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三百三十三节 有其师必有其徒 1

第三百三十三节 有其师必有其徒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张越立刻上前去,恭身敬拜:“毅敬问嫂嫂安……”
  
      嫂嫂见了张越,又惊又喜,连忙道:“叔叔快快请起……”
  
      又问道:“叔叔不是忙于公务吗?怎的有空回来了?”
  
      “回嫂嫂,毅此番回家,除了省亲之外,还有些事情,要与嫂嫂商议……”张越说着,就轻轻的瞥了一眼嫂嫂身边的那位宫装妇人。
  
      对方长的倒还是蛮漂亮的,身姿修长,体态婀娜丰腴,再加上其出身,恐怕很是能勾住不少男人的魂魄。
  
      可惜……
  
      张越在宫里面,听过了太多刘氏的帝姬和宗室女的‘好事’了。
  
      并没有兴趣,去做别人的入幕之宾。
  
      但嫂嫂却是很热情,拉着那宫装夫人的手,对张越介绍道:“正要向叔叔介绍,这一位乃是栾夫人,这些日子以来,多亏了栾夫人搭手帮忙,不然妾身就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打理庄园事务了……”
  
      张越听了,连忙对那妇人拜道:“夫人仗义援手,相助家嫂,毅感激不尽,必有所报!”
  
      不管怎么说,对方都是在事实上帮助了嫂嫂,最起码,让嫂嫂能够有个说话的人。
  
      若她止步于此,不再觊觎其他,专心当好嫂嫂的闺蜜这个角色。
  
      张越自是会给她一些好处的。
  
      但怕就怕,对方不怀好意!
  
      刘家的帝姬和宗室女子,可比李唐的公主帝姬们厉害多了。
  
      太平公主最多只是笼络了一帮臣子,但刘家的帝姬们中的厉害角色,甚至在自己的石榴裙下,笼络过大半个朝堂的大臣!
  
      淮南王刘安的女儿刘陵,甚至将入幕之宾发展到了军队里。
  
      卫青手下大将张次公就光荣栽倒在这位翁主的石榴裙下,成为了对方的小狼狗。
  
      当然,最有名的莫过于已故的馆陶太长公主了。
  
      这位天子的姑姑,可是为中国词语库贡献了许多经典词汇。
  
      譬如说主人翁啊绿帽子啊,都是这位太长公主的面首董偃创造的。
  
      所以,张越本能的抗拒所有刘氏的成年女性。
  
      “侍中公太客气了……”那位栾夫人却似乎并没有对张越表现出太大兴趣,一直站在嫂嫂身边,盈盈还了张越一礼,道:“妾身与令嫂一见如故,如同姊妹……更何况不过是区区小事,侍中公就不必多谢了……”
  
      嗯?
  
      张越看了一眼对方,感觉似乎哪里不对劲?
  
      但他也没有多想,只要这个女人没有对嫂嫂或者柔娘不利的念头就可以了。
  
      于是道:“今日吾与家嫂,还有些事务需要回去商议,便不叨扰夫人了……”
  
      对方听着,对张越和嫂嫂盈盈一笑道:“既然侍中公有事,那张夫人妾身改日再请夫人登门,继续今日的话题……”
  
      嫂嫂听着,笑道:“栾夫人客气……”
  
      于是,张越便驱车前导,而嫂嫂和柔娘则乘上一辆辎车跟在后面,踏上返程的路。
  
      ………………………………
  
      很快,张越就载着嫂嫂和柔娘回到了自己的庄园。
  
      一进庄门,张越就吩咐李苗:“去将庄子里的所有佃农都召集起来,吾待会有话要说……”
  
      这个庄园的规划,是得重新设计了。
  
      “诺!”李苗立刻领命,翻身下车去召集人了。
  
      而张越则将自己的马车停到庄园新建的院落前,很快嫂嫂所乘的辎车也回来了。
  
      张越主动上前,将马牵过来,拴好。
  
      然后又将嫂嫂和柔娘,扶下马车。
  
      “嫂嫂,那位栾夫人,嫂嫂是如何认识的?”张越趁着这个机会,小声的问道。
  
      “妾身是在周家阿嫂的家宴上认识的这位栾夫人……”嫂嫂也不疑有他,答道:“自结识以来,栾夫人就常来庄园游玩,还主动派人来帮着妾身规划庄园上下事务,更借了许多工匠帮忙,所以便熟悉了起来……”
  
      “哦……”张越点点头,心里面已经有数了。
  
      他早有听闻,在长安的贵族圈子里,有一群女性,专门结识和交好各种贵族家的女性,争相去当人家的闺蜜。
  
      然后借着闺蜜的优势,当起了二道贩子和类似掮客的存在。
  
      若对方所图只是这样,张越也就由得他去了。
  
      怕就怕他另有所谋。
  
      “怎么?叔叔可是觉得这位栾夫人有问题?”嫂嫂也听出了些东西,连忙问道:“若是如此,那妾身以后就不与她往来便是了……”
  
      “这倒不必!”张越笑了笑,对嫂嫂道:“嫂嫂尽管放心,在这南陵境内,还没有能加害于我家的人!”
  
      这是大实话!
  
      长水校尉的大营就在对岸,自这个庄子成为张越名下的产业后,长水骑兵就加大了对这一区域的巡逻力度。
  
      平均每天有四次!
  
      并且会每隔十天就汇总一次情况,送抵长安兰台,并由兰台转交给张越。
  
      这是侍中官的福利,也是国家的制度!
  
      毕竟,汉侍中在理论上日夜侍奉天子,出入禁中,万一其家人被人挟持,岂非可能会危及天子安危?
  
      所以,侍中官的家人居所一带的治安和其家人的安危,素来是重中之重。
  
      安保规模,已经不比九卿的等级低了。
  
      所以安全问题,倒是不虞。
  
      至于其他东西就更是无所谓了。
  
      那个信武君栾夫人,若是老实守本分也就罢了。
  
      倘若她敢起半点歪心思,她爹的下场就是她的下场!
  
      但嫂嫂却有些失落了。
  
      栾夫人是她近年来为数不多的朋友。
  
      如今,她最信任的叔叔却告诉她——这个朋友可能有问题。
  
      这让她难免有些忧郁。
  
      张越见了,连忙安慰道:“嫂嫂无须将此事放在心中,只需在心里有所留心,其余该怎么交流就怎么交流……”
  
      说到这里他就有些自嘲道:“能吸引这位栾夫人接近,说不定还是好事呢……”
  
      掮客们追逐的永远是权势,谁有权力追逐谁。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有掮客盯上了嫂嫂,还是张越地位的证明。
  
      “先不谈这个事情……”张越将话题暂时放下,他打算回长安后,去请执金吾帮忙调查一下这位信武君栾夫人——这是执金吾的本职工作,查清楚并且消除任何可能危害宫廷安全的隐患。
  
      “嫂嫂,小弟这次回来,除了看看家里的情况外,便是想将柔娘带去新丰……”张越笑着道,现在他在新丰的基业也算初步建成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