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三百七十节 重赏

第三百七十节 重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对于张越来说,捐献白纸制造工艺,是早就想好的事情——甚至在当初他还是布衣之时,就是打着献白纸之法以谋官职爵位的主意。
  
      造纸术的技术,说白了,就是一层窗户纸。
  
      只要有人发明了造纸术,很快就会出现无数山寨产品。
  
      除非,他能忍得住不将这个技术大规模应用,将所有工序掌握在自己手里。
  
      不然的话……
  
      迟则两三年,短则三五月,就会被人学走。
  
      纵然他费尽心思,千方百计的真的保守住了秘密,靠着这个东西赚到了大钱。
  
      但是……
  
      这又有鸟用?
  
      攒下亿万身家,也不过是等到将来,死的哪一天,在尸体上裹上一层金缕玉衣而已。
  
      而将白纸献给国家。
  
      他失去的只是一些无用的黄金,而他得到的会是整个世界!
  
      汉人歧视、看不起宦官。
  
      但蔡伦改进造纸术,却令他以宦官封侯!
  
      而他现在搞出来的,却是比蔡伦的纸还要先进几倍的实用纸。
  
      毋庸置疑!
  
      纸,会变成他的护身符。
  
      等到天下士大夫们人人都是用他发明改进的纸张书写文字、获取知识之日。
  
      他的地位,恐怕将超过整个汉季的文人。
  
      逼格至少也是荀子、孟子那个级别。
  
      这可比黄金有用多了!
  
      是故,张越真是毫不犹豫,毫不留恋的从怀中取出一份早就抄写好的‘造纸工艺’,呈在手上,拜道:“此臣所记录的造纸工序,请陛下转呈少府……”
  
      至于赏赐?
  
      张越长身拜道:“陛下若真要赏臣,那臣请陛下,令廷尉制法,将造纸之术及其相关文字,列为汉家机密,敢有外泄四夷者族!令边塞关津,严查任何夹带造纸之法、工匠出塞之人!”
  
      限制和禁止造纸术、印刷术流传出外,这不仅仅是为了让欧陆和西方在中世纪的泥潭里多挣扎几百年(反正他们有信仰就可以了,难道不是吗?何必去惊醒人家的美梦?),更是为了人类这个物种!
  
      这个地球,资源有限,空间有限。
  
      在张越穿越而来的那个世界,因为列国纷争,相互竞争,使得地球资源被分散。
  
      于是明明在五十年代就能登月的人类,到了新世纪,居然还被禁锢在地球上。
  
      别说月球了,新世纪的头二十年,人类连将宇航员发射到太空的技术,也只有少数几个国家掌握。
  
      至于曾经在科幻小说里,描述过无数的火星登陆,依然停留在科幻小说中。
  
      以那样的发展速度和这个宇宙的浩瀚无垠,恐怕人类即使将地球资源耗尽,也飞不出太阳系……
  
      一旦资源耗尽,人类这个物种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与其让人将资源浪费,空置。
  
      不如,由诸夏民族承载起这个伟大的使命!
  
      张越相信,若诸夏民族能顺利进入工业时代。
  
      以诸夏人民的勤劳勇敢和智慧,必将飞出太阳系。
  
      到那个时候,再将先王的智慧与仁德,教育给欧陆蛮子,教化他们,岂不是更妙?
  
      至于自私?
  
      谁不自私呢?!
  
      天子听着,却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公羊学派的思想,素来就是内诸夏外夷狄,内王外霸之道。
  
      所谓夷狄,在公羊学者眼里,其实就是两条腿走路的禽兽。
  
      对于禽兽,他们压根就没有考虑过教化这种事情。
  
      是故,天子甚至觉得,张越真是高风亮节,一心为国,心里面更是得意万分,对神君更是佩服不已,深深觉得神君真是有灵啊!
  
      看来下次去寿宫的时候,得与神君多唠叨几日了。
  
      “卿所请之事,朕准了……”摸着手里的白纸,接过张越敬献的‘造纸工序’之册,翻看来一看,这位陛下的眼睛立刻就亮了——因为张越将造纸工序写在白纸上,不止写,他还画了许多示意图。
  
      只是微微一看,天子就满意极了。
  
      文字与图画被写在纸上,比写在帛书上还要清晰。
  
      所以……
  
      这白纸买卖大有可为啊!
  
      更紧要的是……
  
      如此轻便和好用的纸张的出世,是不是也可以在某种意义上代表他的统治得到了某些认可?
  
      天下士大夫们,难道不应该因为此事而来吹捧、褒扬一下他吗?
  
      再看被记录在纸上的工序,简明意骇,即使是他,恐怕只要照着这上面的步骤去做,也能造出白纸!
  
      这样想着,他便吩咐道:“来人,去给朕传召少府卿,命少府卿立刻来见朕!”
  
      “诺!”立刻有人领命而去。
  
      然后,他就看向张越,道:“卿献此奇术,有功社稷,卿虽自矜,但朕却不能不赏!”
  
      见到张越似乎想要推拒,他便起身道:“卿勿要再推辞了!赏功罚过,此国家所以长治久安也,况,若卿不受赏,以后天下还有谁愿向国家尽忠、奉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