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五百六十三节 引导舆论 2

第五百六十三节 引导舆论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张越自然没有放松对门口士子们的舆论监控,他让田禾定时来报告士子们议论的问题,以便他可以根据士子们的反应来跟进引导。
  
      “魏相?”听完田禾的又一次报告后,张越对那位能如此直白的洞悉自己想法的年轻人,自然有了兴趣,让田禾去打探了一番。
  
      结果得到了这个名字。
  
      “又一位历史人物啊……”张越微微笑着。
  
      定陶魏相,昭帝的河南太守、谏议大夫,丙吉后来的好基友,宣帝的丞相、高平候。
  
      是汉室中叶,为数不多的基建狂魔。
  
      同时还是在后来世家门阀渐渐崛起时,第一个醒悟到这些势力的危害,并与之作殊死斗争的人。
  
      因为魏相的努力,门阀势力在宣帝时期得到沉重打击,几乎被溺死在襁褓之中。
  
      可惜,元帝和成帝,亲手葬送了魏相一生的政治成果。
  
      让名为世家政治的东西,生根发芽。
  
      当然,他也并非什么完人。
  
      毛病也有不少,特别是儒生该有的毛病,他一个不少。
  
      主要是幼稚病!
  
      不过,在如今这个时代,哪个儒生不幼稚?
  
      像眭弘那样的家伙,满大街都是。
  
      这也是他们的可爱之处。
  
      至少,他们还有理想!
  
      微微想了想,张越决定再加一把劲,看看能不能推动一下历史的车轮。
  
      于是,他提起笔,在一块木板上,再写下一段话,叫来田禾,吩咐道:“挂去外面,让士子看……”
  
      田禾闻言,立刻领命而去。
  
      片刻后,张府门口,又一块木牌被挂了起来。
  
      无数人立刻看过去,甚至还有人开始宣读了起来:“昔者宋襄公倍楚而不备,以取大辱,身执囚而国几亡,故虽有诚信之义,不知权变,危亡之道也!春秋曰:不与夷狄之执中国,为其无信也!”
  
      “今天下士人,多议战和,然只谈中国之仁义,而亡夷狄之无信,此岂非刻舟求剑?”
  
      “且夫吾闻,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今汉有圣天子在位,广加仁德于四海,而夷狄远方之国,孺慕天子,纷纷来归,而匈奴稽粥氏,率兽食人,草菅人命,凌掠西域各国,西域列国,如陷水火之中,生民有倒悬之危!”
  
      “拨乱反正,春秋之义,存亡断续,先王之教也!”
  
      “今君等固守仁义,而置西域万民于匈奴之蹂躏,令诗书礼乐之教,绝于塞外,数十百千万黎庶哀嚎痛哭,此弃孔子之教,周公之训!”
  
      “昔者,鲁以楚师伐齐,春秋恶之,何也?患之起,自此而始!何患之起也?鲁自失其道,与夷狄之侵诸夏,故孔子曰: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若无晋文,鲁亡矣!”
  
      “今君等固守仁义,欲坐视匈奴之寇西域,弃西域万民之不顾,岂非如昔之鲁?”
  
      众人看着这块木板上的文字,纷纷陷入了沉思之中。
  
      对于现在的汉室士林而言。
  
      他们主和或者主战,都是先从仁义出发的。
  
      毕竟,春秋无义战,而儒家痛恨所有的不义之战。
  
      因为,那带给人民痛苦,让社会撕裂,使得百姓生活困苦。
  
      但倘若是义战的话?
  
      那么……
  
      不惜一切代价,不怕任何牺牲,也要坚持到底!
  
      吊民伐罪,拯救天下苍生,这是儒家从孔子开始,就一直坚定不移的认同和遵守的道德标准。
  
      对儒家来说,至少在理论上,为了正义和天下,应当赴汤蹈火,死不旋踵。
  
      故而,春秋歌颂所有为了反抗侵略、抗击夷狄和为诸夏而战的英雄、战争。
  
      甚至哪怕略有瑕疵,也会想方设法的帮其遮掩。
  
      典型的例子就是鲁庄公十八年,这位鲁候带着自己的军队,出了国境,深入到济西,逮着当时活跃在当地的某个少数民族一顿胖揍。
  
      孔子在记录此事时,几乎用了他所能用的最高赞誉来描述此事。
  
      甚至将此事描述成鲁国立国以来最好的好事!
  
      还将之抬高到了天下苍生的地步。
  
      在孔子看来鲁庄公出兵,是为了正义,为爱与和平,为了中国。
  
      此事,是鲁国身为诸夏一员的义务与责任,是鲁国对诸夏民族做出的不朽贡献!
  
      完全避而不谈,其实当时济西的那个异族,压根就没有打算侵略任何一个诸夏民族。
  
      但驱逐夷狄,尊奉王室,是孔子心中最大的政治正确。
  
      不管是谁,只要揍夷狄,他就唱赞歌。
  
      故而,很多人都开始思考起来。
  
      大家难免不在心里想:这教化夷狄,确实是先王之教啊。
  
      而锄强扶弱,存亡断续,更是最大的政治正确。
  
      匈奴人坏吗?
  
      当然坏!
  
      而且坏透了!
  
      整个汉室上上下下,不分派系和立场,无论是今文还是古文,无论寒门还是贵族,对于匈奴人的认知是统一的——人面兽心,率兽食人的粗鄙夷狄。
  
      不过,在很多人心里,其实夷狄这个群体,没有最坏,只有更坏。
  
      哪怕再好的夷狄,也是两条腿走路的禽兽。
  
      吾等诸夏贵胄,不应该和他们有什么过多接触。
  
      以免沾染了夷狄习俗,自甘堕落。
  
      所以,匈奴人坏归坏,但其他人也一样坏啊。
  
      但……
  
      在另外一方面,儒家却又有着非常强烈和非常高涨的大同思想。
  
      在儒家的观念里,这个世界,迟早有一天会归一的。
  
      那时候圣王出世,其无上的仁德,施加到六合之内,四海之中的一切族群。
  
      所有人都将遵从他的教诲与指引,走到一起。
  
      而且,夷狄这个群体的标准,哪怕是在春秋之中,也是经常变动的。
  
      譬如说,吴国在春秋时代的观念看来,当然无疑是夷狄不毛之地。
  
      但是……
  
      在有些时候,吴国会变成吴子,成为标准的诸夏。
  
      为什么?
  
      因为他使用了诸夏的道德观来做事,譬如当初吴国伐楚,打的旗号就是给蔡国主持公道,孔子立刻就变了一副嘴脸,高唱赞歌。
  
      所以,一时间很多人,特别是那些古文学派影响比较大的士子,都开始犹豫起来。
  
      开始在心里面去想张越的话和逻辑对不对?
  
      仔细想想,似乎说得通啊。
  
      匈奴人欺压西域列国,鱼肉和奴役西域诸国人民。
  
      匈奴人还不用诗书礼乐之教,以夷狄之俗,父子同庐而住,甚至还实行着臭名昭著的继婚制和人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