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三百四十四节 坑爹

第三百四十四节 坑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怎么办?”江升颤抖着双手,他想不到解决www..lā
  
  而倘若找不到解决的办法,那等于举手投降。
  
  从今以后,公羊学派将彻底垄断对春秋的解释权!
  
  谷梁和左传,将彻底失去在春秋的话语权!
  
  就像夹氏传和邹氏传,成为一个只能在小圈子里自娱自乐的自嗨之物。
  
  不会有新鲜血液,也不可能有年轻人加入。
  
  甚至连本身的学者,也将离开、抛弃谷梁!
  
  这种事情,又不是没有发生过!
  
  甚至就是如今,不也是这样吗?
  
  太子和太子太傅石德的神色与表情,就已经说明了,谷梁学派的存亡,就在今天!
  
  在这个生死存亡的时刻,江升不得不开动他的全部思维,努力去想解决方案。
  
  猛然间,一道闪电,划破江升的心头。
  
  “或许……吾还可以这样……”他在心里想着。
  
  只是……
  
  这样做的话,对于谷梁本身,也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
  
  甚至极有可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所以,他立刻就摇头:“不行,这样绝对不行!”
  
  但……
  
  很快就放弃了挣扎。
  
  因为他发现,只有这一条路,还能为谷梁赢得一线生机。
  
  也唯有如此,才有可能阻止这一切!
  
  但这个事情绝对不能告诉太子!
  
  甚至不能告诉石德!
  
  因为,这个事情本身就是一颗毒药。
  
  这样想着,江升对刘据拜道:“家上,可否让老臣抄录一份,带回去研读?”
  
  刘据听了,根本就没有回过神来。
  
  此刻的他,整个心神,都沉浸在帛书上描述的世界里。
  
  脑子里甚至在不停的憧憬那些美好世界的细节。
  
  如今,他已经无可救药的沉浸其中了。
  
  脑子里更是在不断的畅想和狂想着未来有朝一日小康之治在他手里实现的时候的情况。
  
  没办法,张越描述的那些世界,对于汉人而言,根本就拒绝不了!
  
  江升见了,叹了口气,内心的想法却更坚定了。
  
  他对左右挥了挥手,吩咐道:“为我准备笔墨,我要抄录!”
  
  ……………………………………
  
  事实上,类似这样的帛书,自然不可能只给了刘据一个人。
  
  在这天傍晚,在长安的重臣,几乎人手被发放了一份。
  
  丞相公孙贺算是这些人中第一个得到的。
  
  这是他的特权,也是他丞相身份的象征。
  
  不过也就仅此而已了。
  
  前来送书的宦官,甚至都没有留下任何来自天子的指示,就扬长而去。
  
  “天子此时忽然送帛书……”公孙贺不免揣测起来:“究竟有何用意?”
  
  带着这样的想法,他将帛书打开来,低头一看,瞬间目瞪口呆,久久不能自语。
  
  直到他将帛书合上,心绪依然难以平静。
  
  “三世说……”公孙贺望着眼前的油灯,低低叹息着:“小康世三个阶段,太平世……”
  
  “倘若我再年轻三十岁,说不定也要热血沸腾,为王前驱了……”他沉声叹着。
  
  理想、抱负和追求,他年轻的时候自然也有。
  
  只是……
  
  在官场和政坛上,活跃了这么多年,经历了这么多事之后。
  
  他的心早已经死寂,血也早已经冷却。
  
  虽然在看帛书之时,他那早已经死寂的心,重新跳动了一下,那早已经冷却的血液,忽然有了一丝温度。
  
  不过,也就仅仅是这样而已。
  
  理想和抱负以及追求,那是年轻人才关心的事情。
  
  成年人和政客,则只关心利益和因此导致的变化。
  
  “看来,这个张子重真的要一飞冲天喽……”公孙贺无奈的叹息着:“柔儿恐怕只能在船狱之中渡过这一生了……”
  
  那个侍中地位越高,他孙子公孙柔就越不可能出狱。
  
  甚至,还可能殃及整个公孙家族的未来!
  
  “必须与他媾和了!”公孙贺在心里想着:“哪怕是跪下来,纵然是负荆请罪,即使是颜面尽失,也必须与此子言和!”
  
  再不和他讲和,和他冰释前嫌,难道还要等到他凌驾到公孙氏头顶上那一天吗?
  
  公羊学派的人,一直都是暴脾气。
  
  当年,公孙弘能够因为他老师胡毋生与董仲舒之间的学术纷争,就处心积虑的给董仲舒下套,甚至要置对方于死地。
  
  要不是董仲舒名气太大了,说不定就被公孙弘给坑死了。
  
  即使如此,董仲舒也只能辞官回家,等公孙弘病逝才敢再出来。
  
  连同门之间,都能搞得如此激烈。
  
  对付仇人,公羊学派的人素来讲究不留余地。
  
  说杀全家,就真的会杀全家的!
  
  “后日的皇后家宴,就是最好的机会!”公孙贺在心里盘算着,计划着如何与那个侍中官和解。
  
  他已下定决心,不惜代价了。
  
  至于面子?至于丞相的体统?
  
  那值几个钱?
  
  “长平烈候都还曾给李夫人的父亲贺寿呢!”公孙贺在心里自我安慰着自己。
  
  就在这时,忽然,他见到长子公孙敬声鬼鬼祟祟的从丞相府的后门,溜了进来,悄悄的向着长史办公的衙门那边走去。
  
  “这个逆子这个时候来丞相府想干什么?”公孙贺忽然感觉心里面一疙瘩,紧张了起来。
  
  他记得自己很早就千叮咛万嘱咐过他,现在是非常时期,除非有十万火急的事情,不要随便来丞相府,甚至最好别出门的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