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五百二十节 父子 2

第五百二十节 父子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太子……”天子面无表情的问道:“今天带这么多人来见朕,所为何事啊?”
  
  刘据闻言,连忙抬起头,看着自己的父亲,眼中闪过了一丝恐惧和畏缩。
  
  这是从前他在老父亲面前,从未有过的情感。
  
  以前,哪怕老父亲态度再冷淡,说的话再难听。
  
  他也无所畏惧,因为他觉得,自己掌握了真理,自己是对的。
  
  老父亲的做法统统是错误的!
  
  无论是对匈奴作战,还是对内开征各种战争税。
  
  甚至于,对大臣的处置,对法律的运用。
  
  他总能找到老父亲做错的地方,找到自己坚持的理由。
  
  然而,在现在,他却发现,自己早已经丧失了在父亲面前坚强和倔强的理由。
  
  很多很多事情,都以事实证明了,或许老父亲的决策才是正确的。
  
  特别是郁夷之事和随之而来的关中全面歉收制造的危机,却被一个配给制加从西南夷源源不断运来的廉价蹲鸱、蒻头等物粉碎。
  
  配给制,带着浓厚的法家色彩,在很多人心里都属于‘强迫人民’‘以严刑酷法,压迫百姓’的暴政、苛政。
  
  而西南夷列国,则属于无数士大夫内心深处以为的‘鸡肋’‘不毛之地’。
  
  当年唐蒙和司马相如凿开西南夷后,不知道多少君子,痛心疾首,多少士大夫捶胸顿足,痛骂国家浪费民脂民膏,去经营和开发不毛之地。
  
  其中,就有他这个太子!
  
  可是……
  
  在现在,刘据却不得不承认,西南地区的开拓与经营,是很有必要的。
  
  因为,从上个月中旬开始,源源不断的牦牛车、牛车、驴车、鹿车,在整个褒斜道上络绎连绵。
  
  平均每天,有数万石甚至十几万石的蹲鸱、蒻头进入关中,然后被少府卿制成了种种食物。
  
  来自西南地区的廉价食物,很快的摆到了关中父老的饭桌上。
  
  由之,整个风向一下子就变了。
  
  无数曾经,大声疾呼,要求国家放弃西南地区,甚至连键为郡和武都郡、益州郡也要裁撤,将力量从那个不毛之地收回来的士大夫公卿们,一夜之间换了副脸庞。
  
  曾经甚嚣尘上主张放弃西南地区的声音,眨眼间从舆论场上消失的干干净净。
  
  取而代之的,则是无数少壮派和激进派的大声呐喊。
  
  没办法,一个每年能稳定向长安输送上百万石甚至更多廉价粮食的地方,谁能忽视?谁能轻视?
  
  此事,和其他事情一起,在刘据最近的生活中,扮演了无比重要的角色。
  
  这些事情让他自惭形愧,也让他备受压力,更让他惶恐不安。
  
  更让他彻底的失去了自信。
  
  由是,在看到父亲的冷眼后,刘据的内心一下子就卡壳了。
  
  他喃喃几声,才俯首拜道:“儿臣听说,父皇最近从武库拨了数千件军械给新丰?”
  
  “然……”天子点点头,看着面前的这个儿子,眉头有些微皱,感觉这个儿子似乎有些奇怪。
  
  但他也没有多想,只是自顾自的按照着自己的心思说道:“进儿跟朕谈起了,张子重要在新丰冬训士民之事,请求从武库拨个几百件兵器,作为民兵的训练用军械……”
  
  “朕却以为,几百件兵器,太小家子气了!”
  
  “孔子说:善人教民七年,亦可以既戎也;孟子曰:不教民而用之,是谓之殃民!”
  
  “所以,朕就让武库那边多拨了点兵甲……”
  
  “怎么,太子对此事有不同意见?”天子冷冷的问着,居高临下,看着刘据。
  
  刘据听着一下子就噎住了。
  
  他竟找不到说辞来应对或者缓和气氛。
  
  但内心深处,忧愤和沮丧,却一并涌上心头。
  
  他抬起头,看着自己的父亲,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他的性子本来就暗弱,没有什么强大的心理素质。
  
  当初,有个宦官叫常融,就是靠着造谣和挑拨,让他经常下不来台。
  
  但刘据被常融陷害,受了委屈,却只敢悄悄的流泪,在人前还要装作一副很从容自得的模样。
  
  最终,还是被天子发觉了常融的计谋,将那个宦官杀了,才让他终于有个喘息的机会。
  
  曾经,江充也设计害过他,让他被天子痛骂半天,但他也一样不分辨,只是悄悄的流眼泪。
  
  而天子,最恨他流眼泪!
  
  “哭!哭!哭!”天子看着刘据,脸色瞬间铁青:“就知道哭!朕要汝何用?”
  
  这一句话,立刻点爆了刘据原本就脆弱的内心。
  
  他哭着磕头,顿首拜道:“儿臣死罪!”
  
  他几乎是用颤抖的双手,解下自己的太子冠琉,将它放到地上,抽泣着说道:“儿臣无用,劳累父皇伤心,实在罪该万死……”
  
  “儿臣愿退位让贤,请父皇再择贤能,以为储君……”
  
  他将自己腰间系着的印绶解下来,巍颤颤的顿首:“儿臣顿首再拜……”
  
  他这些话一出口,整个蓬莱阁的温度,立刻就跌到冰点,连空气都似乎凝固了起来。
  
  所有人都吓得趴到地上,连呼吸都不敢。
  
  整个蓬莱阁之中,只有天子剧烈起伏的胸膛和气到极点的呼吸声。
  
  “太子以为,社稷宗庙是什么?”天子握着腰间的佩剑,拳头紧紧的攒了起来。
  
  “太子觉得,天下万民又是什么?”
  
  “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不要?”
  
  “朕……”天子的声音猛然就拔高:“怎么就生了汝这么个逆子!”
  
  此刻,过去十几年来,对这个儿子的不满和厌恶,充斥了他的整个胸膛,暴怒让这个帝王彻底失去了理智:“太子不想当了?好!朕成全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