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五百一十节 诸夏 2

第五百一十节 诸夏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常闻听着张越的话,却忽然莫名的流下了眼泪。x23us.com更新最快
  
      在他来之前,他设想过无数种对话的方式。
  
      有对方高傲的神态的对话模式,也有对方假作亲近的谈话方法。
  
      但他从未料想过这样的局面!
  
      一开始就认了他和他的家族的血脉!
  
      甚至责备他‘数典忘祖’!
  
      这让常闻哽咽了起来。
  
      他想起了自己的父祖……
  
      祖父常盛服侍唐翁,先父常满服侍司马相如,做牛做马,奔前走后,就是希望能让汉人承认滇国和滇国周围人民不是蛮夷夷狄,而是诸夏,是汉人。
  
      可惜……
  
      傲慢的汉朝人,从来不正眼瞧一下自己这些穷亲戚。
  
      他们虽然承认,滇国王室是楚国王室后裔。
  
      但……
  
      “诸夏入夷狄则夷狄之,庄入滇,迄今已近两百年,其俗蛮夷,其发椎鬓,无诗书礼乐之教化,自非中国!”这是某位有名的博士,在朝堂上公开反驳司马相如请求在益州设立郡县,派遣官吏时说的话。
  
      很多汉朝的贵族,甚至一直固执的认定,所有不在禹贡之上记录的地区,都属于夷狄之土!
  
      天子压根就不需要关心这些地方!
  
      他们认为,汉家只需要管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其他地方的夷狄,让他们自生自灭吧!
  
      这种思路,相当的有市场!
  
      以至于连他的父亲,一直服侍和追随司马相如鞍前马后的常满,也经常被汉朝士大夫们嘲讽和蔑视。
  
      这种傲慢的蔑视和打击,让他父亲晚年,深以为恨。
  
      常闻就记得很清楚,他父亲临终时,拉着他的手,告诫他:“切勿再存入夏之心,自取其辱而已!”
  
      但在现在,常闻却不知道怎么了。
  
      内心砰砰砰的跳动着,来自血脉的召唤,在他心底呐喊。
  
      自从楚顷襄王二十二年,秦楚鄢之战后,滇国遗民已经与母国失散两百余年。
  
      他们甚至一度都不知道,楚国已经灭亡,汉朝已经建立的事实。
  
      他们更加不知道,母国出了一个大文豪,屈原的离骚,唱响了整个世界。
  
      直到二十多年前,他们才第一次遇到了来自汉朝的使者,得到了对于这个世界的消息。
  
      于是,故老相传的传说与故事,再次在他们心中响起。
  
      滇人跟着汉使来到长安,目睹了中原故国的变化与繁盛。
  
      内心之中,对于故乡的思念之情,一发不可收拾的泛滥了起来。
  
      在最乐观的时候,滇王甚至已经收拾好行装,打算内附长安,做一个安乐王。
  
      可惜……一切都毁了!
  
      然而……
  
      在现在,这个希望的曙光似乎再一次出现了。
  
      常闻不知道,自己是该去拥抱它?还是远离它,以避免再一次受伤!
  
      张越看着自己面前这个忽然就抽泣起来的商人,微微走上前去,从怀中掏出一块手帕递给他。
  
      后世的人,是无论怎样也无法想象,在古代的诸夏民族的凝聚力究竟有多大?
  
      他们甚至连写在历史书上的事实,也已经遗忘的差不多了。
  
      在晚清,海外的华人华侨,曾经将自己辛苦积攒的所有积蓄捐献给革命党,支持革命。
  
      在军阀混战的时候,同样是这些来自海外的华人华侨,在列强的压迫和歧视之中,省吃俭用,来支持他们觉得是希望的势力。
  
      抗日战争时期,大批大批华人华侨归国参加抗战,将生命与热血献给他们脚下的热土。
  
      在整个人类历史上来看,能有诸夏民族这样强大凝聚力的民族,也不过一两个而已。
  
      毕竟,这是一延续了五千年,固执的认定自己是炎黄子孙,三王五帝后人的民族!
  
      这是一个由血脉、文化、祖先、宗族为纽带联系在一起的民族!
  
      漫长的历史上,涌现了无数可歌可泣的史诗。
  
      无论是神州陆沉的黑暗岁月,还是中原强盛的帝国时代。
  
      这个民族和它传承的文化,从未断绝!
  
      像滇人这样,哪怕沦落异域,与中国断绝联系,也依然能记得自己祖先来历的事情,也不止发生过一两次。
  
      只是很多时候,这些努力的想要与母国和母文化联系的群体,最终得到的是背叛和冷落。
  
      于是,终于让他们心灰意冷。
  
      譬如唐代的沙洲军民……
  
      当然,滇人的情况和孤立无援,只能背水一战的沙洲军民不同。
  
      他们现在还有机会和希望。
  
      汉家也还有机会来改正错误。
  
      什么禹贡无其图就不是中国之人?中国之土?
  
      张越真的很想去找到第一个发明这种言论的渣渣,将他吊起来打屁股!
  
      胡说八道!
  
      根本就是胡言乱语!
  
      这种人学术不精,道德败坏,三观不正,完全可以被开除出士大夫的行列!
  
      应该被送去给杨教授治疗,好好矫正矫正!
  
      中国,自古以来,难道不是那里有中国人,那里就是中国吗?
  
      诸夏民族什么时候有地域限制了?
  
      若真按照这些渣渣的说法,子孙后代还怎么玩自古以来啊?
  
      “阁下莫要悲戚……”张越轻声劝慰着:“楚之先,文王之师也,在周为诸侯,周衰并地五千里……”
  
      “滇人在本官看来,自是当为诸夏苗裔……”
  
      “所以,本官希望阁下往后要自爱自重啊!”
  
      常闻接过张越的手帕,拿起来擦了擦,然后,猛的就跪下来,问道:“贵人果真欲要承认滇人的地位?”
  
      “当然!”张越理所当然的答道:“只要滇人及滇国君臣,认为自己是诸夏苗裔,难道还有谁能否定?”
  
      常闻听着,激动无比的红着眼睛,望着张越。
  
      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但,有一个事情他清楚这样一个汉朝大人物,假如铁了心,要推动滇人入汉,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因为,他不仅仅是汉朝的大官,在政坛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他还是汉朝文坛的领袖之一。
  
      他是有能力说服士大夫们的!
  
      “小人代滇国上下数万人民,叩谢贵人大恩!”常闻立刻就叩首道:“若此事能成,滇国上下都将感恩不尽!”
  
      何止是感恩不尽?
  
      若能得到汉朝承认,发给身份竹符,纳入汉朝体系,编户齐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