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三百五十四节 巫蛊之祸? 1

第三百五十四节 巫蛊之祸?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bp;&bp;&bp;&bp;永宁殿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尴尬起来。
  
  &bp;&bp;&bp;&bp;尤其是太子刘据,脸色有些不好。
  
  &bp;&bp;&bp;&bp;执金吾半夜来长乐宫?想干什么?
  
  &bp;&bp;&bp;&bp;总不能说,执金吾是来长乐宫给皇后请安的吧?
  
  &bp;&bp;&bp;&bp;“母后”刘据起身,对卫皇后恭身道:“儿臣出去和执金吾谈谈”
  
  &bp;&bp;&bp;&bp;执金吾夜闯长乐宫?
  
  &bp;&bp;&bp;&bp;这是在打长乐宫的女主人的脸啊!
  
  &bp;&bp;&bp;&bp;明天这长安城里还不知道会怎么议论呢?
  
  &bp;&bp;&bp;&bp;作为长子嫡子和太子,刘据有这个责任,去维护长乐宫的尊严与颜面。
  
  &bp;&bp;&bp;&bp;“不必了!”卫皇后却是摇摇头,吩咐道:“来人,请执金吾来永宁殿”
  
  &bp;&bp;&bp;&bp;“母后”刘据一下子就急了,若让执金吾的人进了长乐宫,天一亮整个长安都会知道!
  
  &bp;&bp;&bp;&bp;一直在旁边冷眼旁观的张越见到这个情况,叹了口气,出列拜道:“皇后,不如让微臣出去与执金吾谈谈?”
  
  &bp;&bp;&bp;&bp;他是现在这个殿中最适合出面去和执金吾交涉的官员。
  
  &bp;&bp;&bp;&bp;毕竟,他是侍中,是天子近臣。
  
  &bp;&bp;&bp;&bp;由他出面,不仅仅可以摸清楚情况,更能给皇后、太子留下颜面。
  
  &bp;&bp;&bp;&bp;不然的话,此事就又将演变成一次君权对皇后和太子的无情碾压!
  
  &bp;&bp;&bp;&bp;讲老实话,其实若有可能,张越是不想掺和这种事情里面的。
  
  &bp;&bp;&bp;&bp;但没办法,他现在在这永宁殿里。
  
  &bp;&bp;&bp;&bp;若不主动出面,难道还要等太子和刘进来要求他出面吗?
  
  &bp;&bp;&bp;&bp;况且
  
  &bp;&bp;&bp;&bp;若让天子知道了,他在场却因为害怕惹事而不主动维护太子、皇后
  
  &bp;&bp;&bp;&bp;或许一时半会,这位陛下懒得去想。
  
  &bp;&bp;&bp;&bp;然而一旦他回过神来。
  
  &bp;&bp;&bp;&bp;却是要死人的啊!
  
  &bp;&bp;&bp;&bp;历史上巫蛊之祸后,所有参与清洗太子系的人,统统思密达!
  
  &bp;&bp;&bp;&bp;那些曾经在追捕太子一事之中封侯拜相的人,更是全部死全家!
  
  &bp;&bp;&bp;&bp;当今这位这些年来别看对太子吹鼻子瞪眼,总觉得‘不类己’,见面就臭骂。
  
  &bp;&bp;&bp;&bp;但
  
  &bp;&bp;&bp;&bp;正因为爱之深,所以才责之切啊!
  
  &bp;&bp;&bp;&bp;更别提,皇后对张越还算客气,太子刘据对他也不错。
  
  &bp;&bp;&bp;&bp;所以无论于公于私,张越都只能承担起责任来。
  
  &bp;&bp;&bp;&bp;卫皇后却是深深的看了一眼张越,然后才摇摇头,道:“侍中的心意,本宫领了”
  
  &bp;&bp;&bp;&bp;“不过执金吾代表的是陛下,陛下命执金吾深夜来长乐宫,必负有社稷之重任,本宫只是一个妇道人家,不懂什么天下大事,但也不敢耽误陛下之事!”
  
  &bp;&bp;&bp;&bp;但在心里,她却是想起了太宗时候的故事。
  
  &bp;&bp;&bp;&bp;那时候,廷尉张释之与太子太傅东阳侯张相如,可是按着当时身为储君的先帝在地上摩擦。
  
  &bp;&bp;&bp;&bp;那时的窦皇后,做出了无比明智的选择——旁观。
  
  &bp;&bp;&bp;&bp;甚至还多次去向薄太后请罪,说自己教子无方。
  
  &bp;&bp;&bp;&bp;终于博得了太宗的欢心和薄太后的力挺。
  
  &bp;&bp;&bp;&bp;想着这个故事,卫皇后就知道。
  
  &bp;&bp;&bp;&bp;一时的荣辱得失,算不得什么。
  
  &bp;&bp;&bp;&bp;一切都要以维护太子地位,巩固太子位置为优先。
  
  &bp;&bp;&bp;&bp;其他一切都可以抛之脑后。
  
  &bp;&bp;&bp;&bp;丢面子算什么?
  
  &bp;&bp;&bp;&bp;只要太子能顺利登基,一切苦楚都值得!
  
  &bp;&bp;&bp;&bp;一念及此,卫皇后就道:“去请执金吾进来吧!”
  
  &bp;&bp;&bp;&bp;“诺!”立刻有人领命,就要出去。
  
  &bp;&bp;&bp;&bp;“皇后,不如由臣去迎接”张越再次劝道。
  
  &bp;&bp;&bp;&bp;卫皇后看着张越沉吟片刻,点头道:“也好!”
  
  &bp;&bp;&bp;&bp;在心里面,对张越的观感不由得上了好几个层次,深深觉得这个侍中官懂事,知道如何保全自己与太子的颜面。
  
  &bp;&bp;&bp;&bp;哪像其他人!
  
  &bp;&bp;&bp;&bp;她深深的扫了一眼这大殿上下的亲戚们。
  
  &bp;&bp;&bp;&bp;这些人足足有二三十人之多!
  
  &bp;&bp;&bp;&bp;但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却连一个主动出来,愿意给她与太子保驾护航的人也没有!
  
  &bp;&bp;&bp;&bp;一听到执金吾三个字,就瑟瑟发抖,吓得连话都不敢说。
  
  &bp;&bp;&bp;&bp;“唉”卫皇后在心里叹了口气,不禁摇了摇头。
  
  &bp;&bp;&bp;&bp;想当年,太宗皇帝的薄氏外戚、先帝的窦氏外戚都是人才辈出。
  
  &bp;&bp;&bp;&bp;郅候薄昭、章武侯窦广国、魏其候窦婴,都是储君可以依靠的大臣。
  
  &bp;&bp;&bp;&bp;就连当今天子,也有武安侯田蚡、盖候王信这样虽然有缺点,但关键时刻能顶上去的外戚。
  
  &bp;&bp;&bp;&bp;反观她的这些亲戚们,却全部都是废物点心,只想斗鸡走狗,混吃等死。
  
  &bp;&bp;&bp;&bp;偏偏又贪婪不已,什么好处都想要插一手。
  
  &bp;&bp;&bp;&bp;真正是见小利而忘大义,临大事而惜身。
  
  &bp;&bp;&bp;&bp;靠他们,大约是靠不住了。
  
  &bp;&bp;&bp;&bp;想到这里,卫皇后就不由得怀念起亡弟卫青。
  
  &bp;&bp;&bp;&bp;若他还活着,该有多好?
  
  &bp;&bp;&bp;&bp;
  
  &bp;&bp;&bp;&bp;张越轻身走出永宁殿,在几个宦官的引路下,来到了长乐宫门口。
  
  &bp;&bp;&bp;&bp;“开门”张越挥手下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