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两百二十七节 大棒 2

第两百二十七节 大棒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张越的话信息量很大。
  
      无数豪强,立刻就开始揣摩和预测起来。
  
      甚至,有些胆子比较大的家伙,在心里面思索起怎么利用这位新县尊的新政策给自己牟利了。
  
      这也是豪强地主们的通病。
  
      得寸进尺,得陇望蜀。
  
      他们与国家和官府的博弈,通常都是只要对方退一步,他们就敢试探着能不能前进三步看看?若是成功了,那他们下面就会前进十步,直到碰触到当政者的底线被拍回去,或者把当政者怼成傻货。
  
      这种博弈关系,几乎贯彻了两千年的封建王朝史。
  
      所有看过史书的人,都能发现,每当王朝对他们越宽待,他们就越是肆无忌惮,甚至无视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
  
      相反,当国家强力打压,且有能力强力镇压他们时,他们乖的比最温顺的兔子还听话。
  
      如今,汉家的中央集权,已经臻于整个古典时代的巅峰。
  
      大一统的中央帝国,横压一切牛鬼蛇神,镇压所有不服。
  
      管你地主豪强还是贵族士大夫,不听话,一律镇压!
  
      如今,刘进和张越一来,就不断释放利好。
  
      又是画大饼,又是免田税。
  
      自然,少不得有人想要试探试探了。
  
      不过,这个想法,只在他们心里维持了不过零点一秒,就灰飞烟灭了。
  
      就听着那位‘张蚩尤’说道:“按照汉家祖制,本官在此通知诸位父兄:自本官上任之日起,新丰全县田税、租税和算赋、刍稾税以及更赋的征收方式,将恢复旧制,以田亩所出,实征实缴,以户籍所有,实点实纳!”
  
      张越伸出手,道:“刍稿税、算赋及更赋,将以秋八月为期征缴,废黜旧有的随征随缴之制度!”
  
      此话一出,顿时所有人都是呼吸急促,难以自抑,心里面更是仿佛被一个重锤,锤了个稀巴烂。
  
      恢复实征实缴制度?废黜随征随缴?
  
      这叫大家伙以后怎么勾结官吏,上下其手?如何再玩剪刀手?
  
      这得断掉多少人的饭碗?
  
      而且……
  
      这位张县尊,张侍中难道就不知道,若是这样做了以后,他和他的下属,就一定捞不到半毛钱好处?
  
      只能靠着那点死俸禄生活?
  
      这张县尊不给自己想想也就罢了,他难道不替属下考虑?
  
      他就不怕,下面的人罢工吗?
  
      要知道,哪怕义纵王温舒,在地方杀人如麻,却也不敢去动这两个制度啊。
  
      因为动了它们,下面的人就没有好处捞,没有好处捞,谁愿意跟着大佬去拼命啊!
  
      这个世界,一个不能给下属带来富贵的大佬,谁又愿意跟?
  
      这个年轻人,不怕最后自己众叛亲离,政令不出新丰县衙?
  
      反正,许多人都不看好张越这么搞。
  
      甚至还有人觉得,这个年轻的侍中官,怕是脑子秀逗了。
  
      却听着张越说道:“为了配合这两个政策,本官决定,在今年岁末,重新核查和丈量全县田亩,重新登记全县户籍,重新核查全县奴籍……”
  
      “望诸位父兄配合、合作,尽力辅佐……”
  
      这话一出,豪强们的脸色立刻就全变了。
  
      原本心里面的调侃和戏虐,马上就变成了深深的防备和戒备。
  
      “还真是张蚩尤啊……”有人在心里想道:“这一来,就要断我等士绅的根基!”
  
      田税和其他各项税赋征收办法的调整,打断了他们伸向小民的手,更将让他们损失大笔利益。
  
      但这个事情,还伤不到他们的根本,也触不到他们的底线。
  
      然而……
  
      这重新丈量土地和重新登记户籍、奴籍,却是直接侵害了他们的根本利益!
  
      这年头,除了那几个陵邑县以外,哪个地方不是隐匿着大批人口,隐藏着大批土地?
  
      重新丈量土地和重新登记人口,等于将这些被隐匿的土地和人口,从他们的嘴里挖出来。
  
      这简直就是在对全县地主豪强宣战!
  
      若是张越没有侍中的背景,没有这期门军压阵,没有长孙和天子作为靠山。
  
      仅仅是他宣布这两个事情,就足以让他立刻面临所有人的围攻与攻仵。
  
      即便如此,地主豪强们虽然忌惮张越的背景和靠山。
  
      但,也决定殊死反抗!
  
      大不了,不与这个新县尊合作!
  
      发动自己的狗腿子和奴婢们,阻止和阻拦,县里的官吏进入地方乡亭。
  
      拒绝纳税,拒绝服役,对所有来自县衙的命令冷处理。
  
      甚至,收买基层官吏,与县衙方面唱对台戏。
  
      极尽一切手段和方法,拖、磨、等。
  
      总结起来就是非暴力不合作。
  
      张越对此,自然早已经心知肚明。
  
      事实上,这些天来,他除了一边忙着在空间里培育麦种和粟米外,就利用着瑾瑜木的回溯功能,大量的回溯了各种史料,甚至于各种现代的政治文献和报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