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三百八十九节 义之所在

第三百八十九节 义之所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夜幕徐徐降临,丁府之主也燃起了щщш..lā
  
  常蒲灯的明亮光芒,更是将丁家的祠堂照的犹如白昼。
  
  丁缓跪在一块蒲团上,望着上首的那一块块神主牌。
  
  香火冉冉升起,那些已经亡故的先人与先师们的神灵,仿佛顺着香火,再次回归阳世。
  
  丁缓凝视着那些神主牌,重重的磕头顿首拜道:“父亲大人、叔父大人、祖父大人及列位先师神灵在上,不肖子孙缓有请祖宗神灵、先师神灵指引!”
  
  对于墨家门徒来说,相信鬼神的存在,就和相信墨翟的思想一样,属于与生俱来的本能。
  
  每一个墨家门徒,都敬畏和崇拜着鬼神。
  
  高高居于上首的神主牌们,一动不动的立在那里。
  
  袅袅升起的青烟,将它们笼罩在其中,若隐若现,仿佛真有先人之灵,从九泉归来,自鬼伯的国度回归阳世,想给在世子孙以指引和预示。
  
  久久的凝视这些先人的神主牌,丁缓内心之中的思想,陷入了空前的纠结。
  
  他的父辈们,那些如今已经成为这宗祀之中祭祀的先人们,曾经怀抱着无穷的热血和昂扬的斗志,欲要振兴墨翟之学。
  
  于是,游于淮南寿春,与淮南王刘安为宾客,与同样胸怀大志的伍被、左吴、晋昌等人为友。
  
  那时,他们结成了浩大的反儒联盟。
  
  黄老学派、墨家、杂家,一起联起手来,在寿春开始宣扬学术,集结英才。
  
  鼎盛之时,仅仅是在寿春,就有各家士子上千人。
  
  众人联手,编写出了《淮南子》这样的一部囊括了思想、哲学、技术、政治、军事和文化等各个方面的不朽著作。
  
  哪怕是公羊学派的人读了《淮南子》也是赞叹不已,评价甚高。
  
  然而……
  
  刘安谋反事败,株连宗族,所有曾经服务刘安的学者、士大夫,亦被牵连,死者数以万计。
  
  杂家、墨家、黄老学派最后的精英阶层几乎被一扫而空。
  
  他的父亲虽然侥幸逃得性命——据说是因为当时负责审理淮南谋逆一案的吕步舒手下留情,将他的名字从‘附逆’名单里划掉了。
  
  但回来后,却是郁郁寡欢,消沉不已。
  
  直至生命的最后时刻,都再未穿上褐衣,戴上蓑衣。
  
  年少之时,他还不懂。
  
  但及至年长,他渐渐明白。
  
  父亲脱下蓑衣,是因为心已死,穿上丝帛,是因为梦已灭。
  
  这个世道,再没有了墨翟思想的生存土壤。
  
  执着于理想的傻瓜们,已经死的死,伤的伤。
  
  礼崩乐坏的世界,在持续崩解。
  
  世无圣人,连贤能也没有几个。
  
  渐渐的,他也开始冷漠了起来。
  
  可是……
  
  他闭上了眼睛,想了今日白天的那个年轻侍中。
  
  想着他的话,想着他的所作所为。
  
  “建小康,致太平……”
  
  坊间流传的小康世界和太平世界的描述,纷纷涌入脑海,为他构建起一个又一个理想世界。
  
  尤其是那太平世界的描述。
  
  那个米肉鱼面,无穷无尽,柴米油盐,用之不竭。
  
  再也没有饥饿、战争、痛苦的世界。
  
  丁缓知道,那个世界,也是他的父辈、祖辈甚至是墨翟先生和他的门徒们。
  
  那些甘愿撕裂姓名,与草木同尽的仁人志士们的追求。
  
  那是理想国。
  
  若真有那么一个世界存在,丁缓知道,自己应该不惜一切,倾其所有的去追求。
  
  可是……
  
  想着妻儿,想着父辈们的遭遇,他又不敢。
  
  父亲与宗族兄弟、师兄弟们数十人共赴淮南,最终却只有他一人归来,余生在悔恨与痛苦之中挣扎的情况,他不想再发生在自己或者自己的后代身上了。
  
  他现在生活很不错。
  
  家中鱼肉米面,数之不尽。
  
  积累的财富,足够子孙挥霍数代。
  
  若置身事外,自己完全可以继续这样的生活。
  
  每年随随便便给人做几个七轮扇,顺便维护一下已有的七轮扇。
  
  等到五十岁,就可以将事业交给子孙,自己在家养儿弄孙,尽享天伦之乐。
  
  不必与父祖辈那样,为了天下,为了理想,赤脚蓑衣,吃尽苦头。
  
  甚至说不定,还能青史留名,不必和先贤先师们那样,虽然付出了所有,但最终却只能撕裂姓名,与草木同尽,成为大地的沃土,变成他人的踏脚石。
  
  可……
  
  为什么……我为流泪呢?
  
  丁缓伸手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泪水,他不太明白。
  
  正想着这些,忽然一个身影从祠堂外走了进来,丁缓回过头去,见到是自己的妻子陈氏。
  
  她手里拿着一件褐衣。
  
  那件自从买回家后,他就没有穿过的褐衣。
  
  陈氏走到丁缓身边,缓缓跪下来,看着宗祀的神主牌,然后将褐衣披在了丁缓身上。
  
  “夫人,您这是何意?”丁缓不明白,看着自己的妻子。
  
  “夫君的心思,能瞒得过别人,还能瞒得过妾身?瞒得过祖宗神灵?”陈氏低着头,为自己的丈夫穿好衣服,凝视着这个深爱的男子,陈氏低头道:“妾身虽然只是妇人,但妾身在家之时,父兄也教训过了:大丈夫志在四方,为人妻子,不要束缚大丈夫的志向!”
  
  “这么多年了,夫君时常深夜起身,抱此褐衣,喃喃自语,妾若不知,岂非愧为妻子?”
  
  “夫君既有鸿鹄之志,妾自当在家教训子孙,操持内外,让夫君可以大展抱负……”
  
  “可是……”丁缓凝视着自己的妻子,道:“此事若败,我恐宗族难全……”
  
  他若只是去做一个工匠,倒也没什么。
  
  但他若出仕,又岂会甘心只做一个工匠?
  
  必定会以振兴墨家思想,重振墨家声势为目标。
  
  至少也会宣扬墨家的主张,运用墨家的理念来处置事情。
  
  届时……
  
  那就真的是有进无退,甚至可能祸及子孙!
  
  “大丈夫做事,何必瞻前顾后?”陈氏笑着道:“况且,妾身听说,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夫君若欲成仁取义,哪怕事败,妾身与家人,又怎会怪夫君?怕是爱都来不及!”
  
  “那位张侍中的名声和抱负,妾身也听说了……”
  
  “而今日,那些来我家门外,送礼结交夫君的人的目的,妾身也能大概知道……”
  
  “今夫君虽然看似没有卷入张侍中与其他公卿的纷争之中,但实则已经卷入其中了……”
  
  “既然如此,夫君自当知道取舍之路……”
  
  望着妻子,听着她的话语。
  
  丁缓忽然深深的一拜,道:“吾有贤妻,何其幸也!”
  
  然后,他转过身去,看着那些萦绕于青烟之中的先人神灵们。
  
  他知道,自己应当如何决断了。
  
  子墨子的道路,现在还存在吗?
  
  当然存在!
  
  路就那里,只看有没有人想走。
  
  道路虽然充满荆棘,可终究是道路啊,是通向理想国的道路啊。
  
  就像真理,就像先王的教训。
  
  无论你怎么非议它、攻仵它。
  
  真理始终是真理,先王也始终是先王。
  
  就像子墨子所言的那样:吾言足用矣,舍言革思者,是犹舍获而拾粟也。以其言非吾言者,是犹以卵投石也。尽天下之卵,其石犹是也,不可毁也。
  
  …………………………………………
  
  第二日清晨,张越一大早就起来了。
  
  将需要带回新丰的东西,一一打包,又指挥着宦官们,将阁楼的各个房间清扫一遍。
  
  等到事情做完的时候,太阳已经升到了半空。
  
  于是,张越叫来两辆马车,将自己的物品搬上去。
  
  又牵上棕马细君,将赵柔娘带上,便驱车出门,在一个宫阙门口与刘进汇合,一起返回新丰。
  
  刚刚走到建章宫的司马门门口,张越就看到,有许多人都在那里等候了。
  
  他只是轻轻扫了一眼,就发现其中不少居然还是熟人。
  
  “张侍中……张侍中……”隔着老远,韩说的声音就传入张越耳中:“闻说侍中今日欲返新丰,本官特来‘送行’……”
  
  “不知道本官上次所赠之书,侍中可读的开心?”
  
  韩说虽然说的客气,但话里话外,却都是带着浓浓的讽刺。
  
  张越深深的看了韩说一眼,掀开车帘,笑道:“有劳光禄勋关爱,光禄勋所赠这书,下官爱不释手!”
  
  韩说听了,真想挑起来打这个家伙一顿。
  
  只是,想了想对方现在的地位和武力,他只能讪讪然的强行压抑住内心的冲动。
  
  现在,当初江充找的那八个刺客的背景和来历,都已经被执金吾查的清清楚楚了——全部是汉军之中的王牌精锐作战部队的官兵,虽然都是逃兵,但,每一个都曾经在沙场上百战还生,这些人彼此间又默契非常,曾经在太原和陇右等地刺杀过在官衙之中的官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