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五百四十节 互相试探 1

第五百四十节 互相试探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送出一个侄女,目标欣然应允。
  
  金日磾的心情变得很好。
  
  一般来说,在高级贵族之间,送妹子这种原始简单的策略,一直是最高效的手段。
  
  甚至没有之一。
  
  毕竟,枕边风这种事情,可是即使当今天子,也无法抗拒的攻势。
  
  普罗大众,更是在这种办法面前,一触即溃。
  
  错非是金日磾知道,这个侍中官的正妻,有且只可能是天子帝姬,他恐怕此刻已经在打算和谋划着联姻了。
  
  想着这个事情,金日磾也是叹了口气。
  
  但嘴上他却笑着问道:“鄙人听说,侍中公曾与护羌校尉范明友,联名上书天子,请复故騠兹候稽谷故之后?”
  
  张越点点头,问道:“明公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当……”金日磾笑着为张越湛满酒樽,道:“只是有些好奇……”
  
  “当今天下,士大夫公卿,皆以为羌人不过疥藓之疾,或是以为羌人孱弱,不堪一击,何以侍中如此郑重?”金日磾看着张越,举起酒樽,眼睛却死死的盯着他,似乎想要将他看穿。
  
  张越举起酒樽,对金日磾一拜,一饮而尽,道:“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今匈奴为中国之患,而百年前,患中国者,东胡也!匈奴,不过东胡之臣属而已,中国一军可击而灭之!”
  
  “况羌人在我河西之侧,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为保河西诸郡军民安全,就必须清除来自侧翼的羌人威胁!”
  
  在当世来说,真的很少有人意识到羌人会变成祸患。
  
  没办法,上次羌人大串联,被李息将军砍成了猪头。
  
  三五万汉家郡兵,就能将十几万羌人军队围歼的战例,让很多人都产生了错觉——既羌人战斗力低下,不足为患。
  
  护羌校尉方面,甚至常年只有几千军队。
  
  防卫湟水的主要任务,都被交给了湟中义从。
  
  这导致了两个极坏的后果。
  
  第一,汉军对湟水以西的羌人部落监控不力,到现在已经没有人能说得清楚,当地的羌人部落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了?
  
  护羌校尉范明友,纵然使出了全身解数,也只能重点监控羌人在湟水流域的活动。
  
  再远就够不着了。
  
  这给了羌人部族,极大的活动空间。
  
  十几年来,羌人通过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叛乱,基本摸清楚了汉军在湟水流域的布防和战略要点。
  
  毋庸置疑,一场前所未有的waaaaal正在酝酿之中。
  
  这一次的参与者,张越从史料之中知道,几乎涵盖了所有羌人部族。
  
  总数超过了数十万,这样大规模的动乱,一旦爆发,几乎立刻就能瘫痪汉家在河西地区的统治,并给汉军驻屯在居延的主力野战军团造成严重威胁——若他们和上一次一样,与匈奴联系,前后夹击,忽然发作,那么很可能李广利军团就要陷入腹背受敌的危机之中。
  
  甚至可能落入樊城之战时的关羽军团一样的可怕危机之中。
  
  其次,就是导致了湟中义从胡骑的坐大。
  
  因为汉军的护羌校尉力量不足,只能将湟水防御重任委托给湟中义从们。
  
  湟中义从各部由是获得了很强的自主能力。
  
  很多人都在私底下和羌人有着联系。
  
  甚至,很多湟中义从部落的风俗和习气,都渐渐羌人化。
  
  由是,湟水防御暴露出了巨大的缺口。
  
  现在,忠于长安的义从力量,还是很大的。
  
  但再过几年,情况就要发生翻天地覆的变化!
  
  所以,必须趁着现在,大部分老一辈的义从首领还活着的时候,重新强化汉家对湟水流域的控制。
  
  金日磾却是听着张越的话,默不作声的微笑着,等张越说完,他才道:“侍中之见,与霍都尉的看法,几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当初,霍都尉力荐其婿明友为护羌校尉时,就曾在陛下面前说过:匈奴者今日患,羌人者子孙患,为万世计,当以良将,以镇武威、天水之间!”
  
  张越听着,自是点点头,这正是他佩服霍光的地方。
  
  别人当权,都是千方百计的想办法给子侄亲戚谋福利。
  
  只有霍光不然!
  
  其诸子之中,没有一个被举荐为将的。
  
  唯一一个被他看重的女婿范明友,还被丢去了湟水,担任护羌校尉。
  
  这天下谁不知道,护羌校尉这个位置,名义上说是两千石,是单独的野战作战部队。
  
  实则,是姥姥不疼,爷爷不爱。
  
  就算在这个位置上立下什么功劳,也是无足轻重的小功!
  
  在汉家军法之中,十个羌人脑袋也未必顶的上一个匈奴骑兵的脑袋的价值。
  
  而且,若是杀戮过多,还会被弹劾。
  
  就像去年,范明友残酷镇压了一个羌人部族,阵斩数百,随后为了以儆效尤,将被俘的三千多人统统处死。
  
  就被长安城里的一些人形容为刽子手和屠夫。
  
  于是,在舆论压力下,范明友本该得到的军功飞掉了,费了老大力气,他才勉强争取到了将部下的赏赐兑现。
  
  所以,护羌校尉这个位置,很多长安公卿都是避之唯恐不及。
  
  但霍光却就是舍得,而且将范明友放在天水一放就是十几年,到了昭帝年间,才启用他为将,出击匈奴。
  
  只是……
  
  张越抬头,微笑着看着金日磾。
  
  他知道,金日磾也知道,其实两人说是在谈羌人,实则却都是在互相试探对方的想法、志向。
  
  看看能不能合拍。
  
  羌人,只是一个由头而已。
  
  说句实在话,不管张越和金日磾或者霍光,在心里面有多么重视对羌人的警惕,但在如今的局势下,羌人还真的只是小问题。
  
  在李广利的那个强大的野战军团还没有全军覆没的今天,羌人只要敢跳,汉军主力回师,用不了一个月就能将他们全部捏死!
  
  对于今天的汉室来说,羌人的威胁,真的只是一般。
  
  至少还没有到需要国家层面的力量来解决的地步!
  
  故而张越知道,金日磾特地提及此事,只是想告诉他——霍光和他,也有这样的想法。
  
  潜台词其实就是——侍中阁下,何不追随霍都尉,一展青云志?
  
  只是,张越可不想当别人的小弟。
  
  霍光?
  
  确实很牛逼!
  
  甚至可以说是,汉家自周亚夫后,少有的内政外交全能型政治家!
  
  为了老刘家和汉室王朝,他在历史上也算是呕心沥血,含辛茹苦,鞠躬尽瘁,称得上死而后已了。
  
  但……
  
  穿越者本身就不大可能居于人下。
  
  更别提,张越自己还野心勃勃。
  
  这就好比后世杰克马,对麻花藤丢一个offc:年轻人,我很看好你,不如和我一起建设帝国吧!
  
  纵然再敬重霍光,张越也不会扔下自己的事业,去跟霍光玩他的游戏。
  
  所以,张越微笑着,对金日磾道:“晚辈在来的时候,曾见明公府前,有勒石之铭,曰:夷狄进至于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