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三百二十九节 阴谋

第三百二十九节 阴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广阔的驰道上,一支庞大的车队,缓缓的前进着。
  
  打头的,是由十六辆战车组成的仪仗队。
  
  数百名全副武装的骑兵,如影随形,拱卫在车队两侧。
  
  在正中央,是一辆奢华的大车,它由四匹骏马拉拽,平稳的行走在驰道上。
  
  锦缎铺满了车身内部,两个侍女,端着水果和茶点,跪立在车厢两侧,方便端坐在车的主人随时享用。
  
  “大王,马上就要到雒阳了……”一个身穿甲胄的将军,策马来到车旁,报告着。
  
  “哦……”一直端坐在车中,不停吃着各种瓜果的男人点点头,然后站了起来,恍如铁塔一样,强壮的身体,足可让后世的举重运动员也自惭形愧。
  
  “要到雒阳了吗?”他提着自己腰间的剑,道:“寡人上次回长安还是三年前呢……”
  
  “真是怀念呢……”
  
  或许是想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他伸出手来,对左右问道:“对了,寡人听说长安城里最近出了一个侍中官,号称勇不可挡?”
  
  一个穿着褐衣的宦官闻言,禀报道:“回禀大王,确有相关传闻,据说这位侍中姓张,乃留候之后,陛下喜欢故简拔之,嘉恩之,擢升侍中……月前故水衡都尉直指绣衣使者江充指使刺客,欲行刺这位侍中,反被其徒手格杀、擒获……”
  
  健壮的男人听着,脸上洋溢着喜悦之色:“这么说来,寡人这次回长安可以好好玩一玩了!”
  
  他仿佛看到了上林苑里豢养的虎豹和棕熊。
  
  或许这次能遇到知己也说不定。
  
  “大王……”那宦官却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有什么话,不敢直接说出来。
  
  “怎么?”男人一脸威严的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启奏大王,奴婢听说,那位张侍中,号称‘张蚩尤’,素来自恃勇力与天子宠幸,跋扈非常,曾经私底下对人说过:即使广陵王在此,吾擒之若缚妇人也!”
  
  “果真?”男人闻言,脸色立刻潮红起来,怒火如炙。
  
  “奴婢只是听闻,不敢保证……”那宦官闻言,诚惶诚恐的道:“不过,此事乃奴婢从几位宫中贵人那里听说的……”
  
  “竖子安敢轻我?”男人的手,紧紧的握着剑柄,居然在剑柄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印记!
  
  此刻,在他心里,怒火就像岩浆一样炙热。
  
  他这辈子可以不在乎女人,也可以不在乎黄金。
  
  但,没有人可以轻视和侮辱他的武力!
  
  “等寡人到了长安,倒要见识一下汝之勇,果能擒我乎?”
  
  听着他的话,那个宦官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真是简单呐!
  
  只是一句话就能激怒这位大王!
  
  不过,在过去这些年来,大家不都是这样忽悠着他过来的吗?
  
  想要这位大王讨厌谁,就在他耳边说这个人瞧不起他的武力就可以了。
  
  这位大王就会像一头暴怒的公猪,不管不顾的发作起来。
  
  ……………………………………
  
  几乎是在同时,驰道的北方,一支同样规模宏伟的车队,行驶在赵国的大道上。
  
  被军队簇拥和保护着的中央,一辆大车上,一个中年贵族,正埋首在案几上,拿着尺子很有耐心的在一个圆上工作着。
  
  他工作的如此仔细,以至于对外界的一切充耳不闻。
  
  直到良久,他终于露出了笑颜,抚掌赞道:“果然如此!一九十二等分后,圆周率当是三点一四……”
  
  “张生真乃数术之道的天才啊!”
  
  “此番入京,寡人或可当面请教,请授珠算之法,甚至更高深的算术之道……”
  
  于他来说,他现在的整个人生,只追求一件事情算术。
  
  至于什么权力啊什么伟业啊,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
  
  原因很简单他和当今太子的感情,非常深厚。
  
  两人虽非同产兄弟,但性格相近,都属于那种好静敦厚的人。
  
  唯一的不同,大约是太子喜欢文学,而他则沉迷于数学。
  
  自被封到那北地蓟城,称孤道寡以来,他就倾其所有,搜罗和网罗天下的算术家和算数书,在那个远离中原的边塞之地,建立了一个算术家的天堂。
  
  在燕国,不会写文章不要紧。
  
  只要数学好,一样可以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
  
  燕国虽然苦寒,但燕王不穷!
  
  仅仅是靠着垄断与乌恒的皮毛贸易,燕国岁入就是数千金。
  
  所以,天下的算术家们都知道没有吃,没有穿,燕王给咱们送;没有妹子,没有小妾,燕王给咱们备。
  
  在如今,燕王就是天下数学家的希望和指望。
  
  燕国也由是成为了汉室数学气氛最浓郁和发达的地方。
  
  这种气氛甚至影响到了燕国的士人燕国士大夫们,近些年就以精于算术而闻名于天下。
  
  燕国的名声和形象更是渐渐被扭转过来,从过去的苦寒之国、背伦之所,变成了今天的‘数术圣地’。
  
  作为一个全心全意的研究并且痴迷数学的国君。
  
  这位大王的算术水平,自然也不差。
  
  甚至可以说是出类拔萃的顶尖算术家!
  
  就连他的宠妃,华容夫人也是顶尖的女性数学家,夫妻两人夫唱妇随,在北地创造了一个良好的尊重和重视数学的气氛。
  
  甚至还开始将研究对象从纯粹的数学几何,向着星象等领域拓展。
  
  “大王……有长安来客求见……”这时一个宦官来到车旁禀报。
  
  “长安来客?”刘旦眯了眯眼睛,他素来不掺和长安的事情,每次入朝也基本不和外朝的大臣来往(这是因为根本没有必要,他不可能有一丝继承皇位的机会,他虽然是老三,但是母亲的地位不高,外族无力,哪怕太子倒了,那个位置也轮不到他)。
  
  但,现在却莫名冒出了一个长安来客来接近自己。
  
  他想做咩?
  
  刘旦缩了缩脖子,下意识的想起了他家历史上的无数悲剧。
  
  于是问道:“客人是谁?”
  
  “乃光禄勋之子……”
  
  “韩说的儿子啊……”刘旦眼珠子转了转,摆手道:“去告诉客人,就说寡人今日抱恙,不便相见,改日再说……”
  
  他虽然一直钻研数学,但却也并非没有关注过朝政。
  
  在事实上他比谁都关心朝政!
  
  因为,他现在一心只想在数学的高峰上不断攀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