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五百零二节 矫正 1

第五百零二节 矫正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抱着赵柔娘,张越将她送到了长乐宫宫门。
  
      早有女官在此等候了,而且还是熟人,长乐宫谒者令淳于养。
  
      “辛苦侍中了……”淳于养笑着从张越手里接过赵柔娘:“皇后命奴婢转告侍中:侍中忙于政务,令妹自有吾来照顾,望侍中不要担心……”
  
      张越连忙笑道:“皇后厚爱,柔娘与臣皆是惶恐不已……”
  
      “侍中言重……”淳于养深深的看了眼张越,忍不住道:“皇后对于柔娘,非常喜爱……”
  
      可能别人不知道,但淳于养很清楚,自从诸邑公主远走异乡后,皇后这些日子,几乎哭瞎了眼睛。
  
      她的意志和精神,都受到了极大打击!
  
      作为一个母亲,她只有一子三女。
  
      长女和次女都是早夭,现在幼女又远走万里之外,可能今生都不能再见。
  
      这种痛苦是外人所无法想象的。
  
      好在,这个时候南信小公主带了一个小女孩,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而这个小女孩,无论是鼻子眼睛还是性格,甚至连说话的方式,都特别像已故的卫长公主小时候。
  
      很多宫中老人,都几乎以为是卫长公主灵魂归来呢!
  
      皇后见了,更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和泛滥的母爱,错非知道对方是侍中张子重的长嫂之妹,恐怕当时就已经要留下她常伴身边,即便如此,卫皇后也还是没有忍住,当即认了义女。
  
      小姑娘也很懂事、可爱,与南信小公主一起,成为了卫皇后的开心果和小棉袄。
  
      昨夜,赵柔娘回家后,卫皇后几乎一宿没睡,一直在担心这个小棉袄有没有睡好、吃好?
  
      今天早上天没亮就起来了,想要派人去张府接人。
  
      还是淳于养拦住了母爱泛滥的皇后。
  
      没办法,淳于养伺候卫皇后几十年,深知卫皇后对卫长公主的感情与愧疚。
  
      没见这些年来,爱屋及乌,对长公主的遗子平阳侯曹宗百般宠爱,隔三差五就派人去送黄金。
  
      生怕这个外孙短了吃穿。
  
      就连她并不承认的卫长公主与栾大所出的那个信武君栾夫人,其实也挺疼爱的。
  
      要没有皇后撑腰,这个寡居的妇人,哪里能如此逍遥快活?
  
      如今见了神似爱女的赵柔娘,立刻就将其对爱女的宠溺、愧疚以及思念,全部投注了进去。
  
      旁的不说,淳于养就知道,卫皇后甚至打算谋划着,让天子封自己新认的义女一个名号。
  
      她甚至,打算将当利那块地方,也送给这个义女!
  
      要知道,当利可是富庶无比的!
  
      当地不仅仅人口繁多,更关键的是有盐池!
  
      而且盐池的产量还很高!
  
      在如今,盐就是钱!
  
      只是顾忌朝野舆论和天子可能不会同意这么胡闹,才强行忍住的。
  
      自然,淳于养知道,这个小姑娘的未来有多么美好!
  
      不夸张的说,她将可能成为类似太宗朝时的鸣雌亭侯许负一样bug的贵女!
  
      只要卫皇后变成卫太后,这天下都得巴结她!
  
      当然,这些是以后的事情。
  
      只是……
  
      “这个侍中官真是命好呢……”淳于养在心里说着。
  
      本身,得天子和长孙喜欢,现在,又有一个家人,成为了皇后的小棉袄。
  
      这谁还能动的了他一根毫毛啊?
  
      张越却是没想太多,将赵柔娘送到淳于养手里后,就与之挥别。
  
      然后驱车转道,回了家里。
  
      回家后就开始收拾衣物、书简等行李,装了足足五个车厢!
  
      没办法,仅仅是各位学子的书稿,就差不多占了三辆马车。
  
      要不是他是侍中官,有资格享有十辆国家供养的马车以及相应车夫资源,恐怕在长安和新丰之间多跑几次,就要破产了。
  
      把这个事情搞定后,张越就拿起昨夜批阅好的那些书稿,自己仔细审议了一遍,从中挑了五份出来,叫来田禾,吩咐道:“汝持吾印玺,去太学面见董先生,将此五份书稿还给先生,就说:晚辈才疏学浅,唯愿与诸君共同探讨,共同进步……”
  
      田禾听着,在心里认真的记下来,便对张越一拜,道:“诺!请主公放心……”
  
      别看他们兄弟出生贫寒,基本不识字。
  
      但随着张越崛起,南陵县里的三老与地方士绅,早已经教育过他们。
  
      将如何打理和照顾公卿家族的本领和技能,传授给了他们。
  
      甚至还有人曾手把手的教他们做事。
  
      这也是这个时代的特征之一。
  
      乡党之中有人幸贵,全体沾光。
  
      然后,为了这个贵人能走的更远,几乎会全县总动员,帮他将一切事情都搞定。
  
      而这是双赢的事情。
  
      毕竟,乡党中有大人物,哪怕彼此其实不熟,但对乡党其他人本身也是利好。
  
      尤其是出门在外的时候,说一句‘侍中张子重,我乡党也’,便是盗匪也不敢轻易加害。
  
      万一惹毛了对方背后那人,如何是好?
  
      对吧!
  
      更不提,其实幸贵后的乡党,根本不可能不照顾自己的同乡,也不可能不给自己的乡亲争取福利、政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