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两百九十节 大boss要来了!

第两百九十节 大boss要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张越站在一个小小的土丘上,拿着算盘,一边讲,一边演示着种种珠算的技巧。
  
  期间掺杂了一些后世的记账、会记常识。
  
  这些都是他从记忆回溯出来的小窍门。
  
  台下两百三十七人听得如痴如醉,心痒难耐。
  
  “这珠算之法,竟如此恢弘神奇……”
  
  “居然还可以如此使用!”
  
  人人内心震动,听讲起来更是一丝不苟,生怕漏掉一个字。
  
  甚至还有许多人,一边听讲,一边奋力做着笔记。
  
  这是因为,当世讲学,一般都只讲一次。
  
  听得懂的自然懂,记住了的自然记住了。
  
  至于余下那些听不懂也没有记住的渣渣?
  
  不就是孔子当年所谓的‘朽木不可雕也’的学渣吗?
  
  根本不会有人像孔夫子那样循循善诱又不是至亲子弟,犯不着。
  
  这使得汉室的寒门士子们格外珍惜每一次听讲的机会。
  
  当年董仲舒在世之日,每次开讲,都是听者如云。
  
  甚至有从雒阳、临淄,不远千里、万里,专程入京听讲的学子。
  
  是故,别说这些人了,就是陈万年、胡建、桑钧,也都是如同乖乖学生般,安坐在地上,奋笔疾书,拼命记忆。
  
  只有刘进虽然听得也很认真,但却还有工夫,观察周围。
  
  “张侍中这‘军训’之法,真是有着奇效啊……”刘进啧啧称奇的看着那两百余名士子。
  
  较之于十余日前,这些人现在几乎是改头换面了一般。
  
  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特殊的精气神。
  
  所有人的坐姿、身体,更是整整齐齐。
  
  可以想象,未来他们下到基层和各地,必将给新丰带来一些不一样的变化。
  
  尤其是,秋收之后马上开始的大修水利。
  
  有这样一支精干官吏的存在,必定可以让事情变得更加顺利和有序。
  
  …………………………
  
  张越将自己这些日子里,整理出来的一些珠算的诀窍与使用方法和应用场景,向着准官吏们,讲演了一遍。
  
  然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
  
  自穿越以来,他就很少喝茶。
  
  并非不爱,只是不习惯此世的茶水。
  
  因为,汉室的茶叶,炒茶技术还没有出现,是故都是煮茶。
  
  而且还喜欢放姜和盐,喝起来总感觉很别扭。
  
  就像后世喝过的红茶与尝过的咸豆腐脑一样,完全无法接受啊!
  
  清凉的井水,流入喉咙,让人感觉身心俱爽。
  
  “诸君可有疑问?”张越轻声问道:“可有不懂之处?”
  
  “若有不妨请说……本官当答疑之……”
  
  此话一出,全场立刻就轰动了。
  
  人人激动万分,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居然可以提问?
  
  wtf!
  
  这也不能怪他们,当世的大儒们,甚至就是民间的各类工匠匠师们,也都素来是不会给旁人解释的。
  
  只有那些得到他们认可的衣钵弟子、精英门徒,才有资格向其请教。
  
  正如之中,只有子贡、子路等少数人可以向孔子请教。
  
  其他人,哪怕是七十二门徒中的,也只能充当背景板和路人。
  
  于是,无数问题,立刻排山倒海的向张越涌来。
  
  一个可以亲自请教的机会?
  
  所有人都知道,这有多么珍贵!
  
  张越却是轻轻笑着:“诸君不要急,一个个来……”
  
  此刻,他如孔子在世一般,温柔而极有耐心的看着众人,让人不由自主就生出倾慕之情。
  
  没办法!
  
  在当世,知识就是力量!
  
  而诸夏民族素来尊师重教,甚至将师长列为与君父父母一般的存在。
  
  而什么是老师?
  
  传道授业解惑的就是老师!
  
  瞬间,几乎所有人都是齐齐恭身,拜道:“敬谢侍中授业之恩!”
  
  唯有刘进在一旁看着,笑而不语:“张卿果然如过去一般,从未有变啊……”
  
  自认识这个同龄人开始,他就不藏私,爱分享。
  
  过去如是,现在如是,并未因为身份地位变化而改变。
  
  …………………………………………
  
  这一讲,就一直讲到傍晚,直到天色渐晚才算结束。
  
  而张越成功的通过这一次讲义和授业,将这两百三十七名年轻人收入麾下。
  
  他与这些属下,虽有师徒之名,却已经有了师徒之义。
  
  以当世价值观来看,这些人未来无论如何,都是不太可能背叛他,更别说与他为敌了!
  
  当然,前提是他张越不能做出天怒人怨的事情,或者做出让他们难以接受和理解的荒诞行径。
  
  “这两百三十七人,就是我的星星之火啊……”张越收起算盘,在心里想着。
  
  他们是最适合传播和介绍张越搞出来的各种新奇事物的媒介。
  
  有了他们,改变世界,便有了坚实基础。
  
  当然了,在现在来说,羽翼还未丰满,张越与他们都应该遵循‘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原则。
  
  暂时可以在公羊学派的羽翼下,逐渐成长。
  
  想到公羊学派,张越就看向长安方向。
  
  昨天贡禹已经带来了董越的书信。
  
  在信里董越邀请他去太学讲一讲,与太学生们交流一下。
  
  这正和张越的心思。
  
  也是该去一趟太学,与公羊学派达成联盟了!
  
  心里面正想着这些事情,就听到刘进走过来,对他道:“张爱卿是打算回长安了吗?”
  
  “嗯!”张越点点头,道:“过几日奉车都尉霍令君大婚,臣早已得到邀请,得去一趟……”
  
  说到这里,张越就有些头皮发麻。
  
  这霍光结婚,虽然只是续弦。
  
  但也不能空着手去,总该带点礼物。
  
  从上次各位大哥给他的礼物标准来看,恐怕此番自己要大出血了!
  
  更可怕的是,很快说不定其他大哥也要有喜事。
  
  譬如说,暴胜之的儿子就快要完婚了,还有张安世听说其妻快要生了。
  
  这些都要礼物!
  
  而他这点家当,怕是要不多久就要挥霍一空。
  
  这也是汉室大臣不得不贪污、受贿和爱钱的原因。
  
  单单是正常的礼尚往来,就不是一般官吏俸禄甚至一般列侯封国食邑所得能负担得起的。
  
  整个汉室历史上,就两三个丞相没有受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