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三百一十四节 尊尊亲亲

第三百一十四节 尊尊亲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过……”张越嘴角微微上翘,道:“《春秋》之义,哪怕是晚辈也是极为尊敬和佩服的……”
  
  文斌和陈盛两人听到这里,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神色。
  
  张蚩尤又怎样?
  
  还不是得在吾辈君子的大义面前低头吧?
  
  哦嚯嚯!
  
  想想也是,这位张蚩尤,再怎么说,如今也是国家大臣,位高权重的肉食者。
  
  他将来大约也会有一个庞大的家族,有子孙后代、亲戚朋友。
  
  怎么可能不认同谷梁的大义呢?
  
  谷梁提倡的,可都是保护和维护像他这样的高位者的利益的东西啊!
  
  其他人也都在心里稍稍放松了一些,甚至还有人拿起了酒樽,为了自己倒满了一杯酒,等着庆祝这位张蚩尤,成为谷梁学派的一员。
  
  至少也是支持者!
  
  只有江升,脸色严肃起来,如临大敌。
  
  就听着张越轻笑着道:“只是,晚辈对于江公所说的事情,稍微有些不认同……”
  
  他越步向前,扫视着全场的众人,道:“谷梁子曰:内不言战,举其大者……恰好晚辈也读了一下《公羊春秋传》,知公羊亦曰:春秋于外大恶书,小恶不书,春秋于内,大恶不书小恶书……”
  
  “在这个方面,公羊与谷梁所言,极为吻合……”
  
  但也就吻合到这里,接下去的理解,完全南辕北辙。
  
  他眨着眼睛,问刘据和刘进:“敢问家上、殿下,何以孔子做春秋,要如此区别内外呢?”
  
  刘据听着若有所思。
  
  刘进则忍不住问道:“侍中以为,孔子何以如此?”
  
  张越闻言,笑着看向江升问道:“江公,隐公十年六月,鲁伐宋,取宋两城,春秋恶之,故记于史书,以春秋之诛鞭笞之,这一点江公可有异议?”
  
  江升听着,虽然知道这个问题似乎存在陷阱,但还是点头道:“侍中所言是也!隐公趁人之危,擅动刀兵,取宋两城,由此祸患无穷,公室从此无宁日,正因此事,导致公子挥借助战争专权,最终弑君,不仅令鲁国从此内乱不休,更令礼乐崩坏,八佾舞于庭,故孔子深恶之,乃记于春秋,警醒后人:兵者凶器,圣人不得已而为之,如欲令社稷久安,莫过于施德行仁,用尊尊亲亲之道,尚礼法纲常,如此天下咸安,无有兵革矣!”
  
  张越在旁边听着,虽然觉得江升完全就是胡说八道。
  
  但他还是很有礼貌和气度的微笑着耐心听完。
  
  这是起码的礼貌,不能因为不同意别人的意见,就不让人说话。
  
  等听江升讲完,张越才道:“或许江公所言,也是部分原因吧……”
  
  “然而还是不能解释,孔子为何要‘于内大恶不书,小恶书,于外小恶不书大恶书’……”
  
  “这是为尊者讳……”江升轻声笑道,打算用自己丰富的知识量量来打败眼前这个年轻人,想他江升,自十八岁授业于鲁申公,学《尚书》其后专修《谷梁》迄今已经四五十年了,看过的书,车载斗量,读过的简牍,堆起来足可截断江河!
  
  眼前这个年轻人,哪怕再逆天,能比的过自己?
  
  他轻抚着胡须,微笑着道:“更是为亲者讳!为贤者讳!”
  
  “尊尊亲亲无穷矣,圣人之道,浩瀚如海也!”
  
  “故《春秋》明其道,示其义,教化天下!”
  
  作为谷梁大师,嘴炮这种东西,理论这种事情,江升做起来还是很拿手的。
  
  不然,他也不会有今天的地位。
  
  张越听着,脸上的笑容更盛了。
  
  他轻声问道:“尊者何?亲者何?贤者何?”
  
  江升一楞,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着张越道:“尊者,尊王、尊诸夏、尊义也!”
  
  “亲者,亲天子、亲社稷、亲诸夏是也!”
  
  “贤者,贤大夫、贤宗庙、贤人民、贤中国是也!”
  
  “故孔子曰: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袵!”
  
  “而管子曰:夷狄豺狼,不可厌也,诸夏亲昵,不可弃也!”
  
  “故河东太守季公讳布曾曰:夷狄譬如禽兽,得其善言不足喜,恶言不足怒也!”
  
  “由是观之,《春秋》之义,有内外之别!”
  
  “孔子之义,乃内诸夏而外夷狄!”
  
  张越微微笑着,对着刘据和刘进拜道:“于当世而言,所谓内不言战,举其大者,则当为书中国之小恶,而讳其大恶假如有的话!;而于夷狄,书其大恶,而不书其小恶!”
  
  “何以如此?盖尊尊亲亲,春秋之义!”
  
  “尊者,尊诸夏、天子、中国是也,故春秋王正月,大一统!”张越意气风发:“亲者亲中国,亲人民,故春秋讳内之恶!”
  
  “江公与诸位谷梁之士,却是格局小了,只念一家一县之事,只顾一地一时之得失,却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张越图穷匕见,拜道:“不知当世之变,不闻天下之事也!”
  
  张越的话,如同一记记猛拳打在了众人心中。
  
  江升更是听得神色变幻,脸色阴沉。
  
  其他人更是咬牙切齿,恨不得将他撕碎。
  
  但终究没有人敢动手,甚至连动嘴也不敢,只能远远的看着,用满是怒火和仇恨的眼神盯着他。
  
  到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
  
  这个张蚩尤,他在挖谷梁学派的根基!
  
  看看他把春秋之义歪曲成什么了吧?
  
  尊尊亲亲,父父子子,变成了尊王尊义尊诸夏,亲中国、亲国家。
  
  而宗族父子礼法纲常,全都不见了。
  
  若是这样,谷梁学派,还是谷梁学派吗?
  
  不就变成和公羊学派那帮肌肉男一样,成天嚷嚷着‘襄公复九世之仇,春秋大之’,叫嚣着‘大义灭亲’,非要将国家、社稷的利益凌驾于宗族和个人之上。
  
  那还玩个蛋!
  
  大家可都是豪强子弟,哪一个不是家有良田千顷,奴婢数百?
  
  若认可了这个观点,岂非就没办法愉快的剥削了?
  
  只是……
  
  没有人敢反驳张越提出来的事情。
  
  因为……
  
  当今天子还活着!
  
  谁特么敢反驳这个张蚩尤提出来的新版尊尊亲亲?
  
  这要传到他耳朵里,怕不是得嘀咕‘你既然觉得尊尊亲亲,非尊王、尊宗庙,亲国家、亲朕,是不是想谋反咩?’。
  
  执金吾恐怕马上就要闻风而动,三百缇骑踏破家门,鸡犬不留了。
  
  ………………………………
  
  江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他知道,自己的预感是正确的。
  
  这个年轻人,和当年的终军一样难缠和博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