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四百五十五节 影帝张子重

第四百五十五节 影帝张子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张越在宦官的引领下,步入蓬莱阁。
  
      此地依旧如往昔一般,铺设着奢侈的装潢,张越甚至注意到了,殿中还多几样崭新的陈设。
  
      只是,这其中的气氛,却如冰窟一样,让张越感觉有些刺骨。
  
      他甚至看到了,就在这蓬莱阁外殿门口,跪满了大臣。
  
      不止是广陵王刘胥的太傅郭广意以及丞相徐宏。
  
      还有太子刘据的太傅石德、家令王贺、十几个太子舍人、洗马。
  
      人人都是趴在地上,连头也不敢抬。
  
      毋庸置疑,当今天子又一次开启了自己喷子的天赋。
  
      张越没有见过这位陛下震怒,但听说过一些。
  
      据说,他发怒的时候,人挡骂人,鬼挡喷鬼。
  
      四十几年来,只有韩嫣、张汤、公孙弘、卫青、霍去病等聊聊数人,能令他在暴怒状态下冷静下来。
  
      最近十几年,脾气更比往年大了许多倍。
  
      在心里头想了想腹稿,张越就提起绶带,步入内殿之中。
  
      “臣侍中领新丰事毅,觐见吾皇……”他微微恭身,步入殿中,纳头就拜:“愿吾皇万寿无疆……”
  
      所有人,包括宦官侍女,都像看到了救星一样的看向张越。
  
      天子的态度,却依旧冰冷,没有了往日的热情,只是淡淡道:“起来吧!”
  
      “臣谨奉诏!”张越规规矩矩的爬起来,然后就到了这个殿中的场景太子刘据像一只受惊的小鹿一样,趴在自己前面,瑟瑟发抖。
  
      而广陵王刘胥就更不堪了,他甚至连王冠都脱了下来,放在地上。
  
      一个看上去与刘胥颇为相似的年轻人,则站在天子身旁,低着头,一言不发。
  
      张越知道,他应该就是刘胥的同产兄,燕王刘旦了。
  
      张越对这三人深深一拜:“臣见过家上、二位大王……”
  
      刘据和刘胥是不敢搭话的,只有刘旦大着胆子,抬头对张越道:“侍中不必多礼……”眼中却是露出了一丝喜色,看着张越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个绝世佳人一般,让张越感觉有些不自在。
  
      张越连忙挪开眼睛,看向天子,上前拜道:“臣此来,要恭喜陛下……”
  
      “嗯……”天子看着张越,怒火依然没有消散,但考虑到家丑不能外扬,才勉强按捺住继续喷人的冲动,问道:“何喜之有?”
  
      “西南所运的蒻头、蹲鸱,经过少府有司的辛勤劳作,后日就能变成美食,敬献君前……”张越笑着道:“从此天下多一粮食来源,陛下多一税赋之用,臣如何不为陛下贺喜?”
  
      天子听着,终于露出一丝丝笑容,道:“辛苦爱卿了!”
  
      这个事情,他还是很重视的。
  
      西南诸国,若能每年向长安提供两百万石各类蒻头、蹲鸱所造的食物,那么就能大大减轻人民的负担。
  
      要知道,现在每年从敖仓转输粮食入关,都要征发十几万民众。
  
      而这些人吃喝拉撒,都是国家负担。
  
      由之,一石米进京,需要至少一升的消耗。
  
      每年,汉室在漕粮上花掉的钱,甚至能在北方发动一场中等规模的战争了。
  
      若从西南地区转运蒻头、蹲鸱的花费,却是几乎为零。
  
      因为只要可行,他就可以规定各国每年必须向长安朝贡多少多少蒻头、蹲鸱。
  
      不贡的话,那就非汉臣,二三子可以鸣鼓而击之。
  
      当然,作为宗主国,拿了小弟好处,也是要负责的。
  
      譬如,按照他们朝贡的数量,回赐一定数量的布匹、铁器、丝绸、茶叶,还得保护和承认他们在当地的统治权,万一有贵族叛乱或者刁民造反,得派大军过去压阵。
  
      但总的来说,是汉室赚了的。
  
      这样想着,天子就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刘据和刘胥,道:“若这两个逆子,能有卿一半公忠体国,朕也就不必如此忧心了……”
  
      张越听着,却是吓尿了!
  
      连忙拜道:“陛下缪赞,臣不敢当陛下之誉……”
  
      他看着刘据与刘胥,顿首道:“家上仁厚有义,广陵王性格耿直,臣不过微末之人而已……”
  
      开什么玩笑?
  
      邓通怎么死的?
  
      不就是太宗生病的时候,因为伺候的好,伺候的勤快,大得太宗赞赏,结果在先帝去觐见的时候,拿着这个当由头狂喷了一顿先帝。
  
      于是……
  
      新君即位,邓通就只好去找太宗了……
  
      “卿不必替他们说好话!”天子却压根没有这么多顾忌,自窦太后和王太后逝世后,这个世界就已经没有什么人能令他忌惮了。
  
      “说说今天的事情吧……”天子看着张越问道:“广陵王说,是因太子洗马李禹之故,而与卿起的冲突,卿认可吗?”
  
      张越闻言,抬头看了看天子,又看了看刘据,接着看了看刘胥,感觉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
  
      因为,无论他怎么说,都会得罪其中之一。
  
      甚至连天子也一起得罪了!
  
      “卿直说就是了……”天子却是根本不给张越考虑的时间:“不用给太子和广陵王面子!”
  
      同时,他在手里捏紧了一份帛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