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两百二十三节 上任 3

第两百二十三节 上任 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子万岁!”
  
      犹如潮水般的万岁声,传入耳畔。
  
      刘进也忍不住掀开车帘,向前眺望。
  
      只见在远方,数以百计的人民,大声欢呼着,向着他招手。
  
      这一刻,刘进的眼眶有些湿润。
  
      “民心如此,何愁大事不成!”刘进感慨着,此刻,他想起了张侍中当日在新丰的榆树里所说的话。
  
      民如水,社稷如舟。
  
      如今,天下民心在汉,大汉社稷之舟,故能安稳的行驶在江河湖海,驰骋于天下。
  
      “殿下圣明!”张越看着这个情况,也是感慨万千。
  
      在历史上,即便经过了元成的乱搞,等到哀帝登基,西汉王朝竟也能一度回光返照,差点重拾辉煌。
  
      要不是哀帝得了怪病,王莽想要篡汉,恐怕都不会那么轻易。
  
      即便如此,王莽篡汉后,当天下揭竿而起。
  
      十之八九的起义军,都会簇拥一位刘氏宗室后人作为首领。
  
      光武帝刘秀就曾因此感叹万千。
  
      历数中国两千年封建王朝的历史,独西汉能如此。
  
      其中缘故,只能说是刘氏在人民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准备一下,与孤去见父老们吧!”刘进微微伸手,郑重的整理起自己的冠琉。
  
      张越闻言,也点点头。
  
      …………………………………………
  
      车队缓缓的停在人群前。
  
      一位骑着骏马的校尉,策马向前,手持着节旄,面向人群,他高高举起手中的天子节旄,策马绕场一周,然后回到原点。
  
      “奉天子命,皇长孙进、侍中官领新丰令毅,临于新丰,天子圣谕,以长孙食邑新丰,为新丰君,以侍中官张毅兼领新丰令,总责新丰内外大小事务,赐节旄,许便宜行事!”这校尉大声说道:“新丰士民,皆当遵奉圣谕,效忠长孙,辅佐长孙,躬行德孝!”
  
      伴随着这个校尉的话语。
  
      所有百姓,都是浑身一战。
  
      特别是平民,更是感觉眼眶一热。
  
      王富贵更是匍匐在地,泪流满面,大声呼喊:“圣天子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次,自己和自己的家人是真的有救了!
  
      圣天子,竟派了长孙来此,为新丰君,为新丰主!
  
      难怪这新任县尊,竟会有一个侍中官来兼任了!
  
      豪强们,则都是面面相觑。虽然,他们早已经听到了风声,知道新丰已经被划给皇长孙了。
  
      但他们没有想到,长孙竟然会与那个‘张蚩尤’同来!
  
      众人,激动的有之,兴奋的有之,恐惧的有之,战栗的有之。
  
      但不管他们抱着什么样的心思,此刻都唯有深深匍匐,恭身受命:“臣等谨奉诏命!”
  
      徐荣甚至都激动的颤抖起来。
  
      长孙啊,这可是长孙啊!
  
      此刻,老将军内心,燃起了无穷无尽的热血,仿佛回到了年轻的时候。
  
      每一个大汉忠臣,都以为社稷为宗庙效忠为己任。
  
      而长孙,是社稷的未来,是宗庙的未来。
  
      效忠长孙,就是效忠社稷,就是效忠宗庙。
  
      “想不到,我徐某人到老了,还能有机会,再为社稷尽忠!”徐荣高兴的跟个小孩子一般:“此生死而无憾矣!”
  
      马原则跟呆子一般,在这刹那,他的脑子几乎宕机。
  
      长孙亲临了?
  
      这怎么可能?
  
      他听说过,太子据食邑县的一些情况。
  
      在那些县里,太子别说亲临了,连地方上的事情,都不怎么过问,统统交给了自己的大臣去处置,自己每日与文人交流文章,谈论道德,好不快意。
  
      这长孙,怎么就亲自来新丰了?
  
      在他预想中,这位殿下,难道不是应该躲在舒适的长安宫阙之中,享受着美人美酒吗?
  
      就见前方的骑兵们,缓缓的让开一条路。
  
      一辆装饰着龙凤,悬挂着黑龙旗的宫车,出现在了人们眼前。
  
      一条地毯,被几个侍从铺到宫车下面。
  
      两个骑士恭身上前,拜道:“恭请长孙殿下,莅临新丰!”
  
      随行的乐师们也奏响了编钟。
  
      一群清秀的少府赞礼官,轻声唱诺了起来:“维天之命,於穆不已,於乎不显,文王之德之纯,假以溢我,我其收之。骏惠我文王,曾孙笃之!”
  
      伴随着神圣的《维天之命》的诗乐赞颂,一位头戴着冠琉,身着冕服,眷带着万千光芒的年轻人,轻轻走下宫车,他手提着绶带,宛如君子一般向前。
  
      “维天之命,於穆不已!”所有人纷纷将脑袋深深埋在地上,不敢正式,只敢悄悄的瞥视。
  
      却见着在这位长孙之后,又一个身影,紧随其后。
  
      同样是一个年轻人,身着绛服,头戴貂蝉冠,腰配长剑。
  
      ……………………………………
  
      张越紧随着刘进,轻轻向前,走到人群之前。
  
      然后,他与刘进轻轻向前欠身,长身作揖,对着众人行礼。
  
      这是很关键的。
  
      在汉室,别说是他和刘进,就连天子,在面对百姓大礼时也要回礼。
  
      不然,那就是君视臣如草芥,臣视君为仇寇了。
  
      像那种心安理得的享受臣子与百姓士民大礼,自己大大咧咧的家伙,不是夷狄酋长,就是非君之暴君。
  
      这在汉代价值观里,是会被‘天下共击之’的。
  
      张越甚至听说了,如今在匈奴的单于庭里,在卫律和李陵的影响下,连匈奴单于,也学会礼仪尊卑和仁义道德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