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三百二十二节 延年公子 1

第三百二十二节 延年公子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延年公子啊……”张越低低的笑了两声。
  
      ‘能传我诗者,延年公子也!’这一句评语,更让他内心翻江倒海。
  
      “久闻毛诗学派为古文学派之中的翘楚,在下见猎心喜,一直想要讨教一番……”张越说话的时候,嘴角微微扬起,显然已是急不可耐的想要去见一见那位‘延年公子’与之切磋一番了。
  
      而他也确实有这个资本!
  
      盖因为,别看毛诗学派风头无两,春秋鼎盛。
  
      但终究还是缺乏底蕴。
  
      其在燕赵一带,固有名望,但出了燕赵就没有几个人买账了。
  
      准确的说是出了河间国,就没有几个人买账了。
  
      毛诗学派的名声在现在大多还是来自于大小毛公的学问和为人,而不是其经义与理论。
  
      在历史上,毛诗学派能够拳打春秋三派,脚踢齐诗、鲁诗、韩诗,是因为在东汉后期毛诗学派出了一个大能。
  
      这个大能的名字,哪怕在整个中国思想史上的地位,也是举足轻重。
  
      此人名为郑玄,乃是东汉晚期最有名的经学家。
  
      他撑毛诗,故毛诗得兴。
  
      而毛诗兴盛的结果就是——其他三个竞争对手迅速消亡。
  
      到了西晋王朝,齐诗、鲁诗、韩诗统统gg,连文字都不能留下!
  
      思想之争就是如此残酷!
  
      至于现在,别说郑玄了,连给毛诗作序的卫宏的祖父恐怕都还是精子状态。
  
      所以,如今的毛诗学派只是看着很风光而已。
  
      实则根本不具备与公羊、谷梁争锋的资本。
  
      甚至说不定,连和思孟、左传打一打的能力也没有。
  
      不然,为什么大小毛公和那位贯长卿一直窝在河间国?
  
      不然,毛诗学派何必自命为古文学派?
  
      要知道,自称自己是古文学派的,本身就是一种自卑和不自信。
  
      吕温听着张越的话,却是满脸笑容,眼都快笑花了。
  
      那位延年公子来势汹汹,一入关中,便到处交游,出入公卿府,往来勋贵中,搞起了好大的声势。
  
      其所宣扬和谈论的《诗》之义理,更是锋芒毕露,偏偏太学之中的诸生,此刻都被张越拉了壮丁,年轻一代的精英现在差不多都在新丰县的乡亭之中。
  
      留下来的不是太过于青涩的年轻人,就是如他吕温这样年长的师叔辈,故这位延年公子在太学之中可谓是锐不可当。
  
      若张越没来,吕温已经打算去召回王吉、贡禹,教一教这位毛诗学派的年轻人做人了。
  
      如今,张越既来,吕温就用不着了。
  
      “嘿嘿……正好借此拉近与这位张侍中的交情……”吕温在心里开心的计较着。
  
      他是亲眼看着这位年轻人一步步从布衣走到今天的。
  
      对他的成就,吕温是欣然乐见。
  
      对他的地位,吕温虽有惊诧,但也乐见其成。
  
      学派之争是思想之争,话语权之争。
  
      而这种争斗,最终都要靠人来决定胜负。
  
      还有比眼前这位更能发扬光大公羊思想的人吗?
  
      没有了!
  
      纵使如今吕温也差不多知道这位侍中官十之八九也没有真的打算和公羊学派穿一条裤子。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
  
      公羊学派能有今天,靠的是两个人。
  
      一个自然是董仲舒董江都,他一手缔造和营造了今日公羊思想的基础。
  
      但另外一人,却是董仲舒的对头,平津献候公孙弘。
  
      正是这位善于揣摩当今心思的丞相执政之时,公羊学派在整个天下迅速铺开,贵族公卿,争相送子弟学《公羊春秋》。
  
      尽管这位平津献候,其实对于董仲舒这一系,没有什么好脸色。
  
      心里面更多的是想要发扬光大乃师胡毋生的道统。
  
      但这有什么关系?
  
      受益的终究是公羊思想本身。
  
      所以,这个侍中官打什么主意不要紧。
  
      哪怕他私底下想玩儒皮道骨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