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五百一十九节 父子 1

第五百一十九节 父子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深秋的蓬莱阁,风光别有一番滋味。
  
  在这秋风萧瑟,万物寂寥的季节,蓬莱阁中的温室系统开始了运作。
  
  深埋在地底的炭火盆,每天十二时辰不间断的燃烧,恰到好处的将蓬莱阁中的许多殿堂的温度维持在舒适的二十四五度,温暖如春。
  
  以至于,有些生长在蓬莱阁殿堂之间的植物产生了错觉,在这晚秋错误的抽出了嫩芽。
  
  而在延伸到蓬莱阁前人工湖中的一些建筑里,炭火的余温,向水中散逸,吸引了鱼群,靠拢在这些阁楼的周围。
  
  天子站在窗台边,将手里捏着的米粒,洒向湖水,吸引无数鱼儿争相抢食。
  
  看着这些争相抢食的鱼儿,天子的嘴角露出了丝丝笑意。
  
  他很喜欢看这样的情况。
  
  当年,汤武网开三面泽及鸟兽,而他的恩泽,连鱼也能享受,也知道感恩。
  
  “太子是何反应?”天子轻声问着。
  
  “回禀陛下……”一个垂垂老矣的老宦官,弓着身子,轻声答道:“老奴听说,太子得知此事后,闭门沉思许久,现在已经带着太子太傅石德等属官,在来建章宫的路上……”
  
  “哦……”天子笑了一声:“朕还以为太子已经转修老庄之道,想要避世隐居,与世无争了呢……”
  
  老宦官连忙低下头,深深的俯首,不敢接话。
  
  他伺候这位陛下已经四十几年了,在建元年间,他便入宫,在这位陛下身边,照顾他的起居饮食。
  
  对于这位陛下的性子,老宦官了如指掌。
  
  天子却是捏着手里的米粒,全部丢进水中,立刻吸引无数鱼儿,拥挤抢食。
  
  “王监令……”天子轻声问道:“你伺候朕四十多年,太子也是你看着长大的……你来说说看,朕和太子,究竟是怎么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
  
  老宦官抬起头,露出满是皱纹的脸颊,深深内陷的眼窝,有些浑浊,他巍颤颤的道:“老奴老朽昏聩,岂敢非议陛下家事……”
  
  “呵!”天子笑了一声,叹道:“也对,汝不敢说的……”
  
  “太子……不类朕……天下皆知!”
  
  老宦官连忙俯首,拜道:“陛下息怒……”
  
  不类朕……
  
  就是这宫廷之中挥之不去的梦魇,代代相传的诅咒。
  
  高帝不喜欢惠帝,觉得赵王刘盈才像自己;太宗在世之时,更喜欢梁怀王刘揖而不是先帝,要不是刘揖坠马早夭,恐怕一场宫廷内乱,早已经无法避免;先帝看粟太子,横看竖看都不顺眼,终于忍无可忍,废黜粟太子,改立当今,而眼前这位,又对当朝太子,百般苛责。
  
  似乎这汉家天子和他的太子,不发生点矛盾,不闹点事情,就不正常。
  
  可是这位陛下和当朝太子据之间的关系,却是历代以来最复杂、最难以捉摸的。
  
  甚至就是连他,已经伺候了这位陛下四十几年的老臣子,也是有些看不太懂这对父子的复杂关系。
  
  天子却是忽然回过头来,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个老宦官,问道:“那朕问问汝,这宫里面,上上下下的人,是怎么看太子的?”
  
  老宦官弓着身子,驮着背,低声道:“奴婢们哪里敢非议天家之事?一切都唯陛下马首是瞻!陛下的意思,就是天意……奴婢们唯有奉诏……”
  
  “老滑头!”天子摇摇头。
  
  老宦官只能是弓着身子,一言不发。
  
  “那朕再问你……”天子伸手从旁边一个静立着的侍从手里托举着的玉盘上抓过一把米粒,继续丢向水中:“以你对太子的了解,你觉得,太子这次会怎么想?”
  
  “老奴……”老宦官巍颤颤的答道:“不知道……”
  
  “朕也不知道……”天子叹着气,望着湖中的鱼儿:“朕也不知道啊……”
  
  老宦官听着,深深的俯首,根本不敢接话。
  
  这些年来,这位陛下,总是任性的做出很多任性的事情,去刺激太子。
  
  而且,一次比一次激烈!
  
  就像去年,小皇子刘弗陵降生,这位老来得子的天子,似乎欢喜的有些过头了,直接下令,将刘弗陵出生的宫殿的宫门,改名曰:尧母门!
  
  此事,立刻就引发轩然大波,整个朝野都震怖不已!
  
  尧母尧母……
  
  那么谁是尧呢?
  
  太子刘据和卫皇后更是恐惧不安,连忙前往甘泉宫请罪。
  
  满朝文武,也都惶恐不安,纷纷前去甘泉宫觐见。
  
  见事情闹大了,这位陛下似乎才知道自己做的有些过分了,于是悻悻然的对外解释说:“汉家尧后,小皇子朕之爱子,高帝苗裔也,自也当为尧后……”
  
  勉勉强强才把朝野内外的非议和议论给糊弄了过去。
  
  但是……
  
  危机,却也因此埋下,从那以后,很多人都有了不该有的心思。
  
  特别是这宫廷里,无数人都看到了掀翻太子的希望。
  
  岂止只有一个苏文和太子做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