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三百二十七节 诗经的正确解读方式 2

第三百二十七节 诗经的正确解读方式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解延年望着眼前的这个头戴貂蝉冠的年轻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自入关中,他就听说了对方的别号——张蚩尤!
  
      传言之中,这是一个睚眦必报,反击极为迅速的年轻新贵!
  
      据说得罪过他的人,每一个都不得好死!
  
      传说中,连宫廷里的婕妤,也有一位栽在他手里,当今天子的帝姬,也曾被他狠狠打脸!
  
      解延年贸然得罪并吸引一位这样的年轻权贵的仇视是否值得?
  
      但很快他就将心中的恐惧,丢到了一边。
  
      “正因为此人睚眦必报,吾才必须阻止今日之事……”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这个人毛诗学派已经得罪了。
  
      以他的性格,也必定会报复和打压毛诗学派。
  
      若让他顺利成为公羊学派的大儒,拥有影响公羊学派的权力,解延年敢保证,他必定会找个借口来攻仵毛诗!
  
      这样想着,他就毫无畏惧的上前,拜道:“不敢当侍中赞,鄙人正是解延年,蒙家师贯公不弃,收为弟子,以授《诗》之正义!”
  
      张越听着,却是呵呵一笑:“诗之正义?呵呵!”
  
      和《春秋》《尚书》一样,《诗经》作为儒家经典(准确的来说,尚书与诗经,是诸子百家都共同尊崇和认定的经典),在汉季也同样不可避免的陷入了自相残杀的内讧之中。
  
      特别是董仲舒上书当今,提出大一统思想,定下罢黩百家独尊儒术的国策后,儒家各个系统之间的厮杀,日益凶狠!
  
      并渐渐分裂为两大阵营——今文学派和古文学派。
  
      在诗经的传世系统中,新兴的毛诗学派,毫无疑问的是属于古文学派的。
  
      虽然,大毛公毛亨先生生前声称,自己的《诗经》得传自荀子先生,乃是最正统的《诗经》,至少比其他三家正统!
  
      但问题是荀子先生传至汉季的唯一门徒,被确认和证实的只有一位浮丘伯。
  
      浮丘伯授《诗》楚元王父子,从而开启楚诗学派,楚元王父子后,鲁申公继之,出现了齐诗和鲁诗。
  
      至于毛亨先生嘛?
  
      其活跃的时代,大约是在太宗至先帝年间,除非他在娘胎里就已经在荀子门下听讲,不然不可能得荀子之授。
  
      所以呢,毛诗学派自己也心知肚明,号称的也是古文学派。
  
      其《诗经》的思想和解读来源,据说是从战国时代遗存下来的墙垣里挖出来的……
  
      咳咳……
  
      前两年孔子的当代嫡系传人,孔安国报告天子,说是自己不小心损坏了家族的孔子旧宅墙壁,从中找出了《尚书》《孝经》《礼记》《论语》等经典的竹简。
  
      只是这些竹简记录的文字都是蝌蚪文,只有他这个孔子子孙才能翻译……
  
      于是就炮制出了《古文尚书》这一弥天大谎!
  
      这个骗局,漏洞百出,但张越暂时不想管他。
  
      毕竟孔安国现在还属于宅在自己家里自娱自乐,也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而毛诗的话……
  
      嗯嗯……
  
      微微理了理衣襟,回想了一下过去偶尔看过的有关如今的毛诗学派的评论和其学说主张。
  
      全是破绽啊!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在如今这个时间节点上,除了公羊、谷梁和尚书系欧阳学派、齐诗派和韩诗派,已经建立起了完整而严密的学说逻辑体系,可以自圆其说。
  
      其他新兴的年轻学派,基本上都还处于野蛮生长时期。
  
      它们就像后世那些最开始创业的互联网企业一样,bug多如牛毛,甚至连理论系统和主张都没有建立起来。
  
      毛诗学派虽然算是这些新兴学派里比较成功和发展的比较好的一个。
  
      但可惜,所有新兴学派的毛病和问题,它一个也不少。
  
      首先,最大的问题就是抄袭!
  
      简单的说,就是山寨!所以张越负着手,毫无压力的盯着解延年。
  
      眼中充满了嘲讽和戏虐。
  
      解延年被张越盯的都有些发毛了。
  
      眼前此人是汉侍中、天子宠臣,钦命长孙辅佐大臣。
  
      汉室历史上第一个以侍中领县令职的bug!
  
      是真正掌握了权力,生杀予夺于一心的大人物!
  
      解延年忽然莫名的想起了儒门的前辈,颜氏学派的故大农令颜异的下场。
  
      “大农令虽然嘴上没有非议陛下,但臣以为他在腹中诽谤陛下的圣制!”就这样轻飘飘的一句话,一代名儒身死。
  
      直至此刻,他才想了起来,在真正的权力面前。
  
      所谓的学术、所谓的名声和所谓的道德,不值一提!
  
      贤如献王,廉如颜异,他们的生命,直接操于掌握权力的人的手里。
  
      这令解延年有些退缩,但退缩的念头刚一起,就被内心深处的一个声音打的粉碎!
  
      “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孟子的教诲,如当头棒喝,让他醒悟过来,同时也在他内心注入了无穷的勇气。
  
      他看着那个年轻的侍中官,再无恐惧和畏惧,反而充满了勇气和气概。
  
      “侍中难道有不同意见?”解延年昂着头,像一个骄傲的战士,此刻,他想起了先贤子路,纵然刀斧加身,但依然从容的戴上冠帽,坦然赴死。
  
      “鄙人,年十八得老师授《诗》,以教先王之义,学先贤之道……”
  
      “那何为《诗经》之义呢?”张越忽然笑着问道。
  
      这个问题若换一个时代,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读书人,恐怕都能回答出来。
  
      可惜,在这个时代,别说毛诗派了,就连资格最老的齐诗派的创始人辕固生在此,也要一头雾水。
  
      何况解延年这样的毛诗学派的年轻人?
  
      他闻言一楞,感觉头皮发麻。
  
      对啊……
  
      《春秋》有春秋之义,尚书有先王之义,那诗经之义呢?
  
      他勉勉强强的答道:“或是教化?”
  
      旋即他就立刻推翻了这个答案,因为他老师告诉他,《诗经》传到孔子手里的时候,孔子笔删之,以定三百一十一篇,是所谓‘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
  
      孔子晚年曾经告诫门徒们说:我之欲载之空言,不如见之于行事之深切著名!
  
      所以,大小毛公坚定认为孔子绝不是无的放矢,留下的诗经。
  
      每一篇流传下来的诗经作品,都有着它背后蕴含于的深刻含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