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三百三十七节 君前对奏 1

第三百三十七节 君前对奏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顺着台阶,张越在一个宦官引领下,一路攀爬,直上玉堂。正好看到了上官桀缓缓的从玉堂内趋步退出。
  
  “上官兄……”张越笑着上前,对上官桀拱手拜道:“多日不见,别来无恙!”
  
  上官桀回过头来,看到是张越,一张脸立刻就堆满了笑容:“托张侍中的福,愚兄一切安好……”
  
  这宫里面,他大概是对张越最感激的人了。
  
  能不感激吗?
  
  这个侍中官一来,就帮他清除了两个最大的竞争对手马通兄弟。
  
  自己更是离了长安,去了新丰。
  
  如今,他是唯一的随驾侍中官,虽然可能地位不如眼前这个年轻人,但权势和权力,却要比对方高。
  
  旁的不说,外朝大臣们想要觐见天子,不多得找他‘意思意思’。
  
  而天下郡国两千石们,更是纷纷巴结。
  
  现在,他家里的子侄,都因此飞黄腾达。
  
  就在前不久,他的一个表侄,都已经升官为天水某县县尉了。
  
  上官家族,在陇西地区正冉冉升起,成为新一代的耀眼明星。
  
  是故,他现在可是得意的很,尾巴都已经快翘到天上去了。
  
  也就是在张越面前,他还会露出笑脸。
  
  若是其他人……
  
  呵呵呵……
  
  “陛下如今可在玉堂?”寒暄完毕,张越就问道。
  
  “陛下刚刚吃了杂粮粥,活动一下,现在正在由太医按摩……”上官桀闻言,低头钦佩的道:“还是张侍中懂陛下啊,这养生之法一献,陛下试用数日,龙颜大悦,如今每日都按照侍中所说的方法,早晚锻炼,多吃清淡、粗粮……”
  
  张越听着,只是笑了笑,谦虚的道:“此乃陛下神灵自用,下官安敢居功……”
  
  张越可以这么说,上官桀可不敢这么看。
  
  尤其是张越献的法子还真有用!
  
  天子这些日子坚持下来,身体还真的渐渐恢复了些元气。
  
  每天都是早睡早起,精神也越发的抖索起来,前不久甚至还召集了李广利等大将,召开了一次御前军事会议,商议了西域和匈奴的事情,连续四个时辰听取将军列侯的建议,中途连一次哈欠和睡意都没有。
  
  让朝野上下都震惊不已。
  
  许多列侯勋臣,纷纷打听,争相想要得到那份‘养生秘笈’。
  
  不过,天子把的很紧,到现在连一个字也没有传出去。
  
  正因为如此,那些老臣们反而更是趋之若虞,找着各种借口入宫来套近乎,就想着讨天子欢喜,赏赐一点养生之法。
  
  正因为知道这个事情,所以,上官桀根本不敢在张越面前拿大。
  
  这可是一个懂养生的天子近臣!
  
  且是经过天子认证的养生专家!
  
  这汉家朝野,年迈的元老大臣们,可都眼巴巴的看着他,想要从他身上得到养生之法,好让自己也能延年益寿,活到八十、九十甚至一百岁!
  
  这样的人,谁敢得罪?
  
  “张侍中太谦虚了……”上官桀低头说道:“陛下这些日子,可是时常称赞侍中,说侍中:忠孝两全,文武全能,为人臣楷模呢!”
  
  张越听着上官桀的吹捧,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上官桀这个人,别看他现在似乎只是一个阿谀奉承的小人、马屁精。
  
  但是……
  
  昭宣中兴的军功章里,有他的一半!
  
  尽管史书上,对他后来秉政的所作所为不置一词。
  
  但也记录了,当霍光有事外出或者休沐时,朝政实际上是由他处理的事情。
  
  更紧要的是,他和霍光一样都是鹰派。
  
  昭帝早期和中期的多数军事行动,都是他和霍光制定的。
  
  只是因为是失败者,所以,所有的一切都被抹掉了。
  
  所以说啊,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谁能知道,在如今这个时间点上,霍光是外人眼里‘不学无术’的中庸官僚,而上官桀只是一个‘阿谀奉承,以为幸进’的小人。
  
  但就是这两个人,缔造了昭宣中兴,在李广利大军全军覆没后,重建了一支更强大、更精锐、更可怕的汉军!
  
  于是,一扫宇内,制霸六合,在中国历史上实现了第一次雄霸东亚的伟业。
  
  当然,让张越更感兴趣的是……
  
  “对了……”张越忽然笑着轻声问道:“小弟听说,近来太子舍人李禹想要求为侍中,上官兄可曾有耳闻?”
  
  上官桀的脸色忽然怔住,看着张越一脸严肃,然后就又换上一副笑脸,道:“愚兄不过是陇西养马的马夫出身,如何敢攀附大名鼎鼎的李氏呢?”
  
  陇西李氏,曾经是陇西将门的骄傲。
  
  但是,李禹在李陵宗族被诛后,连李陵族人的尸骨都不敢去收容安葬,令整个陇西将门轻视。
  
  其后李禹又跟着谷梁学派鼓噪和平,更是刺激了无数主战派。
  
  如今在陇西,没有人再敢说自己和李禹是朋友这种话。
  
  那是会被人瞧不起的。
  
  只是……
  
  上官桀的话和他的那个神情,却分明出卖了他。
  
  张越知道,这个家伙恐怕不止知道,还深深的参与其中了。
  
  说不定,还可能已经拿了李禹的钱了……
  
  这并不难理解。
  
  这就像当今世界的那些儒门的鸿儒们,别看他们天天唾弃商贾,痛骂商人为富不仁,嚷嚷着要杀光商人。
  
  但谁私底下没有几个商人朋友甚至知己呢?
  
  毕竟,你可以不喜欢某人,但没办法讨厌他的黄金啊!
  
  所以,张越也只是意味深长的笑了一声,在心里面有了底了。
  
  李禹看样子,真的是想当这个侍中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