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三百二十一节 执念

第三百二十一节 执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张越却是没有在博望苑待太久,吃过早餐,便去给刘据和刘进辞别。
  
      然后便驱车赶往距离博望苑不远的太学。
  
      等到来到太学门口,张越才发现,太学门口,已经停了几辆马车。
  
      “有客人来了啊!”张越一看这个情况,就低低的自语了一声。
  
      汉太学可是汉家最高学府,更是公羊学派的老巢所在。
  
      在这里往来无白丁,谈笑有鸿儒。
  
      而太学门口,更是庄严肃穆之地,等闲不会让人随便停放车马的。
  
      是故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有客来访。
  
      对于一般人来说,客人是朋友。
  
      但对于学派来说,‘客人’就意味着是另外一个学派的人。
  
      如今天下儒家学派之多,数不胜数。
  
      而各学派内部又派系林立,山头并立。
  
      这也是儒家的传统了自孔子之后,儒家就分裂成了大大小小十几个流派。
  
      这几百年发展下来,儒家早就因为地域、政见、理念和利益的不同,分化为大大小小数十个派系。
  
      仅仅是诗经,就有三个主要学派和大小十余个小支系。
  
      春秋一分为五,除了主流的公羊、谷梁,还有夹氏、邹氏和左传三个支系。
  
      不止如此,学派之间,还分为今文和古文两大阵营,互相争抢话语权。
  
      从此,董仲舒在世之时,还压得住这些牛鬼蛇神,能以自身的超然地位,让各个学派都低头服气。
  
      但,等董仲舒一死,立刻就是群魔乱舞。
  
      各个学派之间打的好不快活。
  
      在某些有着仇怨的学派之间,一言不合,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事情经常发生。
  
      所以,张越现在还真是有些犹豫,不知道是改天再来,还是现在就进去。
  
      毕竟,来者是谁?他还是一头雾水,分不太清楚。
  
      贸然进去,若撞上枪口可就不好了。
  
      你要知道,有胆子和资格来太学做客,还能堂而皇之的被太学的主人延请入内的人,肯定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必定是名镇一方,甚至可能是某个威压一地的大学阀来了!
  
      这种人,当今天下虽然不多,但也不少。
  
      起码,以张越所知,就能想出十几位大儒的名字。
  
      正犹豫着之时,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张越耳边响起来:“张侍中!”
  
      张越闻言循声望去,却见到吕温穿着一身白色的儒袍,手捧书简,朝他拱手而拜。
  
      张越连忙下车,回礼拜道:“吕世兄,多日不见,甚是想念!不知世兄近日一切可还安好?”
  
      吕温闻言,拜道:“侍中关怀,温不胜感激……”眼中却是闪现出了一丝莫名的期盼之色,甚至张越还能感觉到,对方见到自己,似乎有种见到救星一样,如释重负的神色。
  
      “世兄……”张越问道:“太学今日可是有贵客登门?”
  
      吕温听着,苦笑一声,但脸上却不得不挤出一副如沐春光一般的神色,笑着道:“然也,延年公子奉乃师贯公之命,来关中游学,特地来太学带了一封信给老师……”
  
      “延年公子?”张越有些不太理解,在汉室什么延年啊广汉啊充国啊之类的名字就像后世的建国、建军一样常见。
  
      但偏偏,很多名人都取了这样的名字。
  
      甚至在一些时候,会出现两个同名同姓之人,共同活跃在一个时期的尴尬之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