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四百八十四节 负荆请罪 2

第四百八十四节 负荆请罪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杨宣?”张越放下手里的竹简,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这个来通传的宦官。
  
      宫廷的宦官,是出了名的见钱眼开。
  
      而且,还有着利益链条,存在着生态圈。
  
      但张越懒得点破,宫里面有宫里面的潜规则,在没有足够的力量前,贸然捅破,是自找烦恼。
  
      况且,这个事情还没有触及他的底线。
  
      当然,以后是得小心一点了。
  
      宫中不是保密的地方,也无法保密。
  
      但那个宦官,却被张越这么一瞪,吓得魂飞魄散。
  
      几乎就想要跪下来谢罪,完全是靠着毅力在强撑!
  
      没有办法,他很清楚,眼前这个侍中官的能耐!
  
      捏死他这样的小虾米,都不需要自己动手!
  
      好在,张越的声音,及时拯救了他的心脏。
  
      “他来见我做什么?”这个侍中官站了起来:“索性无事,那便见一见吧”
  
      虽然说,在汉季,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对付敌人,谁手软谁倒霉。
  
      但,张越心底明白,他与左传学派,本来没有什么仇怨。
  
      若说有仇,那也不过是左传挡了他的路而已。
  
      现在,左传一系已经不可能再挡他的路了。
  
      身为胜利者,自要有些度量。
  
      得做个样子给其他人看看!
  
      不能动不动就学孔子诛少正卯,杀了别人,还要将他的思想、文字,彻底湮灭!
  
      这样的话,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未来,万一别人有样学样呢?
  
      而且,那么多优秀的故事,就这么消失在历史之中,实在有些遗憾!
  
      最重要的是兴灭国,继绝世,这是公羊学派推崇的君子风度。
  
      张越也需要这么一个借口或者说理由,从而在未来复兴一些已经消亡或者即将消亡的思想。
  
      譬如,墨家,譬如法家的申不害系统,更譬如黄老学派!
  
      所以,杨宣若是识相,张越并不介意高抬贵手,给他们指一条生路。
  
      半个时辰后,张越就来到了建章宫外的宫阙下,见到了长跪宫阙之前的杨宣。
  
      与数日前相比,现在的杨宣,早已经没有了当时的意气风发和成竹在胸。
  
      他整个人都变得无比颓废。
  
      张越见了,叹了一声,问道:“杨公何苦如此?”
  
      杨宣抬头,看着张越,立刻顿首拜道:“侍中公,在下不得不如此,若不如此,侍中公安会见我?”
  
      “见了又如何?”张越玩味了一声,道:“杨公还是请起来说话吧”
  
      杨宣听着,却是心头落下一块大石。
  
      他其实最害怕的是这个侍中官不来见他,或者见了也只是嘲讽。
  
      若是那样,那他就可以去洗干净脖子等死了。
  
      没有办法,左传一系现在的生存空间,已经变得无限小了。
  
      从前,他们想过的最坏情况,无非是再不能入长安,但照样可以在雒阳、临淄、睢阳玩的很嗨皮。
  
      但在现在
  
      当兰台简文出现,左传的整个结构,都轰然倒塌。
  
      本来,在当世,就有许多学者和士大夫,质疑左传的真实性。
  
      最最简单的一个质疑法就是既然左传记录的如此详细,那么为何,谷梁和公羊会存在?不是应该是左传的存在,导致公羊谷梁不需要再传世了吗?
  
      那么为何是谷梁与公羊,先于左传,广为人知?
  
      更显而易见的是倘若左传先于公羊谷梁传世,哪怕是同时存在,以其丰富的史料和详实的故事,必定会受到战国列国君主和名士的阅读。
  
      孟子、荀子、庄子、韩非子,都会议论或者引用左传的内容与故事来为自己的主张伸张。
  
      然而,没有!
  
      战国诸子,没有人谈论左传,也没有人引用左传!
  
      故而,在整个汉季,一直有人在拿这个质疑左传的真实性!
  
      只是苦于没有实锤,无法证明而已。
  
      现在实锤一出,左传立刻溃败千里!
  
      现在已经有人在说,是陆贾或者什么人,在汉初伪造了左传,并在之后,经过百年的不断发展和删改,形成今天的左传一。
  
      证据也有很多。
  
      甚至还有人拿出了三十年前,流传的左传一与现在的左传一进行了对比,结果发现,存在了三十多处不同,甚至自相矛盾的说法。
  
      这就尴尬了。
  
      众口铄金之下,左传学派,现在已经没有什么生存机会了。
  
      雒阳、睢阳和临淄的贵族地主豪强们,也不可能再投资他们了。
  
      杨宣想着这些事情,心里面就满是苦涩。
  
      他微微顿首再拜,道:“侍中若不宽恕左传一系,在下不敢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