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四百九十九节 吃货的狂想

第四百九十九节 吃货的狂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延和元年秋九月甲子(初一)。一秒.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子诏曰:朕以眇眇之身托于天下君王之上,至今四十有六年,德不能绥民,恩不能服远,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恐以朕之不德而害先帝之遗德。
  
  前时,关中夏旱,岁不封登,民或困于饥寒,朕甚悯之,乃令士大夫公卿,行以‘配给制’,按户给米,以纾民困。
  
  今长安又疫,伤寒之病篡逆全城,百姓惶恐。
  
  赖祖宗之福,社稷之灵,上天之佑,朕梦高帝以授药,乃使侍中张毅、上官桀而用之,伤寒竟亡!
  
  书云:若网在纲,有条而不紊!
  
  呜呼!先王之德美哉!
  
  其以药与天下共之,士大夫公卿当明知朕意,广而告之,晓瑜天下臣民。
  
  诏书下御史,御史中丞暴胜之得之,惶恐不已,与公卿共阅,然后上书贺道:“陛下嘉大德于天下,士民所共睹,臣等所共见,关中夏旱,长安疫病,陛下皆以大德克之,今民皆安康,疫情消散,臣等以为,虽古之汤武、盘庚,亦不如陛下之治!自古王者功成治乐,臣等愚钝,请令太常制乐,以献宗庙!”
  
  奏疏抵达兰台,很快就得到了回复:可!
  
  于是太常卿商丘成受命,要给当今天子制定一套乐舞来歌颂这位陛下的美德与功绩。
  
  这几乎是*裸的不要脸了,伸手跟天下人要一个死后的庙号了!
  
  因为,只有有庙号的君王,才能享有死后,在宗庙有一套独属于他的乐舞。
  
  要是在以前,是没有人敢这么不要脸的!
  
  毕竟,先帝功绩那么大,都没有捞到一个庙号。
  
  当今就算是在其巅峰时期,也不敢去想这个事情。
  
  但现在就不一样了。
  
  至少在天下人看来,这位陛下在今年可真的是神武异常,威风凛凛!
  
  先是关中旱灾导致全面歉收,眼看着就要发生大灾难。
  
  结果……
  
  一直到现在,关中米价也没有发生波动,始终被控制在每石百钱左右的水平。
  
  而且……
  
  因为麦粉、蹲鸱、蒻头制品的涌入,反而大大丰富了关中百姓的饮食结构。
  
  尤其是中上层贵族地主士大夫们的饮食结构。
  
  他们反而因此胖了不少,也健康了许多。
  
  很多曾经有些胃病和其他慢性病的贵族,甚至因为轮着吃包子、面条、魔芋豆腐、芋头粉丝,连病情都缓解了。
  
  至于底层百姓?
  
  在这样的饥荒岁月里,却也没有饿着。
  
  他们现在甚至顿顿都吃饱了!
  
  因为,麦粉的走俏和受追捧,导致他们持有的麦粉配额,可以以两倍或者三倍的量来换取廉价的蹲鸱与蒻头制品。
  
  蹲鸱与芋头制品的口感,当然不如麦粉,也不如粟米。
  
  吃多了甚至还有些不适。
  
  但老百姓哪里还管这些?
  
  从前的饥荒岁月,饿极了的人连草根树皮都能啃下去。
  
  现在,能够吃饱或者吃个半饱,已经很不错了。
  
  而随后长安城的伤寒疫情,更是以毋庸置疑的成绩,向天下做了证明。
  
  从疫情爆发到完全控制住,只用了三天。
  
  而彻底消除疫情,只用了五天。
  
  五天内,长安城中的绝大部分患者,基本痊愈。
  
  这在天下人眼里,已经不是奇迹,而是神迹了!
  
  特别是当这位陛下,亲口告诉群臣——治愈伤寒的药物,是他做梦梦到了高帝神灵的指导,然后教给了侍中张子重和侍中上官少叔去执行的。
  
  谁敢说什么不是?
  
  谁又能质疑什么呢?
  
  总之,朝野上下,一片歌功颂德。
  
  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位陛下,脸不红心不跳的指使了暴胜之,玩了这么一出戏。
  
  效果当然是极棒的!
  
  可能在长安城,还会有人狐疑。
  
  但出了长安城的大门,那就真的是海清河晏,圣人出世了!
  
  关中百姓,本来对刘氏就很有好感。
  
  前段时间,关中夏旱,导致大规模歉收,但国家却没有不管不顾,而是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和资源。
  
  至少保证了基本的民生需求。
  
  这就更是加分项。
  
  现在,大家听说,天子连伤寒都能克服,还有着高帝神灵托梦这种通杀所有群体的装x桥段。
  
  人民当然是信了。
  
  一时间,汉室的统治,不是小好,而是大好!
  
  几乎整个关中的百姓,都在忙着一边歌颂圣天子,一边收集各种杨柳树树皮、桔梗、栀子、橘皮、桂枝。
  
  只是……
  
  还是有些不和谐的声音,长安城的八卦党,就在私底下传说着另外一个版本的故事。
  
  不过,在现在,这些声音都是被无视的。
  
  甚至被以为是胡说八道!
  
  …………………………
  
  在这样的一片和谐之声中,张越坐在玉堂的一处偏殿里,看着数十名宦官宫女,挑拣着燕窝。
  
  这些燕窝都是刚刚从遥远的詹耳郡悬崖采来,然后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送来的长安。
  
  总数大约有上百个。
  
  每一个都是极品的纯天然野生大燕窝。
  
  若搁后世,就这一批燕窝的价格,恐怕就是大几百万了。
  
  但在如今,它们最大的成本,只是运输费用而已。
  
  至于采集成本?
  
  张越听说,好像总共也就几匹布帛……
  
  看着这些燕窝,张越嘴角也是浮起了微笑:“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啊……”
  
  有了燕窝,珠崖和詹耳,就再非是什么不毛之地。
  
  为了燕窝,会有很多人前往当地开拓的。
  
  只要人去的多了,很快人们就会发现,珠崖、詹耳除了毒虫猛兽,还有能一年三熟的土地。
  
  当然,青蒿也是必备品。
  
  心中想着此事,张越的心情,也就变得极好了。
  
  “侍中公……您看看,是不是已经挑干净了?”一个宦官,捧着一盘泡在水中的洁白的燕窝丝,呈到张越面前,恭身问着。
  
  张越低头一看,这些已经泡了两三个时辰的燕窝,色泽白净,没有杂质,便满意的点点头:“做的不错……一会去领赏吧……”
  
  他则拿起这盘燕窝,走向玉堂的厨房。
  
  拿了一个专门熬煮食物的瓮,张越挑了大约十几克燕窝,放进瓮里,然后兑入清水,放上十几克红枣、一勺蜂蜜(没办法,现在别说方糖,连红糖都没有……)。
  
  然后就以小火,慢慢烹煮。
  
  身周,十几个汤官令的厨师,全神贯注的关注着,不敢放过任何细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