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两百三十一节 公务员考试 2

第两百三十一节 公务员考试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张越贴出来的这份布告,立刻就轰动了整个新丰。
  
      因为,在过去,官吏甚至是胥吏的选拔,从来都是暗箱操作的。
  
      用之则为龙,不用则为虫。
  
      没有人举荐,没有人赏识。
  
      就算你有管仲之才,萧何之智,张良之谋,陈平之诡,也是白瞎。
  
      反之,只要有人赏识,有人举荐,就算你是头猪,也能平步青云!
  
      这都是有鲜活的例子的!
  
      想当年,咸宣没有发达前是干嘛的?河东来的养马奴!是大将军卫青举荐了他,他才能平步青云!
  
      义纵没有发迹前,在做什么?在河东行剽,也就是所谓的劫富济贫。
  
      他要没有一个好姐姐,是王太后身边的红人,恐怕迟早会被其他人拿来当政绩。
  
      王温舒呢?就了不得了!
  
      人家最初是长陵的盗墓贼,顺便干点黑吃黑的买卖。
  
      错非是张汤赏识,他算个p?
  
      而王温舒的恩主张汤能发达,靠的是攀附上了盖候王信,由这位当今天子的亲舅舅举荐,他才能用为官吏。
  
      咸宣、义纵、王温舒、张汤,这些人运气好,能遇到贵人提拔、赏识,用为官吏。
  
      那其他人呢?
  
      其他的咸宣、义纵、王温舒、张汤,乃至于其他的儿宽、朱买臣、严助呢?
  
      全部湮灭于众人之中,埋葬在历史的长河。
  
      而张越的这份布告,却是打破了这个长久以来的潜规则。
  
      公开的招募并且选拔官吏。
  
      还要用考试的办法来选拔。
  
      一切都看才华说话,唯才是举。
  
      新丰内外,瞬间就被震动。
  
      许多人诧异不已。
  
      若换一个人,没有张越这么硬扎的背景,恐怕,在他发出布告的当天,京兆尹就手就伸过来了,一个‘破坏制度,擅自行事’的帽子一扣,张越就得滚蛋。
  
      但,因为是张越,京兆尹衙门,在知道了这个事情后,干脆就捂住耳朵,闭上嘴巴,蒙上眼睛,假装不知道,没听见,看不清。
  
      京兆尹于己衍说了:谁若擅自干涉新丰,谁去承担后果。
  
      总之,他京兆尹,敬谢不敏!
  
      京兆尹不插手,谁又敢插手?
  
      长安城里,一时间窃窃私语,无数人议论纷纷,觉得这个‘张蚩尤’胆子也太大了一些。
  
      肆意变更国家取才制度,就不怕天子打屁股?
  
      …………………………………………
  
      “这张子重,这是自取灭亡啊……”马通得意洋洋的对自己的弟弟马何罗道:“快,吾等立刻去甘泉宫,禀报天子!”
  
      对于这个抢了自己职位的家伙,马何罗可谓是恨之入骨。
  
      那可是侍中官,不是街上的大白菜!
  
      整个汉室仅得三人。
  
      更重要的是,侍中官做满五年后,就具备了单独领军出征的资本。
  
      而他刚刚好,还差一年多,就能满足这个制度了。
  
      却叫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家伙一脚踹开,这叫他如何服气?
  
      更别提,这个张子重的存在,对于自己和自己的朋友们,是莫大的威胁!
  
      他才出现不过两个月,就毁掉了大家伙多少年的心血了?
  
      这么牛逼的人,岂能再留?
  
      当下,马何罗立刻就开始张罗,准备去甘泉宫告状。
  
      以他们两兄弟对当今的了解,非常清楚,当今天子生平最恨的就是别人乱改他定下的制度和规矩。
  
      谁伸手,就斩断谁的手脚。
  
      当然,不止一个马家兄弟因此激动万分。
  
      太仆公孙敬声,也同样高兴。
  
      不过……
  
      这位太仆看了看自己的家门口的那几个晃悠着的身影,他很清楚,那是执金吾的探子。
  
      执金吾是故意让他们被自己知道的。
  
      所以,他现在自身难保,根本无力掺和进来。
  
      马通兄弟当天就兴冲冲的驱车赶往甘泉宫,一路上,马不停蹄,连晚上也露宿野外,终于只用了一天一夜就赶到了甘泉宫。
  
      然后,直接上书,请求陛见。
  
      这时候,天子正在花园里,看着南信公主放风筝玩。
  
      咋听马家兄弟来了,当下就道:“传!”
  
      马通兄弟,被宦官们带着,一脸兴奋的来到了这位陛下面前,一见面就立刻拜道:“臣侍中马通、臣尚书仆射马何罗,拜见陛下,吾皇万寿无疆……”
  
      天子连看都没有看这两兄弟,注意力完全在远方嬉戏欢呼的小公主身上。
  
      这个小棉袄,现在温暖着他的整个身心。
  
      所以,他只是随便问了一句:“马侍中昆仲不在长安城替朕看守建章宫,来甘泉宫做什么?”
  
      话语之中的疏远感,让马通心里面很不是滋味。
  
      从来只有新人笑,哪曾闻得旧人哭?
  
      最近两个月,随着那张子重上位,自己兄弟就明显被疏远了。
  
      没看到,天子来甘泉,都只带了上官桀那个马屁精,而将自己兄弟丢在长安城吗?
  
      这样想着,他们心里对张越就更加嫉恨了。
  
      当下,马通便拜道:“臣此来,是来弹劾的!”
  
      “哦……”天子这才稍有兴趣,问道:“马卿要弹劾谁?”
  
      “侍中领新丰令张子重!”马通顿首奏道。
  
      在他这句话出口的刹那,马通忽然发现,周围的空气,一下子就凝固了起来,明明外面是炎炎夏日,酷暑难耐,但他的身体却莫名的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寒意。
  
      他微微抬头,却看到,天子左右的那些大宦官,都在对着自己摇头,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更夸张的是,天子的脸色,竟一下子就垮了下来,连语气都变得寒冷了起来:“那马侍中说说看,张子重干了什么事情,竟让马侍中亲自来弹劾?”
  
      马通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是什么情况?
  
      天子怎么一听自己要弹劾那个张子重,脸色就变得如此难堪了?
  
      而且,那些宦官朋友,又是怎么了?
  
      他心里面顿时就有些慌张了。
  
      当今天子的脾气,他太清楚了!
  
      这位陛下,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护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