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四百五十七节 转危为安

第四百五十七节 转危为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刘胥这边是解щww..lā
  
  但刘据的苦难却才开始。
  
  “太子……”天子的声音,陡然降到了冰点:“你来说说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何东宫洗马李禹,会去朝鲜王面前,挑拨是非,怂恿朝鲜王与张子重为难,还要逼迫张子重下虎圈博虎?”
  
  刘据听着,只能是深深一拜:“儿臣死罪!”
  
  若此刻李禹在此,他或许还能叫李禹来解释。
  
  哪怕自己的老爹不信,最起码也有个台阶下。
  
  现在却是……
  
  辩无可辩!
  
  天子听着,却是更加震怒,他甚至宁肯希望刘据告诉他,这个事情,刘据自己是不知情的。
  
  哪怕是骗骗他!
  
  可惜……
  
  这个长子,从小到大,就不会撒谎,更不懂什么叫欺诈。
  
  于是,君子可以欺之以方。
  
  一个诚实可靠的公卿子弟,或许会得到君王的另眼相看,甚至交给他一些重任。
  
  但……
  
  身为储君,如此敦厚、淳朴……
  
  天子在心里感慨一声,忍住在心中叹道:“作孽啊……”
  
  此时此刻,看着太子刘据,他想起了惠帝。
  
  惠帝也与自己的这个长子一般,性格温厚淳朴,为人有义,对兄弟有情!
  
  但结果呢?
  
  高帝诸子,除齐王肥、太宗和淮南王长外,统统死光光了!
  
  更糟糕的是……
  
  惠帝的儿子们,少帝兄弟,被人推进了一条小巷子,砍成了肉泥。
  
  杀了别人,还要说‘少帝非惠帝子’,是‘吕氏孽种’。
  
  作为皇帝,天子对这一段历史清清楚楚,他甚至知道许多不为人知的细节。
  
  譬如说……
  
  张子重的祖父,侍中张辟疆因何远走他方?
  
  也譬如说,平阳侯曹窋为何晚年不出门?
  
  还有留候张不疑,真正的罪名。
  
  以上三人,都是拥刘派,但不主张诛杀少帝兄弟的代表。
  
  一卷青史,寥寥数字,却将大部分的事实掩盖,只留下几句微不足道的记述。
  
  天道好轮回,现在,轮到他要面对一个新惠帝了。
  
  想着惠帝的遭遇和刘氏在惠帝死后面临的可怕场面。
  
  天子就有些毛骨悚然。
  
  现在,可没有一群手握重兵,又忠心耿耿的老臣为刘氏声张了。
  
  现在,更没有了拥兵数十万的刘氏诸侯王在外面可以作为外援了。
  
  看着刘据的模样,他内心之中闪过一丝丝的不忍,但是……
  
  “先帝逼杀临江哀王时,未尝不曾流泪……”对于这个太子,他已经忍耐了很久很久了。
  
  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很不满意了。
  
  但念着他敦厚仁善,念着他脾气好,念着他根基稳固,轻易不能动摇。
  
  终归是忍了下来。
  
  但现在……
  
  他发现,自己是无法忍了。
  
  太子不是诸侯王,太子是未来的天子。
  
  所以诸侯王可以浪,可以犯错,但太子不行,太子必须将一切都做到完美。
  
  让他放心,让祖宗神灵满意,让宗室上下安定,让江山社稷稳固。
  
  可现在太子,却完全无法满足这些条件。
  
  甚至很可能会动摇整个天下。
  
  想想看,一个连自己最亲近的大臣和外戚,都无法控制和驾驭的人,将来坐了天下,还不得被人耍猴啊?
  
  惠帝运气好,遇到的是平阳侯曹参这样的老臣。
  
  人家不跟惠帝计较!
  
  即使如此,曹参也曾对惠帝说过:“今陛下垂拱而治,臣等守职,遵而勿失,不亦可乎?”的话。
  
  但现在呢?
  
  太子刘据连自己东宫的大臣,也控制不住,掌握不了。
  
  等到将来登基,他怎么去控制海西候李广利?
  
  如何去驾驭御史中丞暴胜之、尚书令张安世还有光禄勋韩说等人精?
  
  靠仁义道德?
  
  笑话!
  
  仁义道德,只有拳头大的人才能讲,只有掌握了力量的人才能解释!
  
  否则,那就是周公诛管蔡,孔子诛少正卯。
  
  这样想着,天子就拍了拍手,从屏风后走出一个头戴貂蝉冠的男子——正是上官桀。
  
  只是,此时的上官桀满脸肃穆,神色紧张,他捧着一支剑匣,走到殿中,拜道:“臣侍中桀,恭闻圣命!”
  
  张越一听这个话,脸色立刻紧张了起来。
  
  身为侍中,他知道,汉侍中还有一个职责——看管并为天子保养一件神器——高帝斩白蛇剑!
  
  此乃刘氏受命之符,在西汉王朝地位堪比传国玉玺,乃是汉家受命于天的证据。
  
  经过百年渲染与神话,这柄剑,在如今的地位,更是臻于巅峰!
  
  非大事、要事,轻易不会动用。
  
  哪怕是当今天子在位四十七年,迄今为止,动用此剑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
  
  无非不过是登基即位时,受剑于高庙,册立皇后时,持剑祭于高庙,册立太子时,持剑向高庙献酌金以及泰山封禅祭天之时,带剑献祭于上苍而已。
  
  连下令对匈奴作战,都没有动用此剑!
  
  可想而知,此剑一出,几乎就等同于有必须向宗庙报告的大事发生。
  
  而刘据兄弟三人,自然也无比清楚,此剑的地位!
  
  他们对这柄神剑的熟悉程度,甚至比对自己还清楚。
  
  因为每年朝拜高庙,都要拜祭高帝衣冠与被佩戴在高帝衣冠上的这柄剑。
  
  “父皇息怒……”燕王刘旦马上拜道:“国本不可轻动!”
  
  这句话,一语双关。
  
  张越立刻就醒悟过来,连忙也上前拜道:“陛下息怒……臣请陛下三思!”
  
  但刘据却只是趴着,跪在地上,满眼绝望,然而,他终究没有开口求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