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三百零四节 ‘君子’之怒

第三百零四节 ‘君子’之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望着韩说消失在远方。
  
  张越活动了一下筋骨,下意识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韩说终究是没有回答他的那个问题。
  
  当然,其实也不需要回答了。
  
  韩说已经将他想要张越知道的事情告诉了张越,剩下的……
  
  “大约就是让我相信了?”张越眨着眼睛,在心里想着。
  
  这可真是好算计呐!
  
  可惜……
  
  张越根本就没有信韩说的哪怕一个字!
  
  他当然知道,韩说告诉自己的事情,大部分是真的,甚至可能全是真的。
  
  但对方目的不纯,所说的事情,自然不能信。
  
  不过……
  
  “我岂能任人摆布?”张越负着手,对自己说道。
  
  在汉室,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若被人算计,而不报复,就会让其他人知道这里有个老实人,大家快来欺负他!
  
  至于宽宏大量和不计前嫌这种事情,汉人自然也是会做的。
  
  譬如,当年淮阴候韩信,衣锦还乡,遇到那个曾经令他受胯下之辱的游侠,却高抬贵手,只是吓唬了一下对方,就放过了他。
  
  又譬如当初韩安国被下诏狱,被狱卒田甲羞辱,于是留下死灰复燃的典故。
  
  后来韩安国起复,回到诏狱,召见那位狱卒。
  
  却并未加罪,只是炫耀了一下自身地位,让他瑟瑟发抖。
  
  又有名臣朱买臣,曾被原配发妻嫌弃,一脚踹出门外。
  
  但当他衣锦还乡,身挂郡守印绶,再见原配,却也没有恶言相向,甚至以车载之,赐给了钱财。
  
  然而,这所有的故事,都是发生在高位之人与底层之间。
  
  这也算是汉代社会的一个潜规则了。
  
  公卿列侯们,也不会傻到自降身价,去和泥腿子们计较。
  
  但相同阶级的仇怨,却经常需要以鲜血来清算。
  
  卫青被李敢打伤,霍去病一箭射之。
  
  朱买臣、严助为张汤辱之,于是构陷陷害,致使张汤下狱。
  
  张汤也不客气,干脆自杀,用自己的命来给自己证明清白,顺手将所有仇敌拉下去陪葬。
  
  而在这以前,张汤对于自己的政敌,也素来是毫不手软。
  
  大农颜异只是非议了一下张汤的施政,就被以腹诽罪名处死。
  
  即使是学术界,也是如此。
  
  胡毋生生前与董仲舒在学术上起了纷争,两人相争,于是胡毋生弟子公孙弘当了丞相,就将董仲舒赶去江都国。
  
  所以……
  
  按照当代的传统。
  
  张越知道,应该反击!
  
  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
  
  不管韩说在玩什么花样只要能让他手忙脚乱,自然一切阴谋诡计都要落空。
  
  那该怎么反击呢?
  
  或者说,韩说最怕的是什么?
  
  “看来,我该去一趟执金吾衙门,催问一下江充案的审查进度了!”张越轻轻笑着。
  
  江充案,在现在就是韩说的死穴。
  
  回溯了历史的张越很清楚,韩说和江充的关系是何等亲密。
  
  两人既是好基友,也是好啪友,更是政治上的盟友。
  
  查江充就一定能查到韩说身上。
  
  而作为江充行刺的对象,张越有一万个理由,要求执金吾加快审查,查清真相。
  
  没有任何人可以在这个事情上说他不对!
  
  想着此事,张越就回到了自己的小楼。
  
  一进门,就有一个小宦官来报:“侍中,方才天梁宫监万安派人为侍中送来了一些奇木与花草,敢问侍中如何安置?”
  
  “都搬到书房,用花盆养着……”张越听了,心情终于开朗了起来,随口吩咐下去。
  
  “对了,侍中,方才长孙派人来请侍中今夜往博望苑一聚……”这宦官领命,刚走到门口就又回头说道。
  
  “知道了……”张越点点头。
  
  他与刘进回城后,就在武库一带分别。
  
  他自是要来见天子,而刘进自然要去见他爹。
  
  算算时间,刘进也是该来通知他过去了。
  
  太子据刚刚从郁夷回来,张越也正好借此问一下郁夷旱灾的情况,以及水车的使用情况。
  
  回溯了历史的他知道,接下来数十年,汉家旱灾频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