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两百四十九节 开疆拓土渔政局

第两百四十九节 开疆拓土渔政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莽来的快,走的更快。
  
      他只在新丰待了一个下午,就连夜率领着缇骑们,在先期赶到新丰的武库骑兵保护下,将张越擒获的那三个刺客,带回了长安。
  
      不过在走之前,王莽透露一个信息给张越——那个被他擒拿的乌恒射手,确实是李陵的部下。
  
      准确的说,是李陵败亡在浚稽山的那支军队里的逃兵!
  
      而且,不止他是逃兵,所有的刺客,几乎都是逃兵。
  
      历次战争中的逃兵。
  
      这就很有意思了。
  
      一个逃兵被人吸纳,还能解释成偶然。
  
      八个刺客,来自多次战争中的逃兵,却最终都汇聚到了一起。
  
      这里面要是没有鬼,谁信?
  
      区区的一个太原白氏,不过一个地方上的豪强罢了,能耐再大,也不可能做到这个地步。
  
      更别提,那乌恒逃兵手里拿着的是大黄弩!
  
      当初,条候周亚夫的儿子,不过是为了给周亚夫攒点死后陪葬的冥器,悄悄的私底下制造了五百具用于陪葬的甲器,就让周亚夫下狱。
  
      这大黄弩的敏感程度和危险程度,可是那些没有实际用处,纯粹是样子好看的冥器的一万倍以上。
  
      更别提,带着这样的危险品,公然进入关中,大摇大摆的出现在距离长安如此之近的新丰了。
  
      这说明……
  
      潜伏在关中的逆贼乱党,恐怕能耐大的很,而且,为数众多!
  
      不然,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的事情?
  
      王莽兴致勃勃,而张越则是忧心忡忡。
  
      但他没有办法,也没有能力插手其中。
  
      这个事情,现在已经不是他能插手并且干涉的事务了。
  
      王莽走后,新丰复归平静。
  
      很快,公考的日子到了。
  
      …………………………
  
      延和元年夏六月已亥(十八日),距离张越上任整整十天。
  
      新丰县第一次公开考试招募录取官吏的考试正式拉开了帷幕。
  
      一大早,整个新丰城,就已经被来自全县甚至临县乃至于长安的年轻人以及他们的家长占领了。
  
      在经过了刺客事件后,所有的关中地主士人贵族都已经确信了一个事实——新任新丰令、侍中官张子重,确是一个前途无量,而且光芒万丈,值得追随和投资的希望之星!
  
      他迟早,并且一定会披挂上阵。
  
      上限,可能是长平烈候,更可能是冠军景恒侯。
  
      依靠无上的武勋和无敌的战功,开拓并建立属于自己的时代,并建立起属于他的军功贵族集团。
  
      就像卫霍军事贵族集团一样,睥睨天下,纵横四海,无敌于寰宇。
  
      并最终影响和决定国家大政。
  
      哪怕是下限,也是一个新的海西候。
  
      至少能打造出一个全新的战争狂潮,就像海西候发动大宛战争一般,带领数千数万人走向荣华富贵。
  
      这样的金大腿,百年难得一遇。
  
      可能顶层的三公九卿和外戚列侯们,还要拿捏一下,矜持一下。
  
      下面的人,就没有这么多顾虑了。
  
      特别是中下层的士人、贵族和商贾们,几乎是闻风而至。
  
      短短数日,公考报名人数就从原先的不过三百,暴增到一千,到昨日截止报名日期前,报名人数甚至攀升到了一千四百五十七人之多!
  
      新丰籍的报考士人,甚至已经降到了不足总人数的三成。
  
      而这么多的报考者,留给他们的职位,却只有五十四个。
  
      最高的不过是一个四百石的新丰曹椽。
  
      职位最低的甚至只是一个负责打点文书的斗食官,也就是所谓的临时工。
  
      也就是说,平均三十人竞争一个职位。
  
      若换了其他地方,其他时候。
  
      恐怕,许多名士,都要拍案而起,大呼有辱斯文,然后拂袖而去了——汝将我辈读书人当成什么了?街头叫卖的小贩?还是市井之中锱铢必争的商贾?
  
      啊?
  
      还想不想混了?
  
      还要不要脸了?
  
      但在在新丰城里,大部分的年轻人和他的家长们,都是满脸的兴奋,一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一个能混到未来的长平侯、冠军侯,至少也是海西候身边的机会?
  
      这是真正的登天之梯!
  
      只是……
  
      许多人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竞争对手也太多了些。
  
      特别是新丰本地籍贯的豪强贵族们,现在是勃然大怒。
  
      看着那些湖县和南陵甚至长安来的人,眼睛都要喷火了。
  
      这是吾新丰选吏的盛会,不是尔等的!
  
      你们凭什么来抢?
  
      然而,他们却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了。
  
      那些临县和长安来的人,可不是什么吃素的。
  
      况且,新丰的豪强们,也怕自己闹事,引来打压。
  
      所以,也就只能干看着。
  
      最多腹诽几句,给那些外乡人一些脸色看看。
  
      新丰城里的少数几个商贾,则瞬间像来到了天堂一般。
  
      大量人口的涌入,使得他们的产品和商品,几乎不用愁销路。
  
      上千名报考的士子和数倍于此的家长、随从们,立刻就将整个新丰买光了。
  
      粮食、布帛、油盐、砚台、墨水还有竹简……
  
      几乎所有的商品,全部售罄。
  
      商人们赚钱赚到手抽筋。
  
      可爱的小钱钱,铺满了他们的钱柜。
  
      而那些曾经在张越上任前,因为害怕或是其他原因,挂印而去的家伙,现在悔的肠子都青了。
  
      早知道,这个新县尊如此有前途。
  
      那么……
  
      哪怕是死,他们也是不肯放弃的。
  
      现在好了,自己主动放弃,将那些炙手可热的位置拱手送给了其他人。
  
      ………………………………
  
      张越此刻,却沉浸在财富之中。
  
      整整三千个金饼,密密麻麻的堆满了他的视线。
  
      “老师,这是吾父命弟子送来的……”袁常在旁边,一脸高兴的说道:“吾父说,侍中所要求的八千万债券,其与关中的多位大贾和义商商量了以后,众人皆愿意购买……最多一个月,那八千万的资金就可以到账!”
  
      债券的销售,简直是顺利的超乎想象。
  
      在听说是以新丰赋税做抵押后,整个关中的大贾们,都是闻风而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