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三百六十八节 求情

第三百六十八节 求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一个宦官的引领下,张越步入玉堂的一个小偏殿里。
  
      “臣恭问陛下圣安!”张越提着丝绸包裹,走上前去拜道。
  
      “朕躬安!”天子微笑着,将视线投注到张越身上,说道:“卿来的正好,执金吾刚刚向朕报告了公孙柔诬陷爱卿一案的审理结果……”
  
      王莽闻言,微微起身向张越拱手致意,道:“此事,本官已经命执金吾有司行文转呈侍中,不过今日侍中既在,那本官当当面告知……”
  
      汉承秦制,案件审判完毕后,都会将结果一式三份——原告一份、被告一份、有司自己保留一份。
  
      若在秦代,像这样的大案,甚至还会被廷尉公布天下,张贴到各地的市集的旗亭下,作为普法教育,使人民知法懂法。
  
      汉季自然不会这么夸张。
  
      但这将案件审理结果告知苦主,却依然是必须程序。
  
      作为新丰县县令,张越对此自然很清楚。
  
      但闻言他却夸张的恭身拜道:“陛下厚爱,真是令臣感激涕零……”说着他甚至动容的道:“独粉身碎骨,方能报陛下之万一!”
  
      天子见了,脸上露出微笑,跟吃了蜜糖一样舒服,道:“不冤枉一个忠臣,但也绝不放过一个佞贼!此汉家制度也!”
  
      这句话自当日张越在永宁殿里对公孙敬声说过后,如今已经变成了执金吾的座右铭了。
  
      王莽甚至命人在执金吾船狱监牢的走廊和狱房墙壁上篆刻下这一句话。
  
      天子也是毫不客气的拿来就用,甚至将之上升到汉家制度的高度。
  
      很显然,张越从后世带过来的这一句话,哪怕是在西元前也是深得统治者之心。
  
      张越听着,却莫名的有些喜感。
  
      就听着王莽介绍道:“好叫侍中知晓,经执金吾左丞、都船令邓苛、王永等审理,现已彻底查明事实,判决已下:犯人公孙柔坐诬陷国家大臣为主犯,弃市!犯人黄冉,坐诬陷国家大臣,意图谋夺他人訾产,弃市!犯人王大,坐知他人诬陷国家大臣,依然为他人张目,做伪证,完为城旦,王大家人皆连坐,处流三千里……”
  
      王莽一口气将判决介绍完毕,然后对张越道:“若侍中有所异议,可于三日内,行文执金吾有司,可由有司解答侍中疑问,若无异议,三日后有司将执行判决……此外相关审理经过和犯人供词,皆备档于执金吾互户寺、廷尉左监官邸,侍中可直接调阅查询……”
  
      张越听着,稍稍有些诧异,这样详细、公开、透明的程序,已经很接近后世的司法程序了。
  
      但他知道,其实现在这个版本,还是被阉割过的。
  
      若在汉太宗时代,哪怕是普通百姓,也可以去廷尉调阅有关自己的法律判决和相关文牍。
  
      廷尉不会阻拦。
  
      再早一些,在秦代的时候,司法系统更加严格,甚至准许百姓上诉,还有类似后世终审判决的制度。
  
      但在如今,这些曾经科学、完善和良好的制度与程序都已经被破坏了。
  
      劣币驱逐良币,在中国封建史上屡见不鲜。
  
      这让张越有些唏嘘不已,此刻听着王莽的话,他在心里发誓,将来有机会的话一定要重建这些制度。
  
      就从新丰开始。
  
      不能再让劣币驱逐良币的悲剧继续发生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