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三百一十八节 新生 1

第三百一十八节 新生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江升的昏厥太忽然了。
  
  以至于所有人都有些猝不及防。
  
  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老师!”刘据惊呼着上前,其他的文人宾客,这时也终于反应过来,连忙围了上去。
  
  张越也被吓了一跳!
  
  感觉有些尴尬,天地良心,他可从来没有想过事情会演变成现在这样的情况啊!
  
  现在这个事情,恐怕就麻烦了。
  
  若这江升有个三长两短,今夜的事情传出去,那就可怕了。
  
  天知道,谷梁的渣渣们会怎么编排他了!
  
  没有办法,张越只好深吸了一口气,挤进人群中,对刘据道:“家上,请让臣看看……”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立刻就被两双血红的眼睛恶狠狠的盯上了。
  
  正是一直搀扶着江升的那两个年轻人。
  
  应该是江升的孙辈。
  
  而左右的谷梁文人,更是纷纷怒目而视,就要骂出口来。
  
  却被张越一句话,深深的噎了回去。
  
  “臣曾读过《素问》《黄帝内经》,对于岐黄之道,略懂……”说着他就将手伸向江升,先测量了一下他的脉搏和心跳,稍微检视一番,张越就放下了心里的担忧,对刘据道:“家上,以臣之见,江公应无大碍,血压、脉搏和心跳都很平稳,呼吸也很正常,当是受了刺激,一时气急……”
  
  “去请太医来,开一个方子,好生静养几日,就当能康复……”
  
  “不过,往后当戒急戒躁,饮食以清淡为主……”
  
  出乎意料的,他这话说完,连谷梁的文人也没有什么异议。
  
  毕竟,这位张侍中的本职乃是黄老之士。
  
  这兼职当医生可是黄老士子的天赋技能之一(某些黄老士子甚至还可以兼职方士、术士乃至于算命先生,没办法在如今,医方卜噬,尚是一家,所谓医生没事的时候兼职算命是常有的事情……)
  
  而这张侍中连儒家的学问造诣都是如此深厚,本身的黄老学造诣恐怕已经臻于巅峰。
  
  更别提他吐出来的那些名词,什么血压之类的东西,一听就高大上,指不定是哪位先贤的奇术。
  
  要不是碍于颜面,江升的两个孙子此刻,都想跪下来求张越给江升开个方子了。
  
  张越站起身来,拍拍手,按照着脑子里回溯来的急救技能的要求,指挥着众人,将江升平稳的放到殿中的一处软塌上。
  
  将这些事情做完,他就叹了口气,对刘据微微恭身,道:“今夜是臣鲁莽了,臣先告退……”
  
  出了这么档子事,再要落井下石,就有些不近人情了。
  
  况且,张越也知道,今夜之后,谷梁之气已夺,胆已丧。
  
  在别人面前,他们或许蹦跶的起来。
  
  但在自己面前,他们就将不堪一击。
  
  当然,他只是饶过了谷梁学派,没有穷追猛打,但那文斌、陈盛,却少不得明天得去廷尉衙门喝喝茶了。
  
  ………………………………………………
  
  走出殿门,张越愕然发现,此时竟已到了戍时左右,夜空中一轮明月高悬,漫天星空灿烂璀璨。
  
  他负起手,望着这漫天的星光,晚风吹来,吹起了他的衣带。
  
  “张卿……”刘进走到他身边,问道:“何以富民、安民?愿请教之……”
  
  张越闻言,回过头来,就发现,刘进身边还多了一个小跟班,正是京兆尹于己衍。
  
  此刻,这位京兆尹恭身而立,站在刘进身后,俨然一副‘我是长孙之臣’的神情。
  
  看来,今夜的事情对这个太子系的骨干触动很大。
  
  张越对于己衍微微颔首,然后轻声道:“殿下,臣先讲一个故事……”
  
  “嗯?”
  
  “据说在帝尧之时,天下太平,民皆无事,安居乐业,当时有一群老人,年至八十,依然步履如飞,常常击壤于道中,如今时长安闾里孩童蹴鞠一般嬉戏,有从蛮夷来朝贡的夷狄君主见到这个情况,大为震撼,叹道:大哉!帝尧之德也!”
  
  刘进听着,也是莫名神往,感慨道:“三王之德,竟至于斯!”
  
  百姓能活到八十岁,依然健步如飞甚至可以和孩子一样无忧无虑的嬉戏,这在刘进和世人眼里看来,只能归功于先王的德治。
  
  “可是……”张越微笑着道:“这群击壤之老者,闻言却道:吾曰出而作,曰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何德于我哉!”
  
  故事讲完,刘进和于己衍都是浑身一震。
  
  对于笃信儒家德治和仁道的他们,这个故事简直就和后世小资们津津乐道的‘磨坊故事’一样,简直就是最好的鸡汤。
  
  “先王之德,如春雨润物,民受其恩而不自知啊……”于己衍感慨道:“假臣能生于帝尧之时,做一牛马,又有何苦?”
  
  刘进也感叹道:“为政者当如是也,当如是也!”
  
  他甚至觉得,将来若自己治下的汉室,能有帝尧治下百分之一的美好,他也可以死而无憾了。
  
  张越却忽然问道:“以殿下之见,为政者最需要的品质是哪一种呢?”
  
  “仁?”刘进疑惑着问道。
  
  张越闻言,笑着摇摇头:“仁虽能爱人,但不能惩凶刑暴……”
  
  “义?”刘进又问道。
  
  “义虽能服众,但终究过于空泛……”张越再次摇头。
  
  “那以卿之见,当为何物?”刘进忍不住问道。
  
  “保民!”张越郑重的道:“书云:欲至于万年惟王,子子孙孙永保民!”
  
  “先王早有教训于此,帝尧禅让于舜,其诏书曰: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四海困穷,天禄永终!”
  
  “由此可见,三王五帝,盖皆以安民、保民为要,而太宗孝文皇帝深明此道,在位之时,以爱民、生民为重,故其崩,有万民之伤,天地同悲……”
  
  拉出汉太宗来当神主牌,是永远不会错的。
  
  这位已故的汉家天子,在位之时,省刑罚、兴文教、整军备、修武事,轻徭薄赋,天下不知道多少人受其恩德,至今感念。
  
  而当今天子更是将这位他的祖父视为偶像。
  
  虽然没有学到太宗皇帝的节俭勤勉,但却将半生时间和精力都放在完成太宗遗志之上北伐匈奴,复仇雪耻!
  
  “那何以保民?”刘进认真的问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