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三百三十八节 君前对奏 2

第三百三十八节 君前对奏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公羊学派是什么?它的主张是什么?它因何崛起,因何衰落。
  
  这个事情讲起来很复杂,恐怕三天三夜也说不清楚。
  
  即使是现在的张越,一时间也难以理清楚头绪,但他心里却差不多有个底了。
  
  此刻,他望着已经苍老的天子,心里面却是想起了两个故事。
  
  第一个是再过大约十八九年,有一个叫眭弘的儒生,会上书昭帝说:先师董仲舒有言,虽有继体守文之君,不害圣人之受命。汉家尧后,有传国之运。汉帝宜谁差天下,求索贤人,禅以帝位,而退自封百里,如殷、周二王后,以承顺天命!
  
  意思就是说啊:我的祖师爷董仲舒说了,即使有即皇帝位并且遵守道德仁政的君王在位,但是呢,一点也不会妨碍有比他更好的圣王从天下人中脱颖而出,老刘家是尧帝之后,有让位禅贤的天命,所以陛下您赶紧找到那位贤人,把帝位让给他吧……
  
  于是,眭弘先生,被毫不犹豫的砍了脑袋。
  
  顺便说一句,这位眭弘先生是正儿八经的公羊学派董系大儒。
  
  他老师是董仲舒的门徒赢公,他的门徒里也有着严彭祖、颜安乐这样名留青史的鸿儒。
  
  而且,他没有发神经,是真的发自内心这样希望的。
  
  第二个故事,则是成帝大臣谷永。
  
  这也是一位大能!
  
  著名的成语,捕风捉影就是他发明的。
  
  汉书之中记载了谷永曾经给成帝上的一封奏疏。
  
  谷永是这么说的——天生蒸民,不能相治,为立王者以统理之,方治海内,非为天子列土封疆,非为诸侯,皆以为民也!垂三统,列三正,开有德,不私一姓,明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
  
  而很不凑巧,这位谷永先生也是公羊学派董系的门徒。
  
  想着这两个故事,张越就感觉有些毛骨悚然,甚至浑身颤抖。
  
  因为在他回溯的史料和他现在所见所闻所接触的公羊学士子之中,像眭弘和谷永这样认为的人,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抓一大把。
  
  按筐装,按斗载,多到你想象不到。
  
  当然,现在来说,像谷永那样去想的是少数,而像眭弘那样去想的是多数。
  
  在事实上来说,董仲舒和公羊学派的理想与诉求,根本不是后世儒生所谓的‘辅佐君王,修身治国平天下’。
  
  他们想做的是,将自己凌驾于君王头顶上。
  
  让他们的思想与主张,凌驾在世间万物之上。
  
  所以,后来的君王,毫不客气的将它怼死了。
  
  尤其是光武帝阿秀哥,不惜以君王之躯,亲自下场,给左传学派撑场子,极力打压和限制公羊学派。
  
  这才是公羊思想在东汉衰落的根源。
  
  在事实上来说,在东汉,玩谶讳的早就不止一个公羊了。
  
  谷梁、左传也都在玩,而且玩的不亦乐乎。
  
  所谓的公羊思想过于枯燥、迂腐和宣扬封建迷信,那只是别人攻击它的借口。
  
  在事实上来说,公羊思想是儒家所有派系中最适合中国,也最有进取心和开拓性的思想。
  
  不然,晚清的仁人志士们,也不会从故纸堆里将它翻出来,抖落抖落,然后企图以此为基础,重振诸夏,维新变法,再造中国了。
  
  可惜,在那个时候,一切都已经迟了。
  
  满清的权贵,又舍不得和北魏鲜卑氏一样,彻底化夷为夏,反而死守着自己那个小群体的利益,说什么宁与友邦不与家奴。
  
  想着公羊学派的那些主张和思想,再想着那些公羊学的知识分子们,在历史长河中的所作所为。
  
  张越就叹了口气。
  
  在中国这样的社会,想限制君权,搞什么虚君共和,垂拱而治圣天子?
  
  那是不可能的。
  
  更别提,公羊学派的野心,实在是太大了!
  
  大到根本不可能实现!
  
  至少在现在,在目前这个生产力的情况下,公羊学派的那些理想,还是先收着吧。
  
  学术终究不敌权势。
  
  而作为穿越者,而且还是一个前公务员。
  
  张越面对这个情况,却是一点压力没有的。
  
  这个事情,他已经知道应该怎么处置和回应天子的问题了。
  
  在目前来说,类似谷永那样的缓则,在公羊学派内部只是少数派中的少数派。
  
  所以,要解决的是眭弘那样的理想主义派。
  
  于是,微微的整理一下思路。张越就长身拜道:“臣受陛下知遇之恩,蒙长孙信用,必以匡扶汉室,致君尧舜上为己任……”
  
  天子听着,却是眼皮子跳个不停。
  
  致君尧舜上?
  
  你也跟那帮缓则一样?想要骑在朕的脑袋上耀武扬威吗?
  
  好在,他对张越非常宽容,而且特别信任,觉得这个臣子不会背叛和伤害他,所以才耐着性子继续听着。
  
  不然,要换一个人,早就被赶出去了。
  
  张越俯首在地,拜道:“臣闻之,政教文质者,所以云救也,当时则用,过则舍之,有易则易之,故守一而不变者,未睹治之至也!故臣当持砥砺之心,奋勇而前,为汉制法,宣陛下之义,明臣子之节……”
  
  天子听着,脸色终于露出了笑容来,道:“卿请继续……”
  
  张越一听,就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对的。他方才所说的这一段话,其实通俗的来讲,翻译成白话文就是:臣觉得,大汉应该高举改革、革新的旗帜,继续深化改革,永远在路上。如此则天命永在,国运长存。
  
  “臣前时曾奏《王命论》以献陛下,臣以为天命在汉,此早定之事,汉之兴乃顺承天意民心,陛下圣君临位,和阴阳,布圣德,嘉于四海,泽被苍生,天下糜不承德,若能秉政持善,则汉祚万万世……”这个时候,张越自然毫不客气的将从前埋下的伏笔挖了出来,那篇《王命论》就是为今天准备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