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五百六十九节 贸易 2

第五百六十九节 贸易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秦与汉,是中国漫长的封建历史上的两朵奇葩。x23us.com更新最快
  
      不仅仅是制度和国家体制,与其后王朝有着鲜明的不同。
  
      就连财政制度,也是别出一裁!
  
      它们有两个财政系统!
  
      具体以汉室而言,分为少府领衔的都内和以大司农为首的国库。
  
      在事实上形成了国家财政和皇室财政两个系统。
  
      就连收税,也是各收各的。
  
      少府收算赋、算缗,水衡都尉负责上林苑,处置苑内事务。
  
      而大司农则总管天下田税、商税以及车船税,负责盐铁官营,维系平准均输政策。
  
      所以,西汉财政,是两条腿走路。
  
      国家用度和官吏开支、军事费用,从国库支出。
  
      而皇帝享乐、宫廷修建以及皇室开销,走少府从都内支出。
  
      而问题就在这里了!
  
      经过百年发展,这两条腿,日益的变得不平衡。
  
      在一方面,桑弘羊的大司农,每天绞尽脑汁,费尽心思,也仅仅只能维系国家财政的基本平衡。
  
      一旦发生战争,就会出现大窟窿,国家赤字升高。
  
      甚至可能会发不出官吏俸禄!
  
      而在另一方面,都内的府库,日渐富裕。
  
      靠着特权和少府体制下的规模化生产,皇室收入连年增高。
  
      发展到现在,都内岁入已经倍于大司农的国库。
  
      这还是桑弘羊搞了盐铁官营的缘故!
  
      根据西汉晚期、东汉初年的恒谭新论记载:汉定以来,百姓赋敛岁入四十余万万,吏俸用其半,余二十万万藏于都内,为禁钱……少府所领园地作务之八十余万万,以给宫廷供养赏赐……
  
      这是西汉晚期的情况,当然不能和现在相比。
  
      但差距,却是差不多的。
  
      而现在,汉匈战争旷日持久,将国库几乎耗干。
  
      于是,大司农这条腿,几乎残废。
  
      而少府那条腿,却日渐粗壮。
  
      于是,天子就经常出都内钱以济国家用度、战争开支。
  
      这也是当今天子维系他威权的方法和途径。
  
      捏着钱袋子,不怕别人不听话。
  
      手里面只要有钱,再强势的人也要低头。
  
      故而,天子一听,这条财路要给国库,他差点就跳起来了。
  
      当了四十七年皇帝,他总结下来的经验,主要有三条。
  
      其中之一就是绝对不能让外朝那些公卿士大夫手里面有太多资源!
  
      不然,这些家伙就可能脱离控制!
  
      甚至可能会奢侈到去讲什么原则和祖宗法度!
  
      他曾亲身经历过,被外朝的权臣钳制的痛苦!
  
      特别是武安侯田当政的时候,根本就不听他的!
  
      所以,最好的控制手段,就是让他们兜里没钱,只能来求自己!
  
      沉吟片刻,天子悠悠道:“这恐怕不合祖宗法度吧……”
  
      “山泽盐池,关津算缗,皆归都内,这是高帝的制度,朕恐怕不好违背……”
  
      外朝的那些渣渣,休想从他兜里抢走一个五铢钱!
  
      就像当年,他收归铸币权后,第一时间成立水衡都尉衙门来掌握。
  
      张越一听天子这个态度,立刻就明白了过来。
  
      他连忙拜道:“陛下圣明,臣愚钝,不达大义,几毁高帝之制!”
  
      这态度立刻就摆的正正的。
  
      没办法,张越的几个前辈,早就用血的教训告诉了他,千万别和这位陛下顶牛!
  
      在这位陛下面前,谈什么原则、立场,是一件无比奢侈的事情。
  
      况且,这个事情其实也不涉及什么原则和立场。
  
      张越原本打的想法,只是想让这笔钱进入国库,从而收买公卿大臣,让他们与关税产生利益联系。
  
      现在,既然天子反对,那他自然明智的缩卵了。
  
      毕竟,公卿反对,最多嘴皮上反对,当今反对,那才会真的没戏!
  
      天子一听张越的话,给了张越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整个人更是开心不已。
  
      他试探着问道:“以卿之见,在玉门关等关津设吏征税,一岁能得几何?”
  
      张越在心里想了想,答道:“以臣的估算,在现有的贸易量上,岁入数千万应该是可以的……”
  
      “数千万?”天子一听,就有些兴趣缺缺了。
  
      几千万而已,只是聊胜于无。
  
      张越一看,赶紧打气,画起大饼:“这只是现有的规模估算的结果,若贸易额扩大十倍,以臣之见,岁入未必少于田税……”
  
      “十倍?”天子有些不是很相信:“恐怕不容易吧?”
  
      如今的丝绸之路贸易,每年的交易量都很大。
  
      大量丝绸、大黄、茶叶,通过玉门关外的楼兰,中转到整个欧亚。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每年汉室对外出口的丝绸、陶器、漆器,有差不多一半是被匈奴人买走的。
  
      特别是丝绸和漆器,匈奴需求量特别大。
  
      因为,在汉匈开战前的那七十年中,汉家的丝绸和漆器,早就通过各种榷市,流入匈奴,进而培养出了匈奴国内的消费群体。
  
      别看匈奴人,一直在嚷嚷什么‘汉朝人的糖衣炮弹,腐蚀不了骄傲的引弓之民’。
  
      但身体却是很诚实的忍不住买买买。
  
      更不提,在匈奴国内,还有着大批的投降汉军将领、贵族、官吏。
  
      这些人,可受不了吃羊肉、奶酪,穿羊皮袄的蛮夷生活。
  
      哪怕投降,也要锦衣玉食,高粱牛肉,不可或缺。
  
      匈奴人为了笼络这些人,从赵信时代开始,就从汉室商人手里大量购买丝绸、漆器、中国美食。
  
      再说,匈奴帝国也需要通过丝绸贸易来获取资金。
  
      所以,仅仅是匈奴这个大客户,就已经足够汉室商人赚的了。
  
      而来自整个欧亚大陆的庞大需求量,更是几乎没有止境的。
  
      所以,张越也是自信满满的道:“以臣愚见,若是国家做好规划,以目前的贸易量来说,休说扩大十倍,便是百倍也是可以的!”
  
      现在的贸易量,其实也只是看上去很大而已。
  
      但仔细研究,就会发现,其实规模也就那样。
  
      丝绸贸易,每年不过几万匹而已。
  
      这么点量,别说满足整个欧亚的需求了,恐怕连西域王国的需求也满足不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