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三百九十五节 勃勃野心

第三百九十五节 勃勃野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看着胡建的样子,张越轻轻挥了挥手,将闲杂人等驱散,又让人关起门来。
  
      于是,衙厅内的人数一下子就少了泰半。
  
      “胡县尉请说……”张越施施然的坐下来问道。
  
      胡建先是郑重的一拜,然后道:“下官听说,侍中公对奏天子,以‘建小康,致太平’为业。下官闻而振奋,只是……”
  
      “下官却深感惶恐,自孔子以来,儒家孜孜不倦,追求仁政,而下官等人所求的却是法治……”
  
      “故而昧死以求教侍中,愿侍中教吾等……”
  
      “如何在如今,天下‘建小康,兴太平’之时,依然保有法治?”
  
      说完,胡建就重重顿首。
  
      张越听着,深深的看了眼胡建,然后扭头看了一下刘进的神色。
  
      在事实上来说,现在患上人格分裂症的,岂止是公羊学派的儒生?
  
      法家的士大夫官僚们,谁又没有患上这个病症?
  
      儒生们孜孜以求,想要致太平,想要推行仁政,修身治国齐家平天下。
  
      但现实却给了他们重重一击。
  
      很多人都发现,在他们踏入仕途,开始准备施展理想抱负的时候。
  
      个人的力量和办法,面对这浊浊尘世无能为力。
  
      最多只能做到独善其身,想要兼济天下,却是不可能!
  
      更让他们恐惧的是——整个天下,就像一个巨大的舞台,所有活跃在这个舞台上的人,从君王到贵族到官员,每一个人都带着面具。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那些曾经仰慕的大人物,私底下男盗女娼。
  
      那些曾经以为声名高洁的君子,私底下卑鄙无耻,为了功名利禄无所不用其极。
  
      哪怕是他们自己,也不得不在这个舞台上扮演属于自己的角色。
  
      为了暂时的利益,而做出种种妥协,甚至一步步沦丧,变成曾经自己最痛恨的人。
  
      贾长沙的《鵩鸟赋》在他们耳畔低低唱响着:且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
  
      孟子的目光从数百年前的时空穿透而来,落在他们身上。
  
      那句警世之言,让他们战战兢兢。
  
      尧舜,性之也,禹汤,身之也,五霸,假之也,久假而不归,恶知其非有?
  
      当了一辈子演员,就算瞒过了天下,能瞒得过自己?
  
      更何况,他们连世人都瞒不过!连老百姓都瞒不了!
  
      所以,公羊学派的儒生,那些理想主义者,几乎全部患上了抑郁症或者精神分裂症。
  
      法家的官员士大夫们,也同样落入了相同的心理困境和囚笼之中。
  
      不得不昧着良心,在儒家的框架下,拼尽心思的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背负着先贤与先师的重托,却无可奈何的只能行‘春秋决狱’。
  
      小心翼翼的隐瞒着自己的政治抱负和期望,却还要承受他人的白眼和羞辱。
  
      久而久之,重重压力,很快就压垮了他们。
  
      更恐怖的是——哪怕他们做的再好,也没有什么卵用。
  
      翻看汉书就能看到,那些留名的法家名臣,每一个都活的很辛苦,很痛苦。
  
      张汤下狱自杀,桑弘羊宗族被灭,胡建被上官桀逼死,暴胜之死于巫蛊。
  
      而赵广汉之死,更是彻底点燃了法家士大夫们的怒火和悲愤。
  
      自是之后,汉季法家大臣的身影渐渐凋敝,几乎不再出现了。
  
      如今,虽然还没有发生那么多悲剧,法家的人也和公羊学派合作的还算和谐。
  
      但和儒家的士大夫一样,法家士大夫官员们的内心也充满了疑惑与不解。
  
      精神压力大的吓死人。
  
      像胡建这样,这么下去,就算没有广东人,他恐怕迟早有一天,自己能把自己吃了。
  
      张越也是叹了口气,上前扶起胡建,道:“县尉何出此言?”
  
      “法家虽然源于春秋子产、管仲等先贤之道,但实则却是生于子夏门下……”
  
      “子夏先生,为《春秋公羊学》与法家的共同源头啊!”
  
      “故而,法家之政,亦可为仁政、善政!”
  
      这却是事实,也正是因为同出一源,儒法才能像现在这样融合在一起,儒皮法骨事业才能有今天的成绩。
  
      张越说着,想了想,抽出腰间的佩剑,在大厅的地板上画了一个圆圈,然后又画了两条阴阳鱼在圆圈之中。
  
      由是,本该是宋代才出现的太极图,出现在了西元前的世界。
  
      “县尉……”张越将太极图画好,对胡建微微作揖,然后转身对刘进拜道:“长孙殿下……”
  
      他指着那个图案,道:“此太极阴阳图……”
  
      然后,他又拿着剑在太极拳周围,画下八卦的图案。
  
      于是太极八卦图也出现了。
  
      张越将剑收回剑鞘,微微恭身,道:“夫阴阳者,天地万物之理也,孤阴不生,独阳不长,阴阳和合,万物萌生,此先王之教,先圣之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