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四百三十四节 竞赛

第四百三十四节 竞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古老的褒斜道,关中一侧出口,郿县斜谷关塞前。
  
      一支庞大的车队,载着沉沉的物资,从远方行来。
  
      在这个时间点上,这条古老的栈道的大部分地段,依然是平坦、宽敞,且可以供大军展开行军的通道。
  
      史记记载:栈道千里,无所不通,唯褒斜绾毂其口,且‘商旅联槅,隐隐展展,冠带交错,方辕接轸’。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在三十年前,汉室为了加强对西南地区的控制与经营,由张汤主持,重修了栈道,拓宽了栈道的路面与道路。
  
      甚至,张汤还曾脑洞大开,打算在褒谷与斜谷之间,凿一条运河,利用水利来转输粮食与军队。
  
      不过,很显然这个脑洞和当年某个河东郡守脑洞大开,打算驯服黄河一样,属于超越时代能力与技术上限的计划。
  
      张汤的脑洞虽然失败了,但却在一定程度上,大大改善了这条道路的交通环境。
  
      加之,在古汉江上游,武都大地震后,形成的堰塞湖,在如今依然在继续向北扩张。
  
      是故,在现在,虽然地震毁灭了曾经繁荣的陈仓古道,但更古老的褒斜道,却因此焕发出了勃勃生机。
  
      整条栈道,除了连接关中与汉中的褒斜道,需要走两百多里的崎岖山路外,大体上其他地段的交通,依然通畅。
  
      至少能满足大规模的军队行动与物资运输之需。
  
      常闻骑在一头牦牛身上,哼着山歌,穿着一件绸衣,两个梳着椎鬓的奴婢,在前方牵着牦牛开路。
  
      他微微回头,望着后面那支庞大的由驮马、牦牛组成的运输队伍,心里面高兴极了。
  
      “这趟俺却是大约要摘了头彩!”他在心里盘算着:“少说也能赚个十倍之利!”
  
      他是滇国人,甚至与滇国王室,还有些亲戚关系。
  
      不过,在如今这个时代,什么滇王夜郎王,统统是渣渣!
  
      全世界最伟大的主人,只有一个——大汉天子。
  
      元鼎年间,南越丞相吕嘉大逆不道,袭杀天使,刺杀国王,抗拒天兵。
  
      大汉王师于是南下平叛,aoe的余波扫到了西南夷地区。
  
      结果就是胆敢反叛天子的且兰王的脑袋,在地上被人当球踢,意图忤逆天子的莋君、头兰君等七八个国王王冠落地。
  
      天兵势如破竹,西南夷各国战战兢兢,只能高呼天子圣明,当了汉室的藩属。
  
      他的亲戚,滇国的常氏一开始觉得,天高皇帝远,汉朝再牛逼也打不过来。
  
      就故意问汉朝的使者:“啊呀,阁下觉得,滇国与汉相比,哪个比较大呢?”
  
      这种恶意卖萌的行为,很快就自动自觉的停止了。
  
      因为,滇国旁边的劳国与糜莫(这两个王国与滇国其实系出一源,都是楚国征服者的后代建立的),被汉军快速灭亡。
  
      滇国人马上就摆正了态度。
  
      滇王不仅仅自己主动去了长安朝觐,还请求天子派遣官吏,来指导滇国的内政,甚至在去了一趟长安后,就天天想着内附了。
  
      可是汉人却还不怎么稀罕。
  
      虽然因为滇王的乖巧和恭顺,汉天子下令,改滇国为益州郡,但是却依旧赐给滇王王印,命令他继续统治其故国故土。
  
      而最爽的,莫过于同样和滇国人一样恶意卖萌,曾对汉使说过‘汉与夜郎哪个大?’的夜郎人。
  
      汉家天子,非常宠溺这个小国。
  
      不仅仅派去了大臣和官员,指导他的内政,授给夜郎王王印,还在夜郎国的国土附近,建立了键为郡,作为汉室在西南夷地区的堡垒与行政中心。
  
      自汉在夜郎国土附近建立键为郡,在白马氐人的地盘上,建立武都郡。
  
      这些地方就都发达了起来。
  
      不止是人民的生活变好了,贵族的生活水平更是一夜之间,跑步进入封建社会。
  
      还是最先进发达的封建社会!
  
      而西南夷各国君王贵族,对这些地方都是羡慕嫉妒恨。
  
      整天都梦想着,什么时候,汉人也来自己的地盘上设郡。
  
      没办法,西南夷各国,在没有汉人来之前,其社会生产力相当于原始社会,哪怕是国王,也不如汉朝一个小地主的日子潇洒。
  
      可惜,西南夷各国已经错过最好的时机。
  
      元封后,汉室开始调整策略,收缩势力范围,集中精力去经营西域,与匈奴争霸。
  
      对于西南夷的群山,兴趣迅速下降。
  
      特别是当汉人找不到一条通向身毒的捷径后,西南地区就成为了鸡肋。
  
      要不是夜郎人和武都的白马氐拼命卖萌,连键为郡和武都郡,恐怕都会撤销。
  
      在这样的背景下,西南夷各国再怎么卖萌,也没有办法让汉人回心转意。
  
      也正是如此,当汉天子的诏命一传开,几乎整个西南群山,都轰动了。
  
      从夜郎到滇国,从白马至莋、僰。
  
      不管是放牧的游牧民,还是住在山上的椎鬓之人,无论是以国家为形态还是部落为形态的势力,统统动员了起来。
  
      蒻头、蹲鸱,成为了稀缺的资源。
  
      而作为商人,常闻在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反应。
  
      他第一个开始准备人手,收购相关物资,第一个开始筹备驮马、牦牛,运输这些物资。
  
      这让他能以最小的代价,就收购到了最多的蒻头与蹲鸱。
  
      他这支运输队,运载的五千石蒻头与两千石蹲鸱,总共才花了三万多钱!
  
      而在汉中的褒水岸边,还有超过三万石的蒻头、蹲鸱,正堆积在岸边,等着他回去运!
  
      此刻,看着前方稀稀疏疏的汉家关塞,常闻知道,自己赚大发了!
  
      汉人有个典故,叫做‘千金市马骨’,第一个响应汉天子号召的人,一定会发大财!
  
      牦牛很快就走到了山脚下的汉家城塞门口。
  
      一个汉军军官带着人迎上前来,问道:“尔等是什么人?”
  
      常闻见了,立刻从牦牛上下来,迎上前去,拱手拜道:“夷商常氏,闻汉天子下诏,广求蒻头、蹲鸱,以输关中,特携蒻头五千石,蹲鸱两千石,以献天子!”
  
      那军官闻言,立刻拱手道:“请入内!”
  
      斜谷塞早已经得到命令——所有运蹲鸱、蒻头入关者,皆放行!
  
      于是,常闻的车队,继续前行,并得到了汉军的护送,直抵在斜谷塞外十余里外的驰道边。
  
      此地,已经被军队征用,被建成了一个巨大的仓储库。
  
      常闻的车队一入内,一个早就等候在此的官员,立刻就笑着迎上来。
  
      在察看了货物,确认了常闻的身份后。
  
      这官员就神秘兮兮的拉着常闻,到了一个偏僻处,问道:“阁下的这批货物,能否转卖给吾?吾愿以每石四十钱的价格全部收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