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三百六十三节 儒墨合一

第三百六十三节 儒墨合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只是……
  
      还有一个问题!
  
      天子抬头,望着张越,问道:“朕曾闻董仲舒旧言天人感应,又列三科九旨,明人君之责,若朕受天命,为天王,伟力加于朕身,何故有灾害、怪异?”
  
      这个问题确实问到点子上了。
  
      好在,张越早有准备。
  
      在来之前,他就已经想好了怎么回答。
  
      他微微一拜,不慌不忙的奏道:“陛下,董师自无错漏……”
  
      马上就要成为人家的门徒了,维护老师,这是本份。
  
      当然了,修改先贤典籍或者说站在前辈的肩膀上,这是儒家的优良传统了。
  
      孔子笔削《诗经》,子夏笔削《春秋》,孟子又在其师子思的思想基础上,提出人本、轻君之说,荀子又站在孟子肩膀上,发展出别具一格的儒家文化。
  
      到了汉季,儒门各派,哪一个没有改过自己的经典呢?
  
      董仲舒自己就在公羊春秋之中掺入了他的无数理念和想法。
  
      在事实上来说,公羊学派是最推崇变革、维新的学派。
  
      汉室也是中国大一统的封建王朝中,变法和变革制度最多的王朝!
  
      自高帝迄今,每一代天子都会进行至少一次的制度变革!
  
      到现在连王朝属性、服色都变了。
  
      “嗯?”天子微微一楞,就听着张越继续道:“臣闻之,禹有五年之水,汤有七年之旱,而不碍其以为圣王,何也?禹以历山之金铸币,以赎无粮而卖子者,汤以庄山之金铸币而抚流亡之民!”
  
      “由是观之,灾害、怪异,虽为天之意,其却未必为谴、为罚也!”
  
      “董师曰:天常以爱利为意,以养长为事,太宗孝文皇帝亦曰:天生蒸民,为之置君以养治之!天既命天子以临元元,以授天命,以大任降之,岂会随意以警、罚加之?”
  
      天子听着,也是微微点头。
  
      他曾经对于董仲舒那一套深信不疑过。
  
      不然也不会按照董仲舒的要求,做这做那,甚至封禅、巡幸。
  
      只是坚持了许多年,虽然也得到了大大小小,这样那样的所谓祥瑞。
  
      但……
  
      实际的奖励,却毛都没有捞到。
  
      故而心中有所疑虑。
  
      如今,听着张越之话,也是深以为然。
  
      朕受命于天,为天子,寄托了天下之重和上天的意志,作为代天行朕的‘天之子’,‘天’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的降下灾害、怪异,来惩罚和警告他呢?
  
      按照董仲舒的理念,老天爷最爱人民了,受命君王,是为了让君王来代替他照顾和引领人民,怎么可能因君王的缘故而将灾害、怪异施加于百姓身上?
  
      要施加也该是施加到他身上啊!
  
      怎么可能施加到‘天’所爱的人民身上?
  
      这是一个大bug!
  
      于是,天子问道:“那以卿之见?”
  
      “臣愚以为……”张越俯首拜道:“或许天有大任降于人王,便加以磨砺,用灾害测其仁心,以怪异观其秉性,用挫折视其意志,若能克服灾害、怪异,以仁政嘉于天下万民,德被苍生,则其国自兴,其政自和,其民自清!”
  
      “故荀子曰:国者,天下之重器也,重任也!”
  
      “今陛下当国,受命于天,天有重任降之于陛下!此陛下之昭昭天命!此汉家之昭昭天命!亦天下士民之昭昭天命!”
  
      “昔者,汉与楚相争于亥下,于是五星出东方,而后天下平!”
  
      “今陛下临位,受天之大任!诗云:天生烝民,有物有则。民之秉彝,好是懿德。天监有周,昭假于下。如今岂非天监有汉,有假于下乎?”
  
      “故臣昧死以奏:陛下受天命,如禹、汤之受命,天将有大任降于汉季刘氏,灾害、怪异必有多发,如禹之水,汤之旱……”
  
      “以陛下之圣明,必能有所感应,而汤禹之受命,亦如是,故禹、汤皆有誓,不独禹、汤,三代先王,受命之时,皆有所感,而后祷天立誓!”
  
      张越说完,就深深一拜,道:“先王之誓,以其受命之符,明于天下,建其大业,故其德侔天地,泽被苍生!”
  
      这是张越开始,着手从最高层开始,建立属于自己的理论体系的努力。
  
      就和董仲舒当年做的那样。
  
      只要君王认同了,一般而言,这种理论的推行速度就会很快。
  
      当然也不一定如此。
  
      你要本身是个战五渣,那么哪怕有君王背书和支持,也会被现实打成渣渣。
  
      譬如谷梁学派……
  
      在张越回溯的资料里,宣帝亲自下场,不惜在石渠阁会议之中为之背书。
  
      然而,宣帝一挂,就被公羊打成了猪头。
  
      即使是宣帝活着的时候,谷梁也常常被揍的不得不去喊宣帝拉偏架……
  
      而当时谷梁学派面对的还是一个被谶讳之说绑住了手脚的公羊学派。
  
      只能说,一个既能嘴炮,又有行动力,还有法家当打手的公羊学派太bug了。
  
      天子听着,心里面非常赞同。
  
      君王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容易被忽悠,但同时也是最容易被忽悠的了。
  
      不容易被忽悠,是因为他们见过、看过和经历过的人与事情太多了,一般人很难忽悠他们。
  
      容易被忽悠则是君王们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
  
      只要抓住了他们的软肋,你就会发现,他们也是凡夫俗子。尤其是当今这位,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虽然已经六十几了,但却依然有着一颗稚子之心。
  
      他不止相信童话,连神话也相信。
  
      而张越所言的,也都是现实存在,记载于史书和经典之中,被汉人广泛接受和认可的事情。
  
      他只是在这些认知之上,稍微加了点私货罢了。
  
      就像后世的一些公知们,鼓吹什么德国磨坊,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又虚构一个落樱神斧,胡扯了夏令营里的奥特曼们。
  
      明明漏洞一大堆,不也有无数人深信不疑?
  
      甚至觉得是真理,哪怕证据摆了一堆,也当做看不见!
  
      为什么?
  
      因为,这些人向往和憧憬别人为他们描述的世界,他们想要一个这样的世界和体制。
  
      而张越现在所说的,不止沉迷于修仙,渴望长生的这位君王一下子就认同了。
  
      就连在这殿中的几个侍从,也都深以为然。
  
      三代与先王之政,通过战国数百年,诸子百家先贤们的不断美化与升华,在汉季早就已经篆刻进每一个人的骨髓深处。
  
      哪怕当年的秦帝国,也是深信不疑,要不秦始皇也不会疯狂cos三代先王的行为,去封禅泰山了,巡幸天下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