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两百八十五节 深水 1

第两百八十五节 深水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位年轻的校尉,恭身托着手中的请愿书,敬呈到刘进щww{][lā}
  
  张越看着这一切,脑海之中,却有着一个疑问:历史上,李广利是否曾经和现在一样帮助过路博德?
  
  假如是,那为何失败?
  
  假如不是,那为何现在又出现了这一幕?
  
  这是张越忽然想到的一个问题。
  
  李广利在现在的汉室的地位,毋庸置疑是极高的!
  
  他手握着帝国最强大也是最精锐的一个野战兵团!
  
  总责对匈奴的讨伐和对西域的经营大小事务。
  
  虽然,李广利的结局很难堪,他最终投降匈奴,并死于卫律之手。
  
  但在现在,他却是大汉帝国仅次于卫青霍去病的最强武将。
  
  数据不会骗人!
  
  仅仅是在与匈奴的两次大规模会战中,李广利就已经前后斩首差不多两万!
  
  天山战役斩首一万多,余吾水之战斩首也差不多是相同数字。
  
  请注意——在冷兵器时代,斩首数字和毙敌数字之间,存在着巨大鸿沟。
  
  斩首是全面获胜后,胜利者割下敌人首级进行统计的一种方式。
  
  而在野战中,实际毙敌和斩首数,存在天差地别的差距。
  
  特别是匈奴人有传统——倘若有人战死,那么能抢回他尸首者可以得到他的财产牲畜和奴隶。
  
  所以即使以卫青霍去病天纵之才,屡次打败和歼灭匈奴的主力。
  
  但这两位天之骄子,无双战神的生涯总斩首数加起来也就十三万左右(霍去病七万余、卫青五万)。
  
  但在事实上,卫青霍去病几乎打光了当时匈奴帝国的青壮。
  
  保守估计,匈奴死于战争的人口,应该超过四十万以上,甚至可能更多!
  
  至于受伤和残废的人,更是数都数不清楚!
  
  是故,匈奴人只能蜷缩漠北,幕南无王庭,休养生息二十多年才敢再出瀚海,与汉争锋。
  
  而李广利所得到的这些斩首,还不同于卫青霍去病。
  
  卫青霍去病,一直打的是歼灭战,是运动战。
  
  几乎每战都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而李广利的环境相比卫青霍去病,却是大大的恶化了。
  
  无论是天山战役还是余吾水之战,最终都没有获胜,只能撤退回国。
  
  是故,其实际毙敌数量,应该还要更多。
  
  即使只是以两万来计算,也很恐怖了——更不提,他在大宛之战中,斩首数字简直突破了天际,至少斩捕五万以上!
  
  这还不包括,将轮台王国从西域地图上抹去的那一次(史书记载,现在的汉轮台城,在太初以前是一个独立城邦,而且很强大,以至于它敢在楼兰、车师都被大汉远征军吓得屁滚尿流之时,依然敢于拒绝汉军的要求,甚至主动攻击汉军,然后他就被‘屠’了,全国上下鸡犬不留,杀了个干干净净,只是史官没有记载究竟杀了多少人,但一个西域的强国,人口(成年男性)应该不少于五万……)
  
  在汉室,军功越高,斩首越多,武将的地位和权柄就越高。
  
  那么问题来了,以李广利的身份地位和权柄,若在历史曾经帮助过路博德,那为何最终失败?
  
  一定有一个抵充的力量,能将李广利方面的努力抵充掉。
  
  反之,若历史上李广利没有做这个事情,那么又是什么原因,让他现在选择帮助路博德?
  
  张越低头沉思着,无数消息和资料,在脑中此起彼伏。
  
  有他在兰台看过的档案,也有他从后世史料中回溯的内容。
  
  无数信息飞舞,最终汇聚成河。
  
  ………………………………
  
  刘进接过那一叠厚厚的布帛,然后拿在手里,看着上面用鲜血蘸着写就的名字,密密麻麻,几乎有两三千人之多。
  
  这让刘进震撼无比,感觉手上拿着的帛书,如有千钧重。
  
  自那日在兰台,被三位老御史,讲授了汉律变迁和演变故事后,刘进就开始留心律法之事。
  
  所以他现在已经明白,这封请愿书上的如此多的人联名的意义。
  
  从法律的角度上来说,这意味着这些人甘愿拿自己的名誉甚至是身家性命,向国家恳求,给与路博德一个公正的待遇。
  
  “孤闻谚曰‘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路公真长者也!”刘进沉沉一叹,感动不已。
  
  他受到的教育和他的三观,都令他无法坐视一位长者,一个忠臣,受到如此苛待。
  
  于是,他收起帛书,轻声道:“君候与列为将军校尉的陈情,孤知矣,孤当尽全力帮助路公在皇祖父面前求情……”
  
  ………………………………
  
  张越还在沉思和思考着李广利的问题,猛然听到刘进的话,眼睛一下子就瞪大,瞳孔之中露出无限的惊讶。
  
  他下意识的认识到了问题,心脏砰砰砰的跳个不停。
  
  “不……”他张开嘴,想要阻止刘进,但最终却生生的咽回了肚子里,只能低下头,在心里长长一叹。
  
  因为他反应过来了。
  
  李广利在拿刘进和他当枪使!
  
  但却也无法再阻止这一切了。
  
  原因很简单,刘进已经答应了。
  
  出尔反尔,是会遭人恨的!
  
  更会彻底的得罪一个庞然大物——霍氏外戚军功贵族集团!
  
  那是一个超乎想象的怪兽!
  
  若刘进没有答应,此事还好说。
  
  答应了却又反悔,这头怪兽必定会被激怒!
  
  也是直到现在,张越才明白了过来。
  
  自己和刘进究竟卷入了怎样的麻烦之中。
  
  路博德的事情,真的只是路博德和陇右李氏的矛盾?
  
  仰或者说,真的仅仅只是霍氏外戚军事贵族集团与陇右军事贵族们的矛盾?
  
  若真是如此,那这个事情,恐怕也不会如此麻烦。
  
  李广利又何须来新丰?
  
  他自己一个人就可以摆平!
  
  要知道,若能让路博德荣归故里,收获的可是整个霍氏军事贵族集团的感激和善意。
  
  霍去病虽然英年早逝,但他留下的那个利益集团,却是极为庞大的。
  
  霍去病的部将,也不仅仅只有汉人。
  
  在草原上,在幕南和河西走廊,迄今依然自诩‘骠骑鹰犬、走狗’的小月氏人、乌恒人、辉渠人,不知道有多少。
  
  更别提路博德在居延屯田二十年,几乎是以一人之力,将居延从蛮荒的夷狄之土,建设成如今的塞外江南,大汉帝国最坚固的前进基地!
  
  整个居延地区的大小障塞,乡亭原野,到处都是受他恩惠和恩泽的移民、官吏。
  
  可如此巨大的力量和如此强力的推助却不能让他荣归故里,甚至连死后都没有和其他汉代大臣一样得到一个来自皇帝的美谥。
  
  阻力的来源,事实上也就呼之欲出了。
  
  张越先前一直以为是陇右李氏。
  
  但陇右李氏何德何能,能有如此伟力?
  
  或者说,陇右李氏也只是这个庞大势力的一部分!
  
  张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想起了他曾看过的一部电影里的经典台词: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汉家朝堂,就是一个夹杂了无数利益和诉求的大江湖。
  
  其中鱼龙混杂,情况复杂的让外人根本看不清里面的实际。
  
  而作为朝堂的一部分,汉军军方,当然也同样存在一个江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