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三百三十一节 信武君 1

第三百三十一节 信武君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amp;bp;amp;bp;amp;bp;amp;bp;辞别甲亭的父老,张越驱车来到了暴胜之送给他的那个庄~щww~~lā
  
  amp;bp;amp;bp;amp;bp;amp;bp;然后,他整个人都惊呆了。
  
  amp;bp;amp;bp;amp;bp;amp;bp;记得在一个多月前,此地依然只是一处荒草和断壁残垣的废墟。
  
  amp;bp;amp;bp;amp;bp;amp;bp;但在现在,在张越眼前,却是一个正在成形的庞大庄园。
  
  amp;bp;amp;bp;amp;bp;amp;bp;虽然还没有到‘栋宇森罗,院落毗邻,墙垣环绕,望楼高耸。’的夸张程度,但也相差不远了。
  
  amp;bp;amp;bp;amp;bp;amp;bp;整个庄园,被规划的井井有条,谷仓、兽厩、民居和主建筑,鳞次栉比。
  
  amp;bp;amp;bp;amp;bp;amp;bp;张越毫不怀疑,用不了多久,此地就会变成一个专业的贵族庄园。
  
  amp;bp;amp;bp;amp;bp;amp;bp;就和他在长安的时候,曾经见过的几个列侯庄园一般,形成一个区域自给自足的小型独立世界。
  
  amp;bp;amp;bp;amp;bp;amp;bp;“怎么回事?”张越沉吟着,摸不着头脑。
  
  amp;bp;amp;bp;amp;bp;amp;bp;他记得自己上次离开时,只吩咐了田李兄弟将庄园的土地平整,并没有让他们搞这样的大动作。
  
  amp;bp;amp;bp;amp;bp;amp;bp;而且,张越觉得,他们也搞不定这样专业化的庄园建设。
  
  amp;bp;amp;bp;amp;bp;amp;bp;“难道是袁常带人来帮忙搞定的?”张越疑问着,这倒是有可能。
  
  amp;bp;amp;bp;amp;bp;amp;bp;不过,老师不在,弟子自作主张?
  
  amp;bp;amp;bp;amp;bp;amp;bp;这又不符合汉人的行为。
  
  amp;bp;amp;bp;amp;bp;amp;bp;这样想着,他就挥手让人驱车,朝着庄园的入口而去。
  
  amp;bp;amp;bp;amp;bp;amp;bp;刚到门口,张越就见到了,有几个武士模样打扮的男子,站在庄园门口。
  
  amp;bp;amp;bp;amp;bp;amp;bp;他们见到有车来到,立刻起身,迎了上来,拱手问道:“尊驾何来?此地侍中领新丰令张公庄园!”
  
  amp;bp;amp;bp;amp;bp;amp;bp;张越掀开车帘,看着他们,皱着眉头,问道:“尔等何人?何故在我家门口?”
  
  amp;bp;amp;bp;amp;bp;amp;bp;那几人一听,立刻知道了,慌忙拜道:“足下可是侍中公?”
  
  amp;bp;amp;bp;amp;bp;amp;bp;“小人等乃是信武君的下人,受主母之命,为侍中公效命”说着便重重顿首,看上去有些战战兢兢的样子。
  
  amp;bp;amp;bp;amp;bp;amp;bp;“信武君?”张越仔细想了想,才想了起来,这位是谁?
  
  amp;bp;amp;bp;amp;bp;amp;bp;卫长公主与五利将军栾大的女儿,也算是皇亲国戚了。
  
  amp;bp;amp;bp;amp;bp;amp;bp;不过在皇亲国戚里属于小透明。
  
  amp;bp;amp;bp;amp;bp;amp;bp;在张越所知的信息里,这位信武君长大后嫁给了梁期候任当千。
  
  amp;bp;amp;bp;amp;bp;amp;bp;大约在前年,太始四年任当千干了一件傻事。
  
  amp;bp;amp;bp;amp;bp;amp;bp;这个贪婪成性的蠢货,在自己的封国干起了强买强卖的勾当——他把几匹劣马强行卖给一个大商人,每匹要价十五万!
  
  amp;bp;amp;bp;amp;bp;amp;bp;于是一头撞上了廷尉的枪口!
  
  amp;bp;amp;bp;amp;bp;amp;bp;依照汉律,列侯‘过平五百钱以上’属于大罪。
  
  amp;bp;amp;bp;amp;bp;amp;bp;于是这位任当千悲剧了,被廷尉剥夺了侯爵,废为庶民真是将他爹任破胡将军的脸给丢了一干二净。
  
  amp;bp;amp;bp;amp;bp;amp;bp;想当年,任破胡将军可是踩着无数敌人的尸骸,由布衣而为列侯。
  
  amp;bp;amp;bp;amp;bp;amp;bp;也是因此,张越才耳闻了一些这位信武君的事情。
  
  amp;bp;amp;bp;amp;bp;amp;bp;但也是仅此而已,其他情况一概不知,只知道,这位信武君在长安城中向来低调。
  
  amp;bp;amp;bp;amp;bp;amp;bp;据说只有逢年过节时,她才会去宫里面。
  
  amp;bp;amp;bp;amp;bp;amp;bp;其他时候一般都宅在长安城外的庄园里,养养花草什么的。
  
  amp;bp;amp;bp;amp;bp;amp;bp;什么时候,这位信武君不声不响的跑来南陵,而且看样子还和嫂嫂关系处的不错?
  
  amp;bp;amp;bp;amp;bp;amp;bp;张越满脸疑惑,但脸上却是不动声色,驱车从门口直入庄园之内。
  
  amp;bp;amp;bp;amp;bp;amp;bp;现在的这个庄园,很多设施都已经完善了。
  
  amp;bp;amp;bp;amp;bp;amp;bp;渠道也被重新修葺了一新,甚至,张越还能看到,有两架水车被安装在临河的一处高坡上,缓缓的吸着水,注入沟渠之中。
  
  amp;bp;amp;bp;amp;bp;amp;bp;这种张越拿去给太子救灾的水车,现在在长安的贵族列侯的庄园里,普及的很快。
  
  amp;bp;amp;bp;amp;bp;amp;bp;也只有这些要人有人,要技术有技术的顶级贵族,才有资本有那个架设水车的财力和技术能力。
  
  amp;bp;amp;bp;amp;bp;amp;bp;再向前看去,张越甚至看到了有男性,背负着各种工具,在庄园平整好的土地上,翻土除草,为明年的春耕做着准备。
  
  amp;bp;amp;bp;amp;bp;amp;bp;而且,数量还不少,粗粗的数了一下,张越发现至少有三十余人。
  
  amp;bp;amp;bp;amp;bp;amp;bp;从他们的衣着上来看,粗布褐衣,应该是奴婢。
  
  amp;bp;amp;bp;amp;bp;amp;bp;张越甚至看到了,田禾兄弟,穿着一身劲装,走在土地之中,不知道是在监工还是在干什么?
  
  amp;bp;amp;bp;amp;bp;amp;bp;这让张越看的眼皮子乱跳。
  
  amp;bp;amp;bp;amp;bp;amp;bp;毋庸置疑,眼前的这个庄园的所有一切,都在朝着一个西汉时代背景下标准的贵族庄园演化。
  
  amp;bp;amp;bp;amp;bp;amp;bp;若不加以干涉,再过几年,这个庄园的一切成型,它就会变成一个完全可以在一定范围内自给自足,并且可以自我维系的种植园。
  
  amp;bp;amp;bp;amp;bp;amp;bp;后世东汉的豪强门阀世家们,都是在这样的庄园的基础上成型的。
  
  amp;bp;amp;bp;amp;bp;amp;bp;“李苗!”张越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自己前方一百步左右走动,立刻停下马车,对着他喊道。
  
  amp;bp;amp;bp;amp;bp;amp;bp;“主公!”李苗闻声看来,立刻就一路小跑,跑到张越面前,拜道:“李苗不知主公归来,未及远迎,望主公恕罪”
  
  amp;bp;amp;bp;amp;bp;amp;bp;和过去一样,这个佃农的儿子,依然质朴而老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