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五百一十八节 刘据的决断

第五百一十八节 刘据的决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汉军军制实行的是部曲仕伍的古典军事制度。
  
      这是源于春秋战国的军事编制。
  
      一个标准的汉家作战基本单位是校尉(部),部下设曲,曲长为候司马。
  
      一般,一个校尉部设置两个曲,称为前后曲或者左右曲。
  
      但野战军通常会加强一个作战曲,以补充战斗力。
  
      新丰的这个曲编制是郡兵编制。
  
      曲下设五个标准屯,每一个屯设两个队,每队五个仕。
  
      一个曲就是两百人的编制!
  
      纵然是郡兵,军饷远远不如野战军,一年也起码要开五千钱。
  
      还得给士兵们发放四季衣物、提供两餐。
  
      这还只是基本要求。
  
      若要让这支部队有战斗力,就必须给士兵吃肉,提供足够营养!
  
      三个月前,张越曾亲眼见过北军的军人的待遇。
  
      牛肉、羊肉、猪肉、鱼肉、鸡蛋,虾蟹,几乎应有尽有。
  
      也正是因此,北军六校尉,才能靠着每一个校尉部不过一两千人的兵力,便傲视天下,让匈奴人闻风丧胆。
  
      很显然,现在的新丰财政,根本不可能支撑得起一支这样规模的精兵。
  
      一年花百万,砸到新丰的地方郡兵身上?
  
      相当于平均每一个新丰百姓,需要额外增加十几钱以上的税赋?
  
      当今天子不过在算赋之外,增加了每人二十钱的口赋和额外三钱的马口钱,合计二十三钱,就已经被人喷的狗血淋头。
  
      张越再这么搞,把军费摊派给农民,恐怕,人设马上就要崩塌。
  
      所以,原先张越的打算是,等到明年工坊园能稳定提供大量税赋再来做这个事情。
  
      但现在,却不得不提前了。
  
      好在……
  
      倒是不需要增加农民负担,只需要提高一下曲辕犁和耧车的售价就好了。
  
      每台加个一两百钱,应该就差不多了。
  
      既然钱不是问题,那么,练什么兵就成为了张越的考虑方向了。
  
      首先,张越就在心里明确一个事情——必须是新军!
  
      什么叫新军?
  
      采用新装备或者新战术的军队,至少也得是用新的作战指导思想建设起来的军队。
  
      就像吴起在魏国训练的魏武卒,就如秦军曾经仗之横扫天下的军功勋爵名田宅制度激励下的虎狼之师。
  
      也如卫青霍去病横空出世时的汉家骑兵!
  
      总之,这支部队必须具有打破某些限制或者桎梏的能力。
  
      甚至,它可能还将肩负起将战争带入新时代的角色!
  
      当前,汉匈骑兵作战,主要是靠对冲。
  
      这一点,张越已经从无数史料和资料以及兰台档案之中得到了证实。
  
      证据就是从汉匈第一次交手开始,一直到现在,百年间,匈奴人的战术一直是白刃对冲。
  
      骑兵白刃对冲,是最浪漫也最残忍的事情。
  
      汉匈两军规模最大的骑兵对冲,发生在二十五年前的皋兰山战役。
  
      霍去病部在皋兰山下遭遇匈奴右贤王主力和王庭的折兰王、白羊王两部主力。
  
      两军骑兵,在皋兰山下列阵,然后开始了死亡冲锋。
  
      战斗的结果是,匈奴右贤王主力全军覆没,白羊、折兰两部从此除名!
  
      但霍去病部也损失惨重,阵亡超过三成!
  
      这种傻傻的骑兵对冲,可能在后人看来难以理解。
  
      但在当时,无论是汉军还是匈奴人,都没有装备马鞍和马镫。
  
      骑兵在马背上的活动受限,除了少数骑术精湛之人,大部分人没有能力在马背上弯弓射箭。
  
      想要在马上射击,唯一的办法是下马步射。
  
      所以只能用这种笨办法。
  
      但和匈奴人相比,汉军拥有更加精巧和致命的脚踏弩和可以手持的轻弩。
  
      在接敌的刹那直接扣动扳机,将对手射落马下。
  
      所以,匈奴人被汉军直接揍得鼻青脸肿,在漠北决战后长达十五年的时间里,匈奴人甚至不敢主动出击,只能被动防御。
  
      也是直到近年,匈奴人才敢重新发动战略进攻。
  
      马镫和马鞍,对张越来说,不是很难。
  
      技术上也不存在难点,他甚至可以直接拿出欧陆十八世纪的骑兵装具。
  
      只是……
  
      现在,有两个科技树摆在他面前。
  
      是走重骑兵路线还是蒙古轻骑兵游射路线?
  
      重骑兵,这种兵种,视觉冲击力当然是很强很强的,而且对匈奴人来说,哪怕现在张越只是拿出南北朝的重骑兵技术,也足可让他们没有还手之力。
  
      但……
  
      重骑兵对技术要求和战马要求太高,而且,难以规模化训练。
  
      更重要的是……
  
      重骑兵是贵族的玩具,普通人那里玩得起?
  
      而轻骑兵……
  
      好处当然有很多。
  
      一支精锐的善于骑射,拥有丰富作战经验的轻骑兵,能够肆意凌辱和鞭笞他的对手。
  
      各种放风筝,各种吊打。
  
      而且也非常适合现在的汉匈战场和未来的西进。
  
      但问题是……
  
      精锐的轻骑兵太难训练了。
  
      他们既得能够在马背上三百六十度各种挪腾,还得能熟练使用一切兵器,还得拥有无比敏锐的战场观察力和对危机的嗅觉。
  
      在心里想了想,张越就将这个问题暂时搁置下来。
  
      因为,无论是重骑兵还是游射轻骑兵,都不是他现在玩得起的。
  
      也不是短短四个月就能训练的出来的。
  
      起码要三年时间,才能训练出一支合格的骑兵。
  
      而天子的检阅,却很可能在四个月后就到来。
  
      必须交出一份让他满意的答卷。
  
      “考验我做ptt的功力的时候到了!”张越心中轻笑着,已经有了决断。
  
      先把军队的架子搭起来,招满合格的兵员。
  
      然后……
  
      先将他们把后世的仪仗队方向训练吧。
  
      反正只是给天子看看,够威武够漂亮够新鲜就好了。
  
      张越也想的开,他将自己想象成为一个创业者,把天子看成风投的老板。
  
      这么一想,这个事情就不是很难了。
  
      ……………………
  
      四百多辆武刚车,将成千上万件军械,运进新丰城。
  
      仅仅是将这些武器卸下来,就足足花了两天时间。
  
      这个事情,自然吸引了无数人的侧目与好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