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三百四十二节 震动 1

第三百四十二节 震动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所以云救也,当时则用,过则舍之,有易则易之,故守一而不变者,未睹治之至也长长的帛书,被打开来,摊在案几上,刘据感觉自己的胸膛里的心脏在砰砰砰的跳动着,他发现自己的手脚都在无法控制的战栗。
  
  一时间,口干舌燥,面红耳赤,双手甚至紧紧的抓着腰间的绶带,难以自抑的握成了拳头。
  
  “这是……”他想要说话,想要呼喊,但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说话的力气,甚至已经失去对声带和口舌的控制力,只能在心里狂呼:“这是孤想要的!这正是孤孜孜以求的!”
  
  他俯下身子,看着帛书上的那些文字,只觉得每一个字都熠熠生辉,散发着光芒,充斥着无穷无尽的吸引力。
  
  就像是魔鬼的低语,让他无法控制自己,又像三王的唱诵,令他不由自主的就想要投入其中。
  
  他使劲的咽了一口水,然后郑重的坐在案几前,双手颤抖着捧起帛书,忍不住再次。
  
  这一次他要从头开始,将每一个字都看一次。
  
  然后,又看一次。
  
  接着再读一次。
  
  直到将这帛书上的文字,都已经背熟了,记牢了,他才放下手中的帛书。
  
  然后微微站起身来,脚步有些踉跄,稍显狼狈的对左右侍从吩咐:“去请老师来此!”
  
  “再派人去请太子太傅来此!”
  
  他知道,这篇帛书上的文字内容一旦被公之于众。
  
  谷梁学派的末日就已经到来。
  
  根本没有人能抗拒,这帛书上描绘的那些伟大世界发出来的召唤。
  
  哪怕是谷梁学派的基本盘,那些大地主大贵族,也拒绝不了!
  
  …………………………………………
  
  半个时辰后,江升就和太子太傅石德,匆忙的赶到了东宫。
  
  “江公您怎么也来了?”石德见了江升颇为诧异。
  
  太子在深夜召唤他本已是罕见之事,同时召见江升,更是前所未有。
  
  “家上急诏……”江升看着石德,问道:“太傅可知是何事?”
  
  石德摇了摇头。
  
  江升见了,心里面一疙瘩:“难不成发生了什么大事?”
  
  但近些天来,长安城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啊?
  
  “先去见家上再说吧……”石德对江升微微拱手道。
  
  “也好!”两人于是联袂走进东宫,在宦官引领下,很快就来到了刘据面前。
  
  “老臣拜见家上!”江升微微颔首行礼。
  
  石德则是微微恭身致敬:“臣受命而来,不知家上有何吩咐?”
  
  刘据却是叹了口气,将自己手里的那叠帛书递了过去,道:“今日夜幕时分,父皇使使送来了这个……”
  
  “两位老师看看吧!”
  
  见太子如此郑重,石德和江升对视了一眼,然后拱手道:“诺!”
  
  石德恭身上前,接过了帛书,然后拿在手里,打开来看起来。
  
  “唯汉延和元年夏七月丁亥,侍中领新丰事张子重陛见,臣尚书忽奉诏随驾备于玉堂屏风后以录起居……”轻声念着帛书上抬头的文字,石德忍不住惊呼了一声:“这是‘故事’?”
  
  刘据微微点头,道:“然也!”
  
  石德与江升立刻变色,看向那帛书的眼神都变了
  
  所谓故事,在汉室朝堂上特指那些曾经发生过并且对国家起到了重要影响的君臣议论。
  
  某些情况下,甚至会涉及数十人。
  
  譬如诸侯大臣共诛诸吕,就是一个典型的故事。
  
  商山四郜见高帝,也是如此。
  
  这些‘故事’,每一个都曾在历史上发挥了重要作用,并在曾经和现在与将来还将发挥重要作用。
  
  譬如,当国家再次遇到相关问题或者君王想要重新解释这一问题时,就会命令御史大夫、廷尉从兰台取来相关记录文牍,当众宣读,百官共议。
  
  而君臣两人的单独对奏,还被记录为‘故事’的事情。
  
  哪怕在过去百年,都是极少极少的。
  
  历代天子在位期间,类似的故事十个手指数的清楚。
  
  但每一件都曾经影响了天下,甚至有些在今天依然发挥了重要影响。
  
  譬如先帝时,晁错独奏君前,于是削藩策下。
  
  又如当今在元光年间,召见董仲舒,于是罢黩百家独尊儒术。
  
  毫不客气的说,每一次出现了被列为‘汉家故事’的事情,都将深深影响整个天下!
  
  只是……
  
  那张子重何德何能,居然能在这样的年纪,就获得如此地位?
  
  石德感觉,自己这辈子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因为,他今年已经五十多岁,但却连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小年轻都已经比不上了。
  
  江升更是脸色剧变,有些不太自然。
  
  他走到石德面前,微微拜道:“太傅可先让老朽来看看嘛?”
  
  石德自也不会拒绝,将帛书递过去,道:“正要请江公先看……”
  
  论起学问,还是江升强!
  
  这一点,石德很清楚。
  
  江升接过那帛书,立刻就看了起来。
  
  起初还有些不以为意,因为,在最开始这只是一次寻常的大臣向皇帝回报工作的记录罢了。
  
  讲的虽然细致,但江升却根本看不懂。
  
  他甚至不知道,记录的那些数据有什么意义。
  
  但很快,他就收敛了笑容,神色凝重了起来!
  
  因为,天子居然直接询问这个张子重是否要成为董仲舒的再传弟子?
  
  他的心脏,立刻就砰砰砰的跳了起来。
  
  江升很清楚,若公羊学派出现一个由天子承认和认证的‘董仲舒门徒’。
  
  那以这个年轻人的年纪,恐怕能压谷梁至少六十年!
  
  这怎么可以?
  
  但他甚至来不及非议这个事情,就已经被一段文字刺激的暴怒不已,狂暴的跳了起来。
  
  “一派胡言!胡说八道!不知所谓!”江升就像一条暴怒的公牛,额头上的青筋都因为愤怒而鼓了起来,双手抓着帛书恨不得将之撕碎。
  
  因为他看到了一段文字:侍中对曰:臣受陛下知遇之恩……臣闻所谓政教文质者,所以云救也,当时则用,过则舍之,有易则易,守一而不变者,未睹治之至也。
  
  这不是一派胡言什么是一派胡言?
  
  这非是胡说八道,又有什么是胡说八道?
  
  这都不是不知所谓,还有什么可以算得上不知所谓?
  
  当下,江升就对刘据拜道:“家上,这张子重所谓什么政教文质之言,不过歪门左道,假五德终始之说,缘饰圣言而已,不可信也,不足信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