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三百九十八节 婴儿保卫战 3

第三百九十八节 婴儿保卫战 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马四曾经在键为郡给键为郡主薄当过仆人,自然也识字。
  
      只是识字量比较少,只能认得日常用字。
  
      他战战兢兢,捡起那份丢在自己面前的书简,打开来一看,立刻就哭了起来。
  
      书简上的文字,虽然有些他认不得。
  
      但大部分还是能看懂的。
  
      他甚至没有看完书简,就扑通一声,面朝长安方向跪下来,磕头顿首,抽泣着道:“小民有罪!小民有罪……”
  
      而在此时,新丰县全县的主要道路路口与市集、街口,一块巨大的木牌,被人竖了起来。
  
      一个个官吏,聚集民众,大声宣读和宣讲着其上的内容。
  
      在新丰县县城之中,胡建亲自出马,站在市集的旗亭下,向着聚集在身侧的商贾、民众宣读着这木牌上的内容:“春秋之义,在于仁义二字而已,仁义不施,则攻守之势异也!而仁者,爱民而已。董子曰:仁之美者,在于天,天,仁心也!故《书》云:天听自我民听,天视自我民视,天聪明自我民聪明,先王之道如是而已!”
  
      “当今天子,亦于元朔元年冬十一月明诏天下:夫本仁祖义,褒德禄贤,劝善刑暴,三王五帝之所繇昌也……”
  
      “今新丰有陋习,百姓不举其子者众,是毁先王之道,坏先帝之法,伤天子之圣德,有司察之,以严法禁之!”
  
      “严法之禁,实出于仁心、天意、圣训也……”
  
      随着胡建的宣告,立刻就有着官吏,在旁边解释这些话的意思和含义,以尽可能通俗和直白的语言,告诉人民。
  
      这是法家的特长,法家昔年全盛之时,甚至可以将整部秦律讲给一个不识字的农民听,还能让对方听懂。
  
      如今,虽然没有了秦代的条件,但这吃饭的本事,却还没有丢掉。
  
      而周围人听着,都是默默的低下了头。
  
      新丰城中居民,基本都是商贾、官吏和地主豪强,或者游荡的游侠、地痞。
  
      这些人最大的特征,就是基本都是中产以上或者是富裕人家的仆人、雇工和家臣。
  
      自然识字率很高,基本都有一定的文化底蕴。
  
      听着胡建的宣讲,再听着相关官吏的解释,很多人纷纷羞愧的低下头。
  
      在新丰城中,过去绝大多数溺婴行为的驱动力,都并非来自贫困,而是源于自私。
  
      汉家制度,世代降爵,又有推恩令,令庶子也能分到部分家产。
  
      通常一个家訾十万的富裕人家,只要子嗣稍微一多,一代人就能完成从富裕到中产的转变。
  
      为了防止子孙演变成为庶民,很多中小地主和中小商人,都会选择溺死自己那些后出生的儿子。
  
      这种方式,虽然残忍,但却可以保证子孙后代的平稳。
  
      如今,听到胡建的宣讲,来自良心的谴责,终于发作。
  
      但在新丰城外,广大的农村,特别是贫困的骊乡、临渭乡等地,情况却是截然相反。
  
      底层的百姓,可不管你什么大道理,周公孔子。
  
      他们关心的问题更加实际。
  
      “明公,俺们不是不想养子啊,实在是穷啊!”在骊乡的临山亭中,曾胜刚刚向亭中百姓,讲解了这一段告令,立刻就有百姓大声说道:“实在没办法啊!俺们本来就穷,要是再多养几个,连以前的孩子也要养不活!如之奈何?”
  
      曾胜看着那个百姓,他认得,此人正是这临山亭的破落户,他家的妻子刚刚怀孕四个月了,而且是第三胎,故而已经被他列入了重点监视和观察对象。
  
      “顾大郎!”曾胜叫着那人的名字,盯着他那张黝黑的脸庞,大声威胁:“本官严告于汝:汝之子汝若敢不举,吾不仅要罚尔一倍田税和五倍口赋,还会将传役分给汝!”
  
      名叫顾大郎的男人闻言,吓得两股战战,瑟瑟发抖。
  
      传役?
  
      所有徭役类型中仅此于修长城的苦役!
  
      更恐怖的是,这种徭役一服就是半年甚至一年。
  
      期间,服役人要自费负担所有开销。
  
      别说他这样的破落户了,就是一般的中产之家,摊上这个繁重的可怕徭役,也要家破人亡!
  
      威胁恐吓了一番顾大郎,曾胜就露出笑脸,对周围百姓拱手,道:“自然,既有严法之雷霆,也有仁义之恩德!”
  
      他回过头,看着木牌上的文字,拍了拍手掌,昂着头骄傲无比的继续念道:“百姓不治,有司之罪也,今新丰陋习,不举其子,有司不能察民间之疾苦,绪天子之恩德,是有司之失!”
  
      “念百姓生活之艰辛,养育之困苦,本仁心圣训,特告新丰父老……”
  
      “自即日起,家訾一万钱以下,养有两子或两子以上者,其一子在襁褓者,可告乡亭官吏,或执户籍、訾产之符,至县衙相告,有司当细录其名,造册于县衙文牍之中,每岁八月,先以公田假之,其租税以三成!有司当月至其家,以问疾苦……”
  
      这话一出,顿时全场哗然,无数人目瞪口呆!
  
      仁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