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五百四十六节 蚩尤之怒 1

第五百四十六节 蚩尤之怒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送走牛胜,张越特别嘱托了一下田禾,让他带了几万钱,送去给牛胜安家。
  
      这也算是示之以恩。
  
      不过,地方官吏冗员问题,在现在来说,张越知道是无解的。
  
      他能提出这个问题,但无法解决他。
  
      因为,在现在的条件下,要解决它,必然得罪庞大的官僚集团。
  
      然后引发疯狂反扑!
  
      王安石第二,几乎无法避免。
  
      况且,以目前来说,汉室官府的高效与威权,也是建立在庞大而复杂的官僚系统上。
  
      裁掉地方亲民官,即使不考虑政治上的影响,也要考虑会不会因此导致豪强坐大?
  
      譬如东汉就没有了冗官问题,但东汉乡村国家的命令,还抵不上地方豪强的一句话。
  
      自东汉以后,皇权不下乡,地方成为了宗族豪强的游乐园。
  
      那个时候,普通农民的命运,比现在还惨!
  
      最起码如今,一般百姓有了冤屈,还能找官府倾诉,请求国家做主。
  
      所以啊,张越借牛胜的手,提出这个问题,根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山水之间。
  
      捅出这个问题,不是为了解决它,而是为了引发广泛关注和思考。
  
      然后,适时的向天下介绍一下新丰模式。
  
      一种,将官吏俸禄摊派进工商税收之中的新模式。
  
      再从尚书、诗经、春秋和战国诸子的智慧里找找依据理由,告诉天下人——欲保农业,上策还是要征收工商税!
  
      反正,不管儒法,不是嘴巴上都说——商贾坏死了吗?
  
      现在,加重税于工商,就是为了搞死他们,同时保护国家的根本——农民。
  
      张越相信,到时候,天下人的观念是可以被扭转过来的。
  
      实在扭转不过来的,也没有办法。
  
      天下大势,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历史的车轮,从来不在乎自己碾碎的到底是什么?
  
      不管是宗周的卿大夫世袭贵族,还是后来的地主豪强门阀世家,仰或者将来的垄断资本家。
  
      统统都在那伟力之下,化为齑粉!
  
      所以,张越也就将这个事情,搁到一边。
  
      集中全力来应对眼前的挑战。
  
      他首先来到后宅,见了正在忙碌着的金少夫,道:“我将出门会友,少夫且在家静候!”
  
      金少夫闻言,回过头来,盈盈一拜,极为温柔的道:“夫君但且出去,家中事务,妾身会打点好的……”
  
      “只是……”她略微羞涩的道:“妾身听说,长嫂一人在南陵,想要前去磕头奉茶,却不知道该如何登门……”
  
      张越一听,就知道这个女人终究还是缺乏安全感。
  
      毕竟,她在张家,根本没有地位。
  
      只能算是一个‘物品’,别说张越这个男主人了,就是其他家庭成员,恐怕也可以随便对她怎么着,而她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
  
      故而,去抱一个家庭长辈的大腿,就成为了最明智的选择。
  
      这种心理,可以理解,想了想,张越就道:“待过些时日,我有了时间,就陪少夫回一趟新丰,向嫂嫂请安,为宗庙上香吧!”
  
      金少夫一听,顿时高兴的都要手舞足蹈了。
  
      为祖宗上香?这可是妾以上的家庭成员才有的资格。
  
      这意味着,自身的地位,得到了某种程度的承认,这让金少夫终于安心下来,盈盈一拜,道:“一切但从郎君吩咐!”
  
      张越看着她娇俏可人的模样,伸手抓了一下她的腰肢,触手可及的温润之感,立刻传到肌肤之中。
  
      他轻轻凑到对方耳边,咬着她晶莹的耳垂,轻声调戏道:“待为夫回来,再来宽慰少夫!”
  
      金少夫立刻就羞的埋下颔首,满脸通红,以微不可闻的声音答道:“诺!”
  
      事实证明,这男女感情,其实也是可以通过运动增进的。
  
      …………………………
  
      辞别金少夫,张越就驱车,来到了未央宫兰台殿。
  
      在兰台殿门口,张越直接递上拜帖,对门房道:“请转告御史中丞暴公,小弟张子重有事求见!”
  
      那门房闻言,吓了一跳,赶忙进去禀报。
  
      不多时,暴胜之就亲自出来了。
  
      “贤弟,今日如何有空来愚兄这兰台?”暴胜之一脸疲惫的模样,但见到张越,还是勉强打起精神,挤出些笑脸。
  
      甚至,内心深处,对张越感激不已。
  
      没办法,这一次,张越对他几乎是有救命之恩!
  
      若天子执意要废太子,那么,他这个御史中丞,现在名义上的文官首领,就首当其冲了。
  
      最好的情况,也是自杀谢罪——无论他是支持天子,还是反对天子。
  
      支持天子废太子,则会被舆论鞭笞,天下唾弃,为了表明心迹,只能自杀谢罪。
  
      而反对,那就更可怕了,龙颜震怒之下,能准许自杀已经是邀天之幸!
  
      张越却是长身而拜,顿首道:“此番来见兄长,乃是来向兄长求援的!”
  
      暴胜之一听,吓了一跳,这长安城里,还有谁能惹这位张侍中的?
  
      还有谁能令其来兰台求援?
  
      有这样的人或者势力吗?
  
      或许,远在居延的贰师将军,有这个能耐。
  
      但贰师将军从不插手朝中事务。
  
      他每次回京,只讲一个事情——我,李广利,打钱!
  
      反正,国家是有钱也好,没钱也罢,都得给他军费。
  
      不给军费,他就耍赖,甚至让边郡伪造一些事情给朝臣施压。
  
      譬如几年前,他回来要钱,当时公孙贺死活不肯给。
  
      于是,隔了几天,居延急奏:匈奴骑兵二十万,越过浚稽山,似是在向轮台而来。
  
      吓得魂飞魄散的朝廷,连忙东拼西凑,给了他几万万钱。
  
      然后,嘛事都没有发生。
  
      事后朝廷才知道,匈奴骑兵当时确实越过了浚稽山,但总数不过三万,只是沿着居延和轮台的汉军边墙绕了一圈就又回去了。
  
      但没人能奈何得了他。
  
      因为天子一直是李广利最大的靠山!
  
      所以……
  
      暴胜之连忙扶起张越,道:“贤弟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啊!”
  
      “快快起来……”
  
      暴胜之敢打赌,要不了半个时辰,建章宫就会知道——张子重去了兰台因为某事找他暴胜之帮忙。
  
      到了晚上,天子就会派人来问他:暴中丞,今日张子重来找汝所为何事啊?
  
      到那个时候,他要是给不出满意答复,天子能把他骂个半死!
  
      甚至一不小心就会得罪了那位陛下。
  
      当初,义纵担任右内史,就因为道路没修好,恶了这位陛下,直接从宠臣变成罪臣……
  
      所以呢,暴胜之对任何涉及当今喜好的事情,从不敢掉以轻心,更何况眼前这人还是他的好朋友,好贤弟!
  
      张越却是长拜不起,道:“请兄长为新丰做主,京兆伊放纵治下官吏,打着‘效仿新丰之治’的旗号,行敛财之实,若被其得逞,新丰事业危矣,故而小弟不得不来向兄长求援!愿请兄长秉公执法!”
  
      暴胜之一听,睁着眼睛,看着左右。
  
      京兆伊于己衍,敢来得罪张毅张蚩尤?
  
      这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但……
  
      于己衍跟他又不熟,暴胜之才懒得去管这里面的弯弯绕呢?
  
      他只知道一个事实——现在,新丰的建小康事业,是天子的重点关注对象,更是无数士大夫们的焦点。
  
      此事的成败,严重一点,甚至能与社稷未来,江山稳固和天下兴衰挂钩的。
  
      任何涉及新丰‘建小康’事业的问题,再小都是大问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