  
      关内侯和列侯的区别,其实也很清楚。
  
      列侯能世袭,而关内侯不能世袭,会递降。
  
      换言之,这位如候乃是一位军一代。
  
      是靠着功勋爬到这个位置的战将。
  
      不过……
  
      在张越所回溯的史料之中,这位如候在巫蛊之祸之中因为站在了太子据这边,点起了郡兵和民兵与丞相刘屈氂率领的北军火拼,战败而死。
  
      换言之,这位如候,是太子据的人。
  
      说不定,与谷梁学派的人有着牵连。
  
      所以,张越心里面多少有些忐忑,有些怕被这位京辅都尉穿小鞋。
  
      因为,新丰未来的很多事情,都离不开京辅都尉衙门的支持与配合。
  
      在门口递交了拜帖,门房诧异的看了一眼张越,然后就急急忙忙的拿着拜帖进去禀报了。
  
      …………………………
  
      京辅都尉李善还在官邸里闭目养神,享受着难得的度假时光——他去年的考绩被评为最,所以,可以享受为期两个月的合法休假,也就是所谓的予告。
  
      他精心挑选了最炎热的夏季来长安度假,以告别华阴的纷纷扰扰以及地方上的许多繁琐之事。
  
      正思考着今天晚上,是吃黄河风林渡送来的新鲜鲤鱼还是从昆明池捕捞的活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